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新京网上导航-手机app下载大全 > 经典文学 > 雨果完成《世纪传说》,该如何评估法国大革命这一影响深远的历史事件

雨果完成《世纪传说》,该如何评估法国大革命这一影响深远的历史事件

1789年大革命未能使自由获得制度性的基础(后来的所有大革命有哪些不是如此?),拿破仑虽然从人民那里获得合法性,但他实际上是以对自由的践踏而践踏了大革命,在这里维诺克说了一句足以让人心惊的话:“即使是革命者所痛恨的旧制度,也从来没有像帝国那样专制。”(第1页)但是,在波拿巴主义压制下的法国,自由派仍然幸存。他们没有首领、没有组织、一般说来不是专职政治家,他们只是作家、政论家和记者。“他们比其他人更需要表达自由,亦比其他人更愿意为表达自由而斗争。”(同上)当然,也有某些文人选择颂扬服从权力、教条,维护传统秩序。复辟之后的波旁王朝开始的时候在宪政的约束下还允许人民有一定的自由,但是没有几年就变得向专制倒退。自由派文人与王朝斗争的焦点是捍卫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最终导致1830年的“七月革命”,推翻了波旁王朝。在艺术表现上有我们所熟悉的德拉克洛瓦创作的《自由引导人民》,还有被安放在巴士底广场的高达五十二米的七月革命青铜纪念柱顶端的“自由之神”雕像,一个展翅奔驰的自由神。在接下来的七月王朝时期,自由的呼声仍然存在,但增加了社会主义的呼吁,围绕着自由而发生的思想论争变得更为复杂和激烈。1848年的革命带来短暂的自由与平等的幻觉,新的帝国开始的时候曾试图以人民的名义埋葬自由,但是迫于民族运动的变化而转向自由化。然而1870年的普法战争和其后的巴黎公社使形势变得在自由与专制之间进退两难。直到1870年代末,重新建立的共和制才使自由得以相对稳定地确立。1885年6月1日雨果的葬礼是“自由的声音”最后压轴的一幕,也是本书的终点,象征着自由的实现。如果我们以法国年鉴学派的历史观察眼光看待法国大革命之后的社会政治趋势,可以从错综复杂的变化中发现一种围绕着法国大革命的成果而发生的反复对立,也就是贵族的复辟与自由原则顽强抗争,而所有动荡的核心都是离不开自由与专制的抉择。

