澳门新葡新京网上导航-手机app下载大全 > 经典文学 > 勒克莱齐奥先生对中国非常友好,因为描绘的故事大多不是幸福

勒克莱齐奥先生对中国非常友好,因为描绘的故事大多不是幸福

从小说《寻金者》(1985)到《饥饿间奏曲》(2008),勒克莱齐奥多部作品带有自传性质,主人公身份确实,在两条或多条线索中进行家族溯源、追寻另一个时空,将想象、神话与回忆完美结合的时空,传奇与自身经历的交织,以另一种神秘感出现在读者面前。

高大、冷峻、优雅。初见时,勒克莱齐奥的外表符合

  2005年夏天,我在巴黎,翻译《波德莱尔传》。一天出去散步,在人流中遇到了他。圣日尔曼街区的人流,堪与天安门城楼前的人流相比,然而,他是那么的高大、英俊,在人流中将他认出是非常容易的事情。他刚刚从美国飞来不久。为了女儿的教育,他妻子认为他们每年至少应该在巴黎居住一阵,因为毕竟巴黎有着法国最好的学校。恰好,我们住在同一个区。就在我们偶遇的街道的拐角处,有一家著名的面包店,里面完全采用传统的手法,烤出来的面包又香又脆,远近闻名。在柜台的上方,用油漆刷着一行勒克莱齐奥在一本书中关于面包的描写。我顺便问他,是否知道里面引用了他的文字。他笑着说,卖面包的人一定不读我的书,他们的面包还是卖那么贵!我请他到我的住所坐坐,喝杯茶,他欣然答应了。

作者的主题还围绕了战争、颠沛流离、干活儿的母亲、漂亮又瘦弱的姑娘、一段没有可能又从中获得了真情的感情、一个想象中特别丰富可以寄托的精神世界,没有一个“家”、没有温馨的生活、没有父亲的温暖。

图片 1

图片 2

  由于人少,我与勒克莱齐奥坐在一边,大家都坐在对面。大家推举我来主持,我就做起了司仪。渐渐地,话题打开了,我觉得人少不再是问题,他好像也不在意。我们谈论了法国当代文学,谈论他的创作。他对将他归于“新寓言派”的分类表示不以为然,觉得自己不属于任何文学流派。当问到他对自己的创作是否满意时,他谦虚地用了一个比喻,说这就好比农民耕地,有的年头好,有的年头差。他表达了他对语言的热爱,表示创作对他来说,是一种内心需求,是一项工作,好比荒诞派大师、另一位诺贝尔文学奖的获得者贝克特所说:“我只会做这事!”我对他说,我同意一些人说法,你的文风的特点是有一种“含蓄的抒情”。他笑着说:“是吗,你给的评价太高了!”他的平易近人与幽默让只闻其名、不见其人的所有其他研究者都深感惊讶。结束后,这位平时在法国不愿意任何记者照相的大作家与所有在场的人都合了影。

他说着那些已经死了几个世纪的语言,仿佛天使把手指放在了他的嘴唇上。

第二条主线起于1792年7月,让•马罗的先人让•厄德离开故乡布列塔尼的鲁奈罗,为法国参战,在瓦尔密战役击退普鲁士军队。却因故乡贫困,无以为生,举家乘船远赴毛里求斯(法国殖民地时称法兰西岛)定居,因无法忍受殖民地的奴隶制,从港口繁荣之所迁居到无人之境,森林之中“世界尽头”的爱贝纳,开始几代人的世外桃源生活。两条主线相汇之处有二。一在卡特琳姨妈的回忆,是对第二条主线的重要补充。姨妈每每摆弄旧物,仪式般坐得笔直,以暮色中的剪影讲述爱贝纳时期的悲欢离合。她见过自己的祖父,听祖父讲起过祖父的祖父,第一个马罗,也就是让•厄德,如今,她选择让•马罗作为家族回忆的继承者,讲无忧无虑的童年,兄弟姐妹的嬉闹,做“丛林人”去原始森林冒险,跟印度女孩苏摩普拉芭去神庙看森林女神,听她说那罗国王和达摩衍蒂的故事,还有一次次讲述家人如何被骗,如何破产,被迫离开深爱的爱贝纳,家离子散,部分家人重回法国,经历普法战争、一战、二战,湮没在历史洪流之中。

