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新京网上导航-手机app下载大全 > 经典文学 > 在手稿中他回忆了父母的婚姻,连叔本华的小说家母亲都讥讽他的书

在手稿中他回忆了父母的婚姻,连叔本华的小说家母亲都讥讽他的书

看完新近出版的《叔本华暮年之思》,我想起今年7月在思南书局参加的一场读书会上,一个小学四年级的学生说,我喜欢读叔本华的书,他很可怜。我马上问他,叔本华为什么可怜?他说:“没有人陪他,只有一条狗陪着他。”没错,这是自1814年和母亲交恶之后,叔本华所过的46年生活,书的封面就选用了《叔本华与卷毛狗》的木刻图片。叔本华的箴言和故事流传较广,看看哲学家老去时留下的文字,也是理解和认识他的一种方式,毕竟“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才能超群的人在思考“何谓实在?”、“如何知道自己懂得什么?”、“人的本质是什么?”、“何谓善?”等等这些问题时,往往能得出超出常人的真理,所以他们成了著名的哲学家,但是哲学家在生活中就很完美吗?

第五章:对伤心的慰藉

图片 1

这本书是哲学大师叔本华晚年的著作,正是这本通俗易懂的传世经典,使叔本华一举成名,成为了享誉世界的哲学家。

《叔本华暮年之思》包括他生前未出版的两篇手稿《老之境》《自我拷问—沉思录》,以箴言和随笔的形式写就。他遵循自古希腊以来西方哲人的传统,反省自己的一生,在不算长的篇幅中,他时而委屈地诉说自己的懦弱、胆怯和神经质,时而愤愤地痛骂教授哲学家,字里行间充满了一贯的才智超绝者俯瞰众生的犀利和理性,对人间世事极尽挖苦讽刺之能事,令人叫绝的同时感叹他的“毒舌”。上苍赋予他哲学家的头脑时,必赋予他某种心智的缺陷和低能。这是大部分天才的特征,叔本华也不例外。从这些反省与沉思的文字中,可以看出超人的天赋让他选择了孤独与思考的生活,放弃世俗的幸福生活也是其必然的选择。他清醒地了解自己与生俱来的恐惧感和难以与人相处的性格,狗成为他唯一的伴侣。

等你看完这些哲学家的怪癖,你绝对不会这么想了。请看——十大著名哲学家的十大怪癖!

1、叔本华的孤傲与“毒舌”。

1850年,德国着名哲学家叔本华写完了封笔之作《附录和补遗》,他给出版《作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的布洛克豪斯写信,说这部书比先前所有的书都更通俗易懂,也会比先前的书卖得更好,是“献给世界的哲学”。但布洛克豪斯吸取了前次出版亏损的教训,拒绝了叔本华的请求。次年,柏林哈恩出版社出版了这部书。令人意外的是,这部“献给世界的哲学”一上市即售罄。

在这本书里,逐层讲透了健康、财富、名声、荣誉、养生和待人接物等追寻的法则,指导人们在日常生活中如何得到,并真正享有幸福。

在《自我拷问—沉思录》中,他分析自己的性格特点继承了父亲的恐惧基因,头脑中充满的无端的猜忌、敏感和不幸,总是暴力般活生生地出现在他眼前,他得“耗尽全部的意志力与之斗争”。他回忆了自己从年幼到成年后神经质的痛苦经历,“即便没有什么特别的刺激,我内心也会燃起持续的焦虑感。”因而对生活谨小慎微,总是怀疑别人,把任何欢娱都看做栽人的陷阱。暮年终得大名的叔本华扬眉吐气,得意扬扬:“我的名声如朝日,用第一缕阳光把我人生的傍晚照耀得金光闪闪”,但他心中的恐惧并没有减轻。这时他恐惧的不是死亡,而是他的哲学:“在不久的将来,蛆虫腐蚀我的肉体,我尚能忍受;哲学教授们啃食我的哲学,我浑身发抖。”他庆幸临终前亲自为自己的全集画上了句号,在他完成了自己的哲学使命后,志得意满地坚信“我终将在欢乐的意识里圆满。尔后,魂归我以纯洁无瑕之姿降临于世的地方”。性格的缺陷影响了他的一生。

1、叔本华(1788-1860)——爱养卷毛狗**

(1) 、他朋友很少,与人交谈也不期待回应。“有时我同男人或女人谈话就像小女孩同她的玩偶说话一样。她当然知道娃娃听不懂她的话,但是她有意自欺来创造一种交流之乐。”

做了30年无人问津的“滞销书作家”,连叔本华的小说家母亲都讥讽他的书“肯定是给药剂师做包装用的”。等到咸鱼翻身的这一年,他已63岁,面对迟到的荣誉,叔本华不忘自黑:“此刻,老迈的头颅,无力承受月桂花环。今年3月,完整中译本《附录和补遗》第1卷在国内出版,2020年上半年将推出第2卷。