图片 1雨果 维克多·雨果(1802年2月26日—1885年5月22日),是具有广泛影响力的法国作家,19世纪前期积极浪漫主义文学的代表作家,人道主义的代表人物,被人们称为“法兰西的莎士比亚”。 一生写过多部诗歌、小说、剧本、各种散文和文艺评论及政论文章,在法国及世界有着广泛的影响力。雨果的创作历程超过60年,其作品包括26卷诗歌、20卷小说、12卷剧本、21卷哲理论著,合计79卷。其代表作有长篇小说《巴黎圣母院》、《九三年》和《悲惨世界》,短篇小说有《“诺曼底”号遇难记》(在小学生苏教版六年级上册第七课中称《船长》)。 人物生平 早年经历 1802年2月26日,维克多·雨果出生于法国贝桑松的一个军官家庭。从中学时代,雨果爱好文学创作,对文学发生浓厚兴趣,便开始写诗。他的文学活动是从他为《文学保守派》杂志写稿开始的。他的第一部长篇小说《汉·伊斯兰特》获得了小说家诺蒂埃的赞赏。与诺蒂埃的结缘,促使雨果开始转向浪漫主义并逐渐成为浪漫派的首领。 1819年,雨果与诗人维尼等人创办《保守文艺双周刊》。由于从小受家庭的影响,雨果最初的作品大多是歌颂保王主义和宗教。1822年发表第一本诗集《颂歌集》,获得路易十八的年金赏赐。后相继出版《新颂歌集》和《颂诗与长歌》,在内容和形式上有所突破。在此期间,还发表两部中篇小说《冰岛魔王》与《布格·雅尔加》。 1823年,随着自由主义日趋高涨,雨果的政治态度发生改变,他与浪漫派文艺青年缪塞、大仲马等人组成“第二文社”,开始明确反对伪古典主义。 锋芒渐露 1827年,雨果为自己的剧本《克伦威尔》写了长篇序言,即著名的浪漫派文艺宣言。在序言中雨果反对古典主义的艺术观点,提出了浪漫主义的文学主张:坚持不要公式化地而是具体地表现情节。他特别宣扬了滑稽丑怪与崇高优美的对照原则。这篇序言则成为声讨古典主义的檄文、浪漫主义运动的重要宣言、浪漫主义文艺理论的经典,在法国文学批评史上占有重要地位。 1830年,法国发生了“七月革命”,封建复辟王朝被翻。雨果热情赞扬革命,歌颂那些革命者,写诗哀悼那些在巷战中牺牲的英雄。七月革命后,雨果也在政治上进一步走上左翼的道路。 1831年,雨果的长篇小说《巴黎圣母院》(Notre-Dame de Paris)问世,这部小说是雨果最富有浪漫主义小说。小说通过描写善良的吉普赛少女爱斯梅拉达在中世纪封建专制下受到摧残和迫害的悲剧,反映了专制社会的黑暗,反动教会的猖獗和司法制度的残酷, 突出了反封建的主题。故事情节复杂,人物性格夸张,整部作品以色彩浓郁的笔墨写出,情节曲折离奇,紧张生动,变幻莫测,富有戏剧性和传奇色彩,充分体现了浪漫主义小说的特点。 低迷时期 1841年,雨果被选入法兰西学士院(Academie fran?ais)。 1843年,雨果创作的神秘主义剧本《卫戍官》,在上演时被观众喝倒彩而遭到失败。 1845年,雨果被路易·菲力浦封为法兰西贵族世卿,还当上了贵族院议员。 1848年六月革命后,雨果逐渐走向共和的立场。在总统选举中,雨果投票支持拿破仑三世。 1851年12月,路易·波拿巴发动政变,宣布帝制,大肆进行镇压,雨果被迫流亡国外,达19年之久。流亡期间,雨果从未停止过文学创作,不断地创作文学作品对拿破仑的独裁政权进行斗争。 1852年,雨果出版了一本辛辣嘲笑拿破仑三世的政治小册子——《小拿破仑》,同时还撰写了揭露政变过程的小册子《罪恶史》。 1853年,雨果文学作品中著名的政治讽刺诗集《惩罚集》问世。《惩罚集》充满革命气势,曾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成为鼓舞爱国志士反纳粹的斗志。 1856年,雨果出版了诗集《静观集》,诗集中概括了雨果在1830年~1855年间的思想感情。 1861年11月25日,雨果写了《就英法联军远征中国给巴特勒上尉的信》,这封信已经选入了中国多个版本的中学语文课本。 晚年高峰 1862年,雨果的长篇小说《悲惨世界》问世,书中揭露了资本主义社会的尖锐矛盾和贫富悬殊,描写了下层人民的痛苦命运,提出了当时社会的三个迫切问题:贫穷使男子潦倒,饥饿使妇女堕落,黑暗使儿童羸弱。猛烈抨击了资产阶级法律的虚伪。全面反映了19世纪前半期法国的社会政治生活,小说也受到全世界人民的欢迎。 1870年3月,拿破仑三世垮台后,雨果回到巴黎,受到巴黎人民的热烈欢迎。在普法战争期间,雨果以激昂的爱国主义热情投入斗争,他发表演说鼓舞人民斗志,并报名参加国民自卫军。 1871年,雨果当选国民大会代表。 1871年3月,巴黎公社起义时,雨果并不理解这次革命。但当公社失败后,反动政府疯狂镇压公社社员时,雨果又愤怒谴责反动派的兽行,他呼吁赦免全部公社社员,并在报纸上宣布将自己在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的住宅提供给流亡的社员作避难所。 1872年,雨果刊行诗集日记《凶年集》,表达了对普法战争和在巴黎公社时期的思想感情。 1874年,雨果最后一部重要作品《九三年》问世。雨果自1862 年时开始创作,1872年完成,以1793年法兰西共和国军队镇压旺岱地区反革命叛乱这一重大历史事件为题材,表现了资产阶级革命中惊心动魄的历史内容和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斗争规律。书中封建贵族的凶狠残暴、雅各宾专政时期的革命气氛、共和军的英勇善战,都得到了生动的描绘。 1876年,雨果当选法国参议员。 1878年,伏尔泰去世100周年纪念日时,雨果发表演说热情颂扬伏尔泰,受到民众热烈欢迎。 1883年,雨果完成《世纪传说》。雨果自1859年开始创作《世纪传说》,直至1883年完成,全书共3卷,以圣经故事、古代神话和民间传说为题材。 1885年5月22日,维克多·雨果在巴黎与世长辞。法国人民为雨果举行国葬,雨果的遗体被安葬在专门安葬伟人的先贤祠。 人物思想 思辨:雨果的思辨从来不会组织成真正的系统,也从来不属于概念范畴。 历史哲学:人类历史在读者看来经历过人类和人保护下的世界的各个发展阶段。 道德:雨果在行动和作品中表现得很仁慈,他比任何人都更好的阐明了浪漫派的仁慈心。 宗教:雨果把自己说成是“自由思想者”,信仰天主,作祈祷。一个无所不能的、“阴沉的”、人类不认识的天主。作家既不满于主张决定论的唯物主义者,又不满于教权主义者,他指责他们促成了第二帝国的卖国。雨果比任何人都更加相信,天主是一个传说。 受影响于:弗朗索瓦-勒内·德·夏多布里昂、司各特、伏尔泰 施影响于:查尔斯·狄更斯、费奥多尔·陀思妥耶夫斯基、阿尔贝·加缪、王尔德、保尔·魏尔伦、古斯塔夫·福楼拜、艾茵·兰德