欧洲人惯常的形象。作为法国文坛的领军人物,勒克莱齐奥并不主动谈及他那被许多人认识的标签——2008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在南京大学的办公室内,这位来自法国的诺奖得主目光如炬,如深秋午后的阳光,犀利中蕴含着丝丝温暖。 “战争折磨的不仅仅是前线的士兵,还有很多无辜的孩子” 勒克莱齐奥1940年出生于法国尼斯,童年在法国和非洲度过。他长至7岁时,还未见过长期在尼日利亚做医生的父亲。在第一次踏上非洲的航船上,他写下了自己人生中最初的两本书。这是他漫漫写作路的开始,尔后他一直通过阅读和写作来丰富和表达自己。勒克莱齐奥的文字敏感而细腻,字里行间有对战争、贫穷和边缘人长期的观察和关怀,并不断探索社会底层的人性。 这与他的个人经历有关。儿时,炸弹曾炸响在外祖母家附近。战争根植于他童年的记忆,也深深地影响了他的一生。“我出生于二战期间,因此有了战争的烙印。一种迫切的愿望让我写了有关战争的作品:我想告诉世人,战争折磨的不仅仅是那些前线的士兵,还有很多无辜的孩子。” 《诉讼笔录》《乌拉尼亚》等作品糅入了大量的想象和描写,纷繁奇幻的故事下透视出他对社会和人性极为冷静的思考与诘问。“年轻人和一些边缘人、弱势群体,生活在社会底层,遭受各种各样的歧视,他们生活在痛苦中。” 由于种种现实原因,勒克莱齐奥曾在泰国、墨西哥、美国等地的大学任教,作品中也自然融入了不同的地域元素。“我一直在不断地变换住所。这样的经历让我有可能接触当地人、当地的文化和语言,这对我的写作是最重要的。” 受家族的影响,勒克莱齐奥幼时曾经生活在毛里求斯。2008年被授予诺贝尔文学奖后,勒克莱齐奥受邀前去领奖。那时正爆发国际金融危机,各个领域的诺贝尔奖获得者一起接受群访,被抛出了同一个问题:如何看待正在爆发的国际金融危机? 在场的每个获奖者都对正在发生的这场危机表达了各自的观点。勒克莱齐奥说,“这种危机在毛里求斯已经300多年了,毛里求斯至今还是一个很贫穷的国家。”他的作品触及很多西方人不了解、关心较少的地区和问题,“我从第三世界国家看待这个世界,而不是从法国人的视角。” 毛里求斯贫穷已久,他依然身心向往之。“每个人心里都会有一个蕴藏依恋、热情和珍爱的地方。每一次回到毛里求斯,她的阳光和味道都会让我觉得特别幸福。就像我和中国作家莫言一起回到他的故乡山东高密时,虽然他曾在那里有过一段痛苦的经历,但莫言当时的整个状态都特别好。故乡,有一种特别的吸引力。” “中国的变化非常大。中国人的精神面貌也在改变” 勒克莱齐奥与中国颇有渊源,1993年他第一次到访中国。“那时的中国还比较贫穷,而现在中国的变化非常大。民众的行为方式和生活方式也发生了转变。从上海坐火车去武汉,以前的火车很慢,如今高铁的速度快多了。那时候铁路两旁的田野上,农民用手工操作收割,现在已经看不到昔日的景象了。” 除此之外,还有一点令勒克莱齐奥感触颇深,“中国人的精神面貌也在改变。如今,中国的年轻人为这个国家注入了新的活力,文学、经济、科技等各个领域都有了长足的进步。你看,马云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打造了一个令世人瞩目的庞大商业帝国,我很震惊。如今中国的发展很理智,充满信心地向前走,并勇敢地克服各种各样的困难。” 未到中国时,勒克莱齐奥只能阅读一些中国经典文学作品。现在他兴奋于可以读到莫言、毕飞宇等许多中国作家的作品。勒克莱齐奥说:“我会把在中国的所见所闻所感写出来。我正在考虑用什么体裁和方式,我一定会写。” 在南京大学法语系许钧教授的努力下,勒克莱齐奥已经连续多年在南京大学开设课程。在他的课堂上,学生们可以发表各自的看法和见解。一名选修他课程的大二学生说,“第一次在课堂上近距离感受世界级的文学大家,勒克莱齐奥先生的课充满挑战性,生动有趣”。许钧表示,勒克莱齐奥先生对中国非常友好,而且非常喜欢中国学生,在南大还带了他的第一个也是目前唯一的博士生。 勒克莱齐奥十分赞赏中国学生的冒险精神和跨学科意识。本学期,南京大学高研院组织了一场活动,给他分配了5名来自不同年级、不同专业的学生。他欣喜地发现,学生们完全不需要他来布置任务,都会主动来交流自己的想法。上学期,在他讲授的“文学和电影”课程中,最满意的一篇文章出自一位学习天体物理专业的学生。“这非常有趣。中国学生不会禁锢在自己的专业内,他们有比较强的跨学科意识”。 在勒克莱齐奥看来,中国的传统思想和西方的柏拉图、苏格拉底的思想同样重要。但西方人对中国的了解并不够,比如中国古代思想家墨子的思想很多兼具趣味性和借鉴意义,也与一些西方人的思想有共鸣,但墨子的著作却鲜有译品。勒克莱齐奥说:“应该将中国更多的好作品翻译出去。文化会在锻造和汇聚思想的浪潮中,促进世界和平与人类的相互理解。如今,中国在各个学科领域引进专家交流合作就是一个很好的形式。我希望能有更多的中国教师到国外授课、交流,互相学习。” 版式设计:蔡华伟

