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新京网上导航-手机app下载大全 > 经典文学 > 《金色笔记》运用后现代的小说写作技巧,大江健三郎在《洪水淹及我的灵魂》中试图完成的

《金色笔记》运用后现代的小说写作技巧,大江健三郎在《洪水淹及我的灵魂》中试图完成的

为了部分制止这栋建筑的摇晃,为了给“自由航海团”的行为和存在寻到更多的支撑,大江健三郎巧妙设计,找到了两本隐于故事背后的、但属于线索的书:一本是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卡拉马佐夫兄弟》,一本是《白鲸》。这两本书作为某种的“潜文本”,如同隐于地表之下的树根,向更深和更远处延展开去。小说最后,大江健三郎为带着靖离开的伊奈子翻捡到一本英日对照版的《圣经》——“勇鱼这才意识到,伊奈子身上,也有自己以前不曾知晓的内心世界”。这本《圣经》的出现意味悠长,它是否会让伊奈子在经历如此众多之后找见“信和爱”,还是经历到另一层的摧毁,还是……很明显大木勇鱼不是天主的信徒而大江健三郎同样不是,否则他不会让这本《圣经》在最后一节才在靖的床单之下被遮掩地提到。从这一有深意的细节处我们当然可以猜度,大江健三郎“也处在摇晃之中”。就像小说中那些“自由航海团”的牺牲者需要在祝祷词的感招之下获得力量一样,大江健三郎同样需要一些力量。

通过诗意的想象力,创造出一个把现实与神话紧密凝缩在一起的想象世界,描绘出现代的芸芸众生相,给人们带来了冲击

多丽丝·莱辛著有《金色笔记》《暴力的孩子们》《野草在歌唱》《特别的猫》等作品,她算是一位多产的作家,除了小说以外,还有诗歌、散文、剧本等作品。那么,多丽丝·莱辛的写作风格是怎么样的呢?图片 1多丽丝·莱辛 多丽丝·莱辛代表作 《金色笔记》是莱辛的代表作,它通过 描写女主人公安娜个人生活和追求,表现了20世纪50年代动荡不安的世界现状和人们四分五裂的精神风貌,这也构成了作家对当代社会生活、人生信念、文学创作以及审美形式的思考与探索。这部小说在艺术形式上表现出大胆的改革与尝试。 诺贝尔文学奖颁奖词称《金色笔记》为“一部先锋作品,是二十世纪审视男女关系的巅峰之作”。 《金色笔记》运用后现代的小说写作技巧,如戏仿、瓶贴、蒙太奇等手法,以此来展示混乱、分裂、迷茫、多重的人物性格。同时,小说主题和人物性格的不确定性,使小说看起来缺乏内在的逻辑性和连贯性,读者常常游离于现实于虚构之间,造成很大的阅读困难。 多丽丝莱辛的写作风格 莱辛小说的主题和风格,大致上可分为四类。 第一类是以非洲殖民地生活为背景,以争取民族独立、自由平等为题材的作品,采用传统现实主义叙事手法。 第二类以现代妇女所面临的困境和她们寻求自身解放的道路为题材,在艺术形式技巧上大胆实验,并且试图揭示人物心理活动的更深层次。莱辛本人说过:“我在六十年代不是一位积极的女权主义者,从来不是。我从来不喜欢女权运动,因为我认为这项运动的基础太意识形态化。”——莱辛似乎不太乐意被定型为“女性主义作家”。 第三类,是用寓言、幻想形式来显示人类所面临的危机,并且预言世界的未来。 第四类,莱辛又回到现实主义叙事风格,然而文风更为简洁,每部小说针对一个社会现实问题,小说的结构和风格由题材来决定。

对该片的反思——救赎就在你我心中

没有一篇作品可以做到天衣无缝的完美,“相对于上帝来说莎士比亚有一千条错误”——我对《洪水淹及我的灵魂》的技术苛责并不影响我对它的基本判断,它对我们理解生活、社会和与我们不一样的人的所思所想,有着非常大的帮助。

《万延元年的足球队》长篇小说。1967年出版。大江健三郎著小说写主人公密三郎在其妻生下一个白痴儿子后,就不敢再和她同房,并染上了酗酒的恶习。在反对《日美安全条约》斗争中受挫折赴美的密三郎的弟弟鹰四,为了寻根突然回到日本。兄弟俩决定一起回到故乡四国的山村,把祖传的老屋卖给了朝鲜人开的超级市场,并调查万延元年农民起义的领袖一一被他们那作村长的曾祖父杀死的他的亲弟弟的经历。鹰四为领导村里的青年人,用卖屋的钱组织了一个足球队。后因计划抢劫朝鲜人的超级市场失败,鹰四最后坦白了自己曾使白痴妹妹怀孕并逼她自杀的事实,随后自己也用猎枪自杀身亡。之后,密三郎与妻子商定要善待白痴的儿子,并收养了鹰四的儿子。作品是一部交织着过去和现在,充满畸形儿、暴动、通奸、乱伦和自杀等场面的现代小说,展示了现代日本的生活状况。

institutionalized(体制化)、hope(希望)、redemption(救赎)是《肖》片中三个最为关键的灵魂性词语,理解了这三个词语,我们才能够很好的解读该片所探讨的主题。