图片 2

雨果画像

泰戈尔雨果有什么共同之处

虽然早已入秋,但是南方仍然酷热难熬;时而刮起的暴雨过后,在地面更激起蒸腾的热浪。前几天听说有年轻人在纸片上潦草地抄了一句诗,竟然是古罗马抒情诗人贺拉斯的:“照亮你的每一天,都当作最后一天,/ 赞美它带来的恩惠,与意外的时间。”据说是抄诗者出门前留下的,在珍惜和感恩之后,门外的夜与生命的无常都无法使他畏惧不前。此时此景,十六世纪的法国文豪蒙田早已说得很清楚:“谁学习了死亡,谁也学习了不被奴役。”说得很深刻,这就是诗歌与哲学对灾难宿命论的回答。这还令我想起最近看到一本书的书名,耶鲁大学教授马丁·黑格隆德(Martin Hägglund)的《今生:为何死亡让我们自由》(This Life: Why Mortality Makes Us Free),这似乎也是对蒙田的话和那位青年抄诗人的一种诠释。

就无法了解现代世界历史

原来这就是浪漫主义文学作品!当初那些讽刺浪漫主义的文人们都面怀愧色,一语不发。他们已经没脸再说什么了。

泰戈尔雨果的共同之处还体现在他们的思想上,他们所处的时代都有些不太平,而他们都选择了革命,在创作的同时还积极参加各种社会活动,就是为了为民众创造一个良好的生活环境。泰戈尔的革命主要体现在反对殖民者对殖民地人民的残暴统治。雨果则是反对法国封建王朝的专制统治。雨果和泰戈尔的这些辉煌事迹都被人们牢记着。可是辉煌的背后他们也经历过悲惨的境遇,雨果的女儿在外出游玩时候意外去世了,泰戈尔的孩子虽然没有具体纪录是经历了什么事情而去世的,但他也遭遇到了失去孩子的痛苦。

新版本的封底有一段话:“大革命之后,统治法国数百年的波旁王朝退出历史舞台,迎来的却是法国近现代最动荡不安的世纪。在君主制与共和制轮番登场之际,知识分子选择发声,在议院中成立党派,成为大臣甚至是政府首脑。这些人中有明哲保身的赌徒贡斯当、戴着镣铐跳舞的基佐、预见民主弊端的托克维尔、身着男装的女作家乔治·桑、一度反对共和的‘法兰西灵魂’雨果……许多人白天还在为政府效力,晚上就被迫流亡他乡。……尽管政治立场相去甚远,但他们均共享对自由的热爱,而正是这份对自由的坚持使19世纪末的法国毫无疑问地成了欧洲最平等的社会。”这也是对该书内容的精准而又有某种深度的简介。

十八世纪是启蒙运动蓬勃发展的时代,法国启蒙思想家们高举理性的火炬,认为一切都应当在理性的法庭上接受审判,宗教、伦理、艺术等人类生活必须建立在理性的基础上,他们在着述中提出天赋人权、君主立宪、三权分立、主权在民等观念,批判的矛头直指封建专制和天主教会。法国大革命爆发前,启蒙思想家们的主张就已经深入人心,就连许多贵族都以高谈启蒙为荣。