  这一刻,我真想去做一家小书店的老板。

一直觉得文如其人,作者的故事一定与他的经历相关,所以以后抽时间会了解一下作者的人生经历吧。

《变革》是勒克莱齐奥最长的一部长篇小说,也是他明确承认具有自传性质的小说,同时蕴含着历史变革与个人的内在变革。作品以交替书写的两条线索为主,无数小人物的故事为辅,展开史诗般的巨著。

责任编辑:孟德才

  这部小说使他声名大振,受到法国文学界大师级的人物如雷蒙·格诺、让·吉奥诺的力挺。哲学家福柯、德勒兹也对他表现疯狂的作品表示赞赏。但他的作品后来出现了不少变化,简要地讲,总共经历了四个阶段:第一阶段以《诉讼笔录》、《战争》、《逃遁之书》等为代表,主要表现对西方文明的不满。第二阶段直接表现为对他国文明的追求,如《沙漠》、《寻金者》、《乌拉尼亚》等,第三阶段是对自我的探索,主要体现为对自己家族的故事的兴趣,带有很强的自传性质,如《奥尼恰》、《非洲人》等。这种自传往往与异国风情联系在一起,他对非洲大陆的兴趣来自他的父亲,他对北非的兴趣来自他的妻子。第四阶段,是他现在刚刚开始的一个阶段,带有某种回归的涵义,类似一种对现代社会初始时期的怀旧,《电影漫步者》表现出他对电影艺术的热爱,接下来表现巴黎,更是在他笔下从未出现过的主题。

感觉每个短篇小说读完都有不舒服的感觉,因为描绘的故事大多不是幸福。小说所架构的人物背景都不“正常”,是常人所难以体会的。小说的故事大多都有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一般都是女孩抛弃男孩,但又不是无情的女孩。每个故事几乎都充斥着懵懂的感情、难以理解的父亲的亲情,或者说就是没有父亲这个温情的角色,甚至还有一些离奇的、想像出来或臆造出来的想法,其中“幸福”这个故事的主角的思想在最后被作者描述成为一个精神病人的思想世界,他所听所想完全是自己臆造出来的,所以读完故事就有一种漂浮于生活之上的感觉,也许并不贴近生活。