伊奈子,几乎是《洪水淹及我的灵魂》唯一的女性,或是说,她是唯一凸显了性别角色的女性,而直日(大木勇鱼的妻子)身上的女性特征是被有意抹平的,她是政治的人而非“性的人”,女性的一切可能质地都在被消除之中。对待小说中出现的“唯一女性”,大江健三郎使用着他可能的呵护,每次“自由航海团”内部争执或使用些暴力的时候他都会将伊奈子“推到局外”,不让她参与。靖的存在唤起了伊奈子身上的母性,而一向敏感而脆弱的靖也对她产生了信赖;勇鱼则唤醒了她的身体,之前她只有给予从未让自己真正得到。英日文对照的《圣经》,它的存在竟然是伊奈子不曾示人的“隐秘之物”,它照见的是伊奈子内心里沉默着的幽暗区域。这个区域的大与小、深与浅我们都不得而知。无神时代,并不信任神、善于描述众神消隐的时代“人的生活”的大江健三郎竟然在摇晃的建筑中为伊奈子的床单下塞入一本《圣经》——它很值得思忖。

得奖理由

当然,安迪通过自己的行动不仅改变了自己的命运,而且深深的影响了牢笼中的其他人:安迪在狱中扩建图书馆,帮助其他犯人读书识字,那个拿到同等学历的问题青年就是被拯救的典型,一个跨掉一代中的嬉皮士竟然能够被教化成一个绅士,我们不得不感叹于救赎的力量。因此安迪的拯救不单单是一个个体的行为,还是一个群体的行为,这完全符合基督教关救赎的定义。影片在阐释安迪反抗的过程时,用了一个宗教性很强的词语——redemption(救赎)。追述这个词语的宗教渊源,我们很容易想起耶稣灵魂拯救的故事,事实上,在片中不知一次的出现过《圣经》,以及对《圣经》的引用。具有讽刺意味的是,那个道貌岸然的典狱长,外表似乎是一个圣洁的圣徒而他的行为和内心却肮脏的像魔鬼。在他的办公室旁边又一个精致的隽语:主的审判将要降临,然而这末日的审判却最终降临到这个审判者身上。

4

它所蕴涵的内在文化隐喻,在于展示残疾人颃强生存的悲壮,以及人与人之间由精神、情感汇集而成的生命的超脱和灵魂的净化

安迪的救赎 ——个人和群体的灵魂拯救

小说中的故事多是片状的,一个故事讲完,它完成了自己的寓言性,使命往往就会终止。我以为大江健三郎未能将它们充分地用足,之间衔接的环也没有特别注意。《窥视与恐吓》中的“眼睛”图案,“鲸鱼树”的意象,“缩哥”身体萎缩的象征性……它们都可以在之后一次次地被拎出,在一次次被拎出的过程中加深寓意——但大江健三郎忽略了它们的“有用”。

《熊熊燃烧的绿树》长篇小说:1993年出版。大江健三郎著小说以作者自己的儿子大江光为主人公,描绘了他由一个有着严重脑残疾的儿童成长为作曲家,并终于能够自立的前景。

《肖申克的救赎》(Shawshank Redemption)是我所看过令人震撼的一部电影之一。故事与其说讲述的是主人公安迪成功越狱、重获自由,倒不如说是安迪从灵魂到肉体获得拯救的过程。在我看来,这部电影所表现的深刻、玄奥的宗教、社会、人生哲理是该片受到赞扬的最重要的原因。也就是说这部片子触及到了人类灵魂最深处的东西,它反思的是一个关于体制化与反体制化、希望与绝望、灵魂救赎的深刻的主题。

“自由航海团”——它是《洪水淹及我的灵魂》一书中最为核心也最为奇诡的想象。事实上所谓的“自由航海”始终是一个幻觉性质的蓝图,它没有锚定的根,与以往的乌托邦设立有着巨大的不同。“自由航海团”不属于左派也不属于右派,没有团体性的政治诉求,它更像是某种“失意者联盟”,以一种绝决的方式“离开”这个以人组成的、麻木而不堪的社会。他们身上所具有的某种“暴力趋向”并不具有多么强的主观性,甚至可以说匮乏主观性,所有的暴力行为其目的仅仅是“将阻挡者推开”……不止一次,大江健三郎借“自由航海团”成员乔木之口、“缩哥”之口、“BOY”之口、无线电工程师之口、无线电之口、信函之口甚至成员中最为暴力和强悍的多麻吉之口阐明:他们不是闹革命,他们只是想在大地震与核袭击的灭绝关头能够公平地逃到海上,放弃国籍实现自由航行。“自由航海团”甚至没有绝对权威,没有号令者,拢合他们在一起的只是一个在公海上自由航行、脱离旧有社会生活的幻想。它并不坚固。是的,它并不坚固,它没有确凿的实现依据,也不具有严密的纲领。我甚至猜度大江健三郎也没有完整地为“自由航海团”寻找到坚固的东西来支撑,不然他也不会在书的最后章节还在让“自由航海团”争执,并由“红脸”指出将他们组合在一起的梦想本质上属于“无稽之谈”。“正因为是无稽之谈,所以才有可能成功——‘红脸’是这么说过的吧?你说,他这话,是不是说着玩的?”“既然人都死了,那么,只要活着的人觉得是真的,那就是真的。”在多麻吉和勇鱼的这一对话中,它指向情绪而不指向理性,就像孩子们建立于沙砾上的建筑,充满着摇晃感。