不言而喻,这项重担又落在了雨果身上。

这种方式远比第一种,单一的描写“美”来的令人记忆深刻。用两种极端的,完全相反的对比来加深这两种印象,使读文章的人清楚明白的看到了“美”与“丑”。

图片 3

法国大革命是一场影响世界历史的大事件,按照历史学家们的普遍看法,这场大革命爆发于1789年7月14日攻克巴士底狱,结束于1794年7月27日推翻雅各宾派统治的热月政变。不过,也有历史学家认为,直到1830年法国民众推翻复辟的波旁王朝,建立七月王朝,以三色旗为国旗,重申保障民权,废除宗教法令和出版审查,至此,法国大革命才告彻底结束。

可是高峰之后就是低谷,可能雨果的才华和运气已经在《巴黎圣母院》里耗尽,他之后的人生路程陡然变得崎岖不平。

雨果的美丑对照原则简单地来说就是对比,有了对比才会有美与丑的分辨,才会使二者更加的清晰。比如说,一般的作家要写一篇文章形容一下莲花的美,很多情况下只是会形容莲花如何的高洁,莲花的样子、颜色等等,以此描写莲花,写出莲花的美。但是如果按照雨果的美丑对照原则,除了要形容莲花的品行高洁,莲花的美以外还要去形容“丑”,去形容莲花所生长出来的环境,莲花身边的淤泥的“丑”。有了莲花身边淤泥的“丑”,再用这种“丑”来对比莲花的“美”,这样一来自然要比之前那种单纯的形容莲花的“美”来的更加的清晰明了,更加的令人印象深刻,深深地记住了莲花的“出淤泥而不染”。用这种“美”与“丑”的对比,不仅可以更加突出的形容了美好的事物,同样也在美的光环下突出了“丑”的那一面。使两种截然不同的感受互相衬托,更加的令人印象深刻。

《自由的声音:大革命后的法国知识分子》,[法]米歇尔·维诺克著,吕一民、沈衡、顾杭译,文汇出版社2019年5月出版,776页,108.00元

作者:阿莱特·法尔热

此外,在写诗之余,他还发表了两部不成气候的中篇小说《冰岛魔王》与《布格·雅尔加》。

提到雨果的儿子却没有详细的历史记载,甚至连他的名字叫什么都无迹可寻,但其中有一点可以确定的那就是雨果的儿子受到了父亲的很大影响,积极投身于革命队伍中,也正因为参与巴黎公社革命而被逮捕。对于雨果而言虽然儿子被抓进了监狱,可是他并没有那么难过,因为他深知儿子是在做正义的事情。

一件事是,当叙巴里斯人被克罗同人掳杀时,全体米利都人不分老幼都剃光了他们的头以表示哀悼;但是在米利都悲剧发生后,叙巴里斯人却没有任何表示。希罗多德因此认为叙巴里斯人没有对米利都人给予公正的回报。所谓“公正的回报”,我理解不仅仅是指一种同情和哀悼,同时更是基于正义的立场对反抗邪恶的声援,这是人与人之间、也是城邦与城邦之间的立场与原则。在米利都城邦陷落的那个晚上,如果来点穿越,或许你会期待看到整个希腊世界都翻飞着“今夜我们都是米利都人”的群发微信。一个为自由而抗争的城邦陷落了,除了雅典人以外,没有任何声援与同情,希罗多德为此而痛心。

革命的浪潮很快就波及法国全境,各地相继成立了国民自卫军,攻打领主庄园。制宪议会从此掌握了国家权力,并于8月26日颁布《人权与公民权宣言》,确立了人权、法治、公民自由和私有财产权等基本原则,将自由、平等、博爱的口号传遍世界。

此作一出,浪漫派人士喜不自胜,而当初的那些批评者也纷纷改换了阵营,开始大力赞扬这部杰作,雨果从此确立了他浪漫主义文学领袖的地位。

雨果是法国着名的诗人作家,而泰戈尔是印度着名的诗人以及文学家。他们所编写的着作在现在都是十分受欢迎的,而且历史价值极高。像泰戈尔的代表作品《新月集》以及雨果的代表作品《巴黎圣母院》都被世人所牢记。因为这些书籍很有教育意义,还被选入很多教育资料当中。