作品中强烈的“善”与法国文坛主流的“恶”对立

  勒克莱齐奥的作品在中国翻译了一些。但没有得到读者的较为广泛的认同,其影响还局限于法国文学中,他的声名远不及昆德拉、杜拉斯,甚至不如与他齐名的莫迪亚诺。我觉得这与中国当代文学的基调有关。读者一般喜欢现实主义的作品,喜欢表现“一地鸡毛”的琐事,或者表现直接的、赤裸裸的情感。从法国文学来看,杜拉斯被推崇,可以说主要是因为形式、语言与感觉,昆德拉被欣赏,是政治,是性,是哲学高度,是情节,是对社会体制的深刻表现,是人生的悲凉和无奈中抒情的迸发。而勒克莱齐奥的作品背景,与中国一般读者的关注对象没有太大的关系。从某种程度上讲,勒克莱齐奥的两大特点:世界情怀与超现实,都是我国大多数读者的盲点。

-J·M·G·Le Clezio (勒克莱齐奥)

卡特琳姨妈交给让•马罗的那本破旧的《拉丁语语法》,正是让•厄德参战出发时带在身边的。第二次交汇,是让•马罗回到法国,看到卡特琳姨妈留下的爱贝纳最后几日的日记,决定从鲁奈罗开始,重走祖先让•厄德走过的道路,直到去毛里求斯,与玛丽亚姆蜜月旅行,见到让•厄德的墓地,再寻“世界尽头”,寻获自我,孕育出新的生命。

  2008年10月9日,现年68岁的法国作家让·玛丽-居斯塔夫·勒克莱齐奥获得本年度人们最关注的奖项之一:诺贝尔文学奖。

每个人都被关在自己的牢笼里,都是自己的囚徒。-幸福

勒克莱齐奥不从大人物书写历史,以战争受害者和平民百姓的角度呈现历史的严酷。《变革》尽管没有宏大的历史叙事,但通过人物个体的经历,从真实革命事件的另一角度见证了法国、毛里求斯、墨西哥等世界各地的革命、侵略、殖民、去殖民化的现实。

其作品

1940年生于法国尼斯,至今已出版四十多部作品,包括小说、随笔、翻译。本书是他2011年新推出的短篇小说集。

两条主线之外,还有一条重要的副线,以19世纪奴隶贸易中心“基尔瓦”为题,由家破人亡,被劫为奴的基昂贝为叙述者,讲述幼年的她被阿拉伯人用大船卖到毛里求斯后的奴隶生活,在奴隶暴动时期出逃,嫁给为自由而战的反叛奴隶首领的过程,最终,首领惨遭背叛被杀,但是,故事引入了神秘力量,奴隶信仰的飓风之神如复仇一般,摧毁了当初集结民兵攻打逃亡奴隶的军营。女奴基昂贝也怀孕生子,她的孙女继承了她占卜未来的神力。也正是这场代表奴隶复仇的飓风,直接促使让•厄德离开城市,隐居深山,远离奴隶制。

  由于他的作品内容反对西方现代文明,并出现《诉讼》、《发烧》、《战争》等字眼,勒克莱齐奥给人的印象是一个反叛者,控诉西方文明对人的约束。然而,内心深处,他是一个极其温和,极其善于聆听别人的人。他一直抱有一颗赤子之心,对世界的探索一直保持一种纯真的眼光。他为人正直、谦逊,说话不多,却幽默雅致,在西方作家中显得非常与众不同。他的这种纯真为他赢得了无数读者,也有法国的反对者讥笑他幼稚。面对这样的讥笑,他真诚地说,在这个世界上,我宁愿被人说成幼稚,也不愿意卷入世故的争斗。

  • 首页
  • 电话
  • 经典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