《洪水涌上我的心头》长篇小说。1973年出版。大江健三郎小说借用《圣经》中关于洪水的传说,叙述主人公大木勇鱼带5岁的白痴儿住进核避难所。他认为世界上一切毁灭之后鲸鱼和树木将是地球之王,并自称是它们的代理人。中学毕业后成为社会落伍者的人组成了自由航海团,他们担心成为核战的牺牲者,也逃来这儿。但当权者认定他们是杀人集团,包围了核避难所。枪战前,鲸鱼群听到困在地道里的鲸鱼声前来救援。面对这一切,大木勇鱼心潮如洪水般汹涌澎湃,向鲸鱼和树木倾诉了人类的凶残,随后便沉入洪水中。作品反映了在日益加剧的公害和核武器的威胁下,人类已面临死亡的深渊,表现了作者对人类未来生存间题的深刻思考。

第一个词语institutionalized(体制化),影片是通过瑞德(Mogran Freeman饰演)之口说出对这个词语的看法的。他说:“first you hate them ,then you get used to,enough time passes...you get so you depend on them 。That is instititutionalized(起初,你讨厌它,然后你逐渐的习惯它,足够的时间后你开始依赖他。这就是体制化)”。理解片中所谓的体制化,我们回顾一下老布(那个监狱的图书管理员)的一生就明白了。老布在监狱中也就是在一种体制下,渡过了50年,几乎就是一生的时间。可以想象,曾经年轻的布,在刚刚进入这种体制时,他肯定曾经像一切刚刚进入Shawshank的所有NEW fish(菜鸟)一样,愤世嫉俗,并试图反抗,然后和大部分的囚徒一样,他们逐渐发现:反抗等于徒劳,于是从对体制的反抗逐渐变为慢慢的接受然后学会适应体制,最后发展到对体制的严重依赖。可怜的老布,他的灵魂和肉体都已经完全体制化了,在垂暮之年却被放逐出体制之外,可以想象的到,老布在一个几乎完全陌生的体制下是根本无法存活的,此时老布与体制脱离无异于一个胎儿被斩断脐带,因此老布最终选择了结束自己的生命。

而这虚构,这象征和寓言中耸立的是大江健三郎“遮遮掩掩的真情”。它让我再次地想起大江健三郎曾反复引用过的《圣经》上的那句话:我是唯一跑出来给你报信的人。

作者对爱尔兰诗人、1923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威廉勃特勒叶芝非常钦佩,该书名即取自叶芝重要诗作的一节:

因此,《肖》片最重要的贡献在于对历史观的一种寓言式的阐述和对个体救赎、群体救赎的宗教式的反思。

2

《个人的体验》长篇小说。1964年出版。大江健三郎著。小说的主人公是一个叫鸟的英语教师,他妻子生下一个脑部残疾儿,他急忙把孩子送进医院脑外科,医生告知手术成功的话,孩子也要成为植物人,否则就听任他自然死亡。鸟感到朝夕不安,以至于在绝望中不能自拔。为了寻求慰藉,他找到了从前的情人火见子。两人决定把孩子送到乡下去借堕胎医生之手弄死,然后一起去非洲旅行。最后鸟良心感知,接受了现实,送孩子进医院动了手术。经历了心灵炼狱的鸟在精神上获得了新生,勇敢地负起了作残疾儿父亲的责任。人类生活的价值和信仰终于战胜了失望。书名个人的体验,一方面是说,主人公鸟面对残疾儿的生活体验;另一方面也是说作者以自身的经历为基础(1963年,作者的长子大江光出世,可是不幸的是婴儿的头盖骨先天异常,脑组织外溢,虽经治疗免于天折,但留下了无法治愈的后遗症),创作了这部长篇小说

第二个词语hope(希望)。对这个词语的阐释是通过安迪和瑞德在午餐中的争论展开的。心存信念和希望的安迪说:“forget that there are ...places...in the world that aren't made out of stone, there is something ...inside...that they can't get to...that is hope (不要忘了这个世界上还有可以穿透一切高墙的东西,它就在我们的内心深处,他们无法达到,也触摸不到,那就是希望)”,然而睿智的瑞德马上反驳说:“let me tell you something my friend 。hope is a dangerous thing hope can drive a man insane it's got no use on the inside.you'd better get used to that idea (让我来告诉你什么是希望,我的朋友。希望一个危险的东西,它能够使人疯狂,我们心中的希望根本毫无用处。你最好习惯这个观念)”

  • 首页
  • 电话
  • 经典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