正如该书作者在“导言”所讲,他要写的不是一部十九世纪法国文学史或思想史。“这本书选定的历史是由文人、作家与写作者……为了自由,与当局和其他为反动权威或乌托邦主义权威效劳的文人斗争的历史。这并不是一种文学史:本书的内容与政治相关,这亦说明某种选择始终会有争议。”(第7页)另一方面,该书也不是通常意义上的思想史:“我们希望能让这些男男女女活生生地展现在读者面前,而不仅仅写一部他们的思想史。而且,结合他们的财产、生活方式、爱情、庸俗的抱负、虚荣、弱点,他们的思想也变得可以理解。”(第9页)这当然是偏向感性的和重视历史语境的一种理解思想史的方式,然而不可否认的是这种方式也会产生某种阅读上的障碍:关于自由这个主题的政治思想的发展逻辑、对立阵营的观点交锋、思想与历史事件关系的深度分析等等都被溶入到个人的行为、心思及其与他人的复杂关系等微观叙事中去,读者仿佛是要在一部嘈杂、喧闹的多声部乐曲之中辨认“自由的声音”的主旋律。读者似乎容易迷失于其中,或者望而生畏而徘徊在思想江流的岸边。其实,即便是生活在1805年至1859年的法国政治学者和历史学家阿列克西·德·托克维尔也称当时的局势为迷宫,其中充满了微细的变故、幼稚的念头、不足称道的激情、各种个人观点和自相矛盾的方案,许多公众人物的一生都在其中耗尽(见其《回忆录》第一章,上海世纪出版集团,2005)。似乎是为了消弭这种阅读困难,作者的“导言”提供了俯瞰全局的角度,也较为集中地表达了作者的价值立场与对本书主旨的说明。

他们都渴望建立一个公平正义的世界,为了实现自由、平等和博爱的理念,他们不惜牺牲一切,甚至互相迫害,给暴力赋予了合法性。正如支持山岳派的吕奥在书信中写道:

这便是雨果的小说,你看的不是主角的故事,而是主角所处的时代。

雨果是法国浪漫派的代表和人道主义的代表,他一生创作作品无数,为法国文学史做出了巨大的贡献,雨果作为法国历史上一位着名的作家,他在创作之余还宣传各种积极的思想来维护人民的利益。那么雨果的儿子是谁呢?

还是要回到米利都人的起义和反抗镇压。希罗多德在书中记载了伊奥尼亚人的将领狄奥尼修斯说的一番话:“我们当前的事态,正是处于我们是要作自由人,还是要作奴隶,而且是逃亡的奴隶的千钧一发的决定关头了。因此如果你们同意忍受困苦,你们当前是会尝到苦头的,但是你们却能战胜你们的敌人而取得自由。”(同上,406页)古代米利都人为什么被称为“爱奥尼亚的精华”?除了哲学以外,还有在城邦抗争中的政治学与伦理学,“自由的城邦”是其中不可剥夺的原则。到了中世纪的欧洲,在城市中生活的居民是自由的,城市也是自治的,就像那句著名的德国谚语所说的:“城市的空气使人变得自由!”(Stadtluft macht frei)据说这句谚语来自当时的一项习惯法:只要农奴逃到城市里居住超过一百零一天,他就是自由的,即使他的主人也不能再抓他回去。马克思说,“法典就是人民自由的圣经”,还说过“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自由发展的条件”,这都是曾经来自德国的声音,关于自由的声音。

《法国大革命的起源》则是从“旧制度的瓦解”和“权力之争”这两个方面分析法国大革命的起因,威廉•多伊尔认为,大革命是旧制度全方位瓦解的结果,而不是它的原因,国家、社会内部的权力斗争则决定了革命的方式。作者从财政危机、政府体系的问题、反对者、公共舆论及改革的失败等五个方面讨论了旧制度的失败。

上大学后,我又读了他的《九三年》、《笑面人》和《海上劳工》,读完之后唯一想做的事就是推荐给别人。

‍‍‍‍‍‍‍‍‍‍泰戈尔雨果虽然不是同一个国家的人,但他们之间却有着许多的相同之处。首先泰戈尔与雨果共同之处就是诗人、文学家。

另外一件事是,两年后在雅典上演了诗人普律尼科司创作的悲剧《米利都的陷落》,全场观众无不失声痛哭。但意料不到的是,希罗多德接着说:“他们由于普律尼科司使他们想起了同胞的令人痛心的灾祸而课了他一千德拉克玛的罚金,并且禁止此后任何人再演出这出戏。”(希罗多德《历史》,下册,王以铸译,410页,商务印书馆,1959年版,1997年第六次印刷)为什么?观众被深深打动以致全场痛哭,不正是说明创作和演出都极为成功吗?希罗多德的叙述似乎有点自相矛盾。普林斯顿大学研究古希腊悲剧的教授曼德尔松认为普律尼科司过早将历史改写成戏剧,米利都城陷落两年后雅典人还沉浸在对被屠杀同胞的哀思之中,尚无法以审美欣赏的心情去观看这幕悲剧,因此要罚款和禁演。其实,真正导致作者被罚的原因是过于煽情,古希腊人认为好的悲剧应该使人的心灵得到“净化”和“升华”,而不是简单的发泄悲情;真正好的戏剧应该使人思索人生与命运的问题,而不是使人哭个昏天黑地。据说在欧洲语言中,“戏剧”与“理论”这两个概念有着相同的词源,都有“全神贯注地观看”的意思,观看是为了思考。雅典人要告诉我们的是,城邦的理性与价值观才是最值得我们思考与认同的。

阿伦特同时认为,政治自由只有在一个有限空间才能存在,这一观点是与激进民主的决裂,法国革命之所以会失败,原因就在于革命者关怀民众的不幸,痛恨伪善,但却完全蔑视法治,试图通过恐怖政治让民众获得幸福。因此,革命者身上的美德与自由无关,只与抽象的善有关,与历史必然论产生的激情有关,与人的彻底解放有关,“必然性取代自由成为政治和革命思想的中心范畴。”结果,法国大革命收获的是一门历史哲学,而不是一门新的政治科学。

毫无疑问,他是一个苏轼一样的天才,全才。诗歌,小说,剧作,政论,散文,只要是文学的领域,都被他在里面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因为雨果也是一位革命战士,他的思想中充满了那种为了自由而战的理念,即便是赴汤蹈火也在所不惜,所以他看到自己的儿子也有这种思想是很支持和欣慰的,而雨果的儿子之所以有这般革命精神是离不开雨果对他的教育以及无形的影响的。

当面对一个城邦的生与死的时候,历史学家会思考更多的问题,那些问题也更令人动容。公元前500年,小亚细亚的希腊城邦米利都(Miletus)的居民无法忍受波斯人专制统治的奴役,为了自由而发动起义。公元前494年,起义被波斯人血腥镇压。古希腊历史学家希罗多德在他的名著《历史》中说,米利都城失陷之后大部分男子被屠杀,妇女儿童被掠卖为奴隶,神殿与圣堂被劫掠、焚毁。这个曾经诞生了人类历史上第一个哲学学派的城邦从此丧失了她在历史上的重要性,变成了一个普通的二等城邦。接着,希罗多德还谈了两件关于米利都人的事。

1789年5月,路易十六为了解决财政危机,在凡尔赛召开三级会议,试图向第三等级增税。当时的法国分为三个等级,第一等级是教士,第二等级是贵族,第三等级包括资产阶级、手工业者和农民,他们在政治上无权,受到教士和贵族的压榨,因此十分痛恨君主专制制度。在三级会议上,第三等级代表提出制定宪法,取消等级特权,遭到拒绝后,代表们宣布成立国民议会,后改称制宪议会。

1823年,随着自由主义日趋高涨,雨果的政治态度悄然发生了改变。

‍‍‍‍‍‍‍‍‍‍‍维克多·雨果是十九世纪着名的法国作家,雨果一生写下了许多着作,而关于雨果的美丑对照原则更是流传广泛。他在自己的故事中运用了许多这种手法,使他的作品更加的精彩并且引人入胜。

在本书中最受关注的浪漫主义作家是维克多·雨果,分别有四章谈论他。第六章题为“维克多·雨果:向左转的浪漫主义”,细致地分梳了君主主义和基督教的浪漫主义与具有自由主义倾向的浪漫主义的区别,细致地分析了雨果的浪漫主义从右向左转的过程。我们或许最感兴趣的是思考艺术自由是如何与新闻自由、表达自由和政治自由获得同步的,然后目睹着“维克多·雨果成为共和派”(第二十三章),感受着“《悲惨世界》的冲击”(第二十七章),最后全书的结尾同样还是“维克多·雨果:至高荣誉”。雨果的一生不仅因其文学创作而不朽,同时也因为他永远致力于自由的事业而不朽。今天当我在课堂上向学生推荐《悲惨世界》《九三年》的时候,我想着的首先是政治与自由,其次才是文学。作者在“导言”中说,“雨果似乎可以安息:这位年迈的斗士已被奉为‘共和国之父’”(第7页)。值得思考的是:雨果手中没有枪,只有笔;雨果毕生为自由而呐喊——我想维诺克要强调的是,只能从共和国与专制制度势不两立的意义上理解究竟何谓“共和国之父”。

《旧制度与大革命》

维克多·雨果

虽然他们都遭遇磨难,但这并没有阻止他们的创作,反而转化为动力在文学艺术领域取得了巨大的成就。总之,泰戈尔和雨果都是生命的斗士,他们将自己的一生奉献给了文学事业以及革命事业中,泰戈尔雨果身上的优秀品质是值得人们学习的。

目前这个新版本的译文看起来基本上与旧版译本相同,只是有个别字词作了修订。关于这个新版本的书名尤其是副标题与旧版本的差异,有评论者提出的解释是:“其标题可直译为‘自由的声音:十九世纪介入(公共生活)的文人。’……中译的副标题为‘大革命后的法国知识分子’,应该说是相当恰切的:可以说,整个十九世纪有关自由的论辩,都是在大革命遗产的影响之下、在拿破仑对自由十五年的压抑之后展开的。”我同意此解释中的观点,更认为旧译中的“大观”实在不好,但是与原文相比较,去掉了“介入”这个对该书内容而言很重要的概念,却是一种并非轻微的损失。说到底,还是对书名的翻译空间与自由度的理解与把握问题。

译者: 陈周旺

在这封信件中,雨果大胆的将当时正在中国烧杀抢掠的英法远征军斥为两个小偷,他们将被洗劫一空的“万园之园”圆明园付之一炬是一种为了掩饰罪责的愚蠢做法。他们所犯下的罪恶,不仅中国人民不会原谅,世界人民不会原谅,连一直假装公正仁慈的上帝都不会原谅。

雨果的美丑对照原则介绍

从古代城邦到中世纪城市,从十九世纪的马克思到十九世纪的法国知识界,关于自由的声音仍然值得我们聆听与思考。近日重读法国著名历史学家米歇尔·维诺克的《自由的声音:大革命后的法国知识分子》(原书名: Les Voix de la Liberté: Les Écrivains Engages au XIXe Siècle;吕一民、沈衡、 顾杭译,文汇出版社,2019年5月),对十九世纪法国知识分子、文人关于自由的思想有了更深的体会。该书中译本第一版的书名是《自由之声——19世纪法国公共知识界大观》(吕一民等译,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6年),多年以前读过。此译本对该书的简介写得非常好:“血雨腥风的历史平台上,知识分子如何捍卫自由之原则?桎梏横行的年代里,怎样推进人类文明的进程?《自由之声:19世纪法国公共知识界大观》以动荡不安的十九世纪的法国作为解读的背景,通过描述维克多·雨果、乔治·桑、马尔所克等活跃于各个时期的精英知识分子坚持不懈的斗争历程,彰显出法国专制体制下捍卫表达自由原则的艰难轨迹。风起云涌的斗争氛围、针锋相对的笔墨论战和悲欢离合的生活际遇交织成一幅既有生活质感又充满睿智思想内涵的历史画卷。”再看看书名近似的另一本关于美国的书——《自由的声音:影响美国的17个演讲(英汉对照)》(经济科学出版社,2013年),该中译本的简介是:“收录了两百多年来美国人民不断追求自由的17篇以自由为主题的演讲,演讲者包括了帕特里克·亨利……在内的各界杰出人士。在演讲中,他们向美国民众乃至全世界人民陈述了自由的可贵和不断追求自由、维护自由的希望与决心。即使遇到再多的艰难险阻,自由的声音永远都会高高响起、永远悦耳嘹亮!”同样很简洁和通俗易懂。

此书似乎证明了托克维尔的一个结论:“被革命摧毁的政权几乎总是比它前面的那个政权更好,而且经验告诉我们,对于一个坏政府来说,最危险的时刻通常就是它开始改革的时刻。”

但是光有宣言还不够,文学界要看到的是实实在在的浪漫主义文学作品,否则一切都是空口白话。

在儿子进监狱的时候,雨果在给儿子的信中说:“---我的儿子,今天人们使你有了伟大的光荣,你被认为是一个有资格为真理而受难的人了,从今天起,你才开始了真正的生活,在你这样的年纪就坐上了从前贝朗瑞和夏多布里盎坐过的那把椅子,是可以骄傲的,愿你的意志坚强不屈,你已经向你的父亲学会了它们,你把它们贯注到血液里去---”

“这些男人、女人、作家、哲学家、政论作者或讽刺歌谣作者曾三次直奔广场,参与事件并试图对事件施加影响。由此,划分情节的三大交叉口依次是‘百日’(1815年)、‘二月革命’(1848)和‘凶年’(1870-1971)。19世纪的这三大政治危机也是非同寻常的集体时刻。作家、文人、艺术家在这期间,在议会的讲坛或市政厅这些巴黎长久的革命圣殿的窗台上起了积极和中心作用。”(第9页)这是多么形象和多么激动人心的描述!作者在“导言”最后说,十九世纪的思想成果——他指的是关于自由的思想——是我们不可剥夺的遗产;而全书的结尾是:“我们如今更喜欢嘲笑崇高,将自由视为理所当然,有时甚至喜欢挖苦19世纪的文学和政治,认为那些浮夸的言辞同当今的审美观格格不入。……然而,我们这些忘恩负义的继承者尤其要感激它们留下的遗产——我们还需要自由原则来奠定未来,某种自由的激情也将继续引领我们。”(691页)我时常感到,无论文学还是政治思想,十九世纪这份遗产的价值和意义无论如何强调都不会过分。今天,我们没有资格嘲笑崇高,更不会在如何实现自由的问题上将自由视为理所当然。

图片 4

流亡期间,雨果从未停止过文学创作,不断地创作文学作品对拿破仑的独裁政权进行斗争。

译者: 冯棠

他一个人静静的走在塞纳河畔,抬眼一看,河心小岛上的巴黎圣母院进入了他的视线,于是他有了新想法——能让文坛更加震动的想法。

这两位伟大作家都受到欧洲人文主义的影响,憎恨不平等的社会现实,对法国大革命最初的目标寄予某种同情。文学家的观察和直觉是珍贵的,但他们更多是从人性和道德价值去看历史,而历史学家则更多从事实出发去寻找证据。就我个人阅读所及,在近年出版的史学着作中,美国学者谭旋的《暴力与反暴力》(书名直译应为《法国大革命中的恐怖统治》)和英国学者威廉·多伊尔的《法国大革命的起源》可以说是两部较为引人瞩目的着作。

维克多·雨果生于法国是法国人民的幸事,他身上的标签有很多:

激情和恐惧给暴力带来“合法性”


图片 5

但雨果并未放弃,他一直在等待,等待着在沉默中爆发。

讽刺的是,此时的他们似乎已全然忘记了自由、平等、博爱的初衷。

这种行为在我看来也算是一种炫技行为,可也证明了他的博学和才华。

在这之间,由启蒙运动形成的公众舆论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造成了整个社会对政府的不信任气氛。需要提及的是,许多雅各宾派的重要人物都是出身律师或记者,他们在大革命中成为最激进的革命者。这种情况下,法国大革命前的一些改革虽然减轻了民众的负担,结果却使民众对剩下的束缚更加难以忍受了,革命的发生终于成为必然。

1885年5月22日,雨果在巴黎与世长辞。法国人民为雨果举行了国葬,雨果的遗体被安葬在专门安葬伟人的先贤祠,与伏尔泰、卢梭、孟德斯鸠等人的遗体并列在了一起。

《论自由》

他是法国文学史上卓越的资产阶级民主作家;

不了解法国大革命

思考中的雨果

230年后,该如何评估法国大革命这一影响深远的历史事件?我们邀请到南京大学教授景凯旋撰写了此文,他在文中回溯了法国大革命爆发的背景,梳理了作家、学者们对法国大革命的再现与解读。激情和恐惧,给暴力带来“合法性”,在恐惧笼罩法国的那段日子里,革命者走向了断头台,观看行刑的民众则冲着他们嘲笑,并且高喊“共和国万岁!”尽管法国大革命的口号是自由、平等、博爱,但当革命不断往前推进时,越来越激进时,所有的自由、平等和博爱都丧失了。

图片 6

“如果思想自由和个人自由在法国没有受到尊重,其原因不在于宪法的条款,而在于自由主义的价值在法国没有站稳脚跟,在于混淆多数党的无限权力和民主制度的本质的倾向,在于最近几年的暴力冲突,以及在于反对党诉诸颠覆性的武器。”

所以一部短篇小说的故事他可以写成长篇,一部长篇他可以写成百万字的巨著。在他的小说里,他可以随时脱离故事情节,跳出来对出现的任何事物大发一通议论,将自己对这些事物的研究和思想通通告诉读者。

  • 首页
  • 电话
  • 经典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