叔本华是世界一流的哲学家,这本书很薄,只有155页,但内涵特别丰富,所以我打算写几篇读书笔记。

与生俱来的恐惧感会把他心中最细微的厌恶情绪放大到无以复加的程度,年少时就与人隔阂,后来就难以与人相处,包括母亲和妹妹。他融入不了两个人以上的群体,对此他在书中做了形象的比喻:“集体就是黏着剂,它把人类聚拢在一起。谁身上的黏着剂脱落了,谁便离开集体。当我年少时第一次经历此事,却不曾明白,到底我身上哪块黏着剂脱落了。”他恃才自傲,认为自己“遇见了一群可怜的侏儒、残缺的脑袋、肮脏的心灵与低级的趣味”,“几乎与人类的每一次接触都是一次感染,都是一次污染”,而这“非我之罪”。他总是贬低大众,认为绝大多数人都是卑鄙与愚蠢的混合体:“人总是挂着一副恶心的丑陋嘴脸,无论用何种方式,无论以何种形式,人类都戴着一副自然的丑恶面具……由于人类有许多恶心的习惯,也非常的肮脏。”他形容自己与人类的关系就像幼猫与纸球的关系:“幼猫会玩弄纸球,是因为幼猫还当纸球是活的,但当猫成年就会明白那是什么,于是把纸球丢到一边了。”他与人类是井水不犯河水。暮年成名后,他的身旁聚集着仰慕与崇拜他的年轻人,但这并没有驱散他难以与人相处的孤独感,对人类的厌恶日甚一日。

叔本华是精神上的流浪儿,他认为自己不属于任何地方,也不属于任何人。甚至他的家乡德国的格旦斯克对他也没多大意义;叔本华失去父亲以后,发现自己对其他人基本没有什么感情,甚至对他的母亲也这样。关于这点,我们可以从他的悲观主义哲学看出。**

叔本华之所以如此说,大概是进入现代社会,人的高贵美好越来越被剥夺,整个人类生活和社会呈现出越来越多的琐屑和平庸。许多人似乎慢慢变得越来越像动物……

网上曾经流行过朋克流行歌手艾薇儿的一句话,大意是“我抽烟,我喝酒,但我真的是一个好姑娘”。如果这句话被叔本华听到,估计他会洋洋得意地宣称:我毒舌,我自恋,但我真的是一个哲学家。

这是第一篇读书笔记,专门用来介绍叔本华这位伟大的哲学家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在手稿中他回忆了父母的婚姻,这放大了他对婚姻的恐惧:“婚姻的好处,终究不过是白首时扶持,患病时呵护,以及一个自己的安乐窝。但这些好处在我眼里都是骗人的鬼话:当我父亲身患重病时,我母亲可曾呵护过丝毫?酒馆不也会给上门的客人先送上一杯最诚挚的问候?”为了完成自然赋予他的哲学使命,他放弃了婚姻,“如若不然,我在人类面前简直毫无用处,甚至像我这样过活的人,可能算是最可怜的了。”经过一番良心拷问,“为了确保自由而无拘束地占有自我,便放弃了让别人占有我的权利。”对他来说,为婚姻而失去自我人格的自由控制是一个大灾难,和一个女人在一起感到幸福是彻头彻尾实现不了的事情。他对女人的看法有点“臭名远扬”,对婚姻的看法也没有好多少:结婚就意味着互相恶心变成了现实;婚姻=战争与贫乏。为了证明自己的观点,他举例说:“英国有一半的恶劣行径都发生在夫妻之间。”两情相悦于他“唯恐躲之不及”。

叔本华的悲观和性格引导他用卷毛狗弥补自己需要的陪伴。从学生时代直到去世,叔本华养了很多条狗。它们的名字一样,都叫阿特玛(印度宗教中指灵魂),昵称也一样,叫巴茨。为什么这么古怪,所有的狗叫同一个名字?叔本华原意是为了称赞它们,因为“Atma”一词源自印度,在梵语《薄伽梵歌》中,它的意思指自我或超验灵魂。这些卷毛狗或许寄托着叔本华的人世情感和哲学理念。

记得大学时,我一位同学就说,他觉得许多人如同圈里的猪羊一般,然后毫不客气地说,你也是。我当时稍微点了点头。所以才要追求自心的诚明,追求适于自己生活的智慧,内心迷糊和有些明晰的东西,毕竟还是不一样的。

翻开这本让叔本华在晚年声名大噪的《附录和补遗》第1卷的读者,恐怕真正想了解叔本华哲学思想的不过少数,多数人也许如我一般,冲着猎奇和八卦的心理而去。

叔本华一辈子写了很多关于人生智慧的文章,对于如何活得更好,提出了不少有启迪性的建议。

喜欢动物的哲学家很多,但赤裸裸地说“人不如狗”的只有特立独行的叔本华。他说如果没有狗的陪伴,我宁愿死去。在手稿《老之境》中,他坦白地承认:“任何一只动物的表情都能直接让我感到愉悦,撩动着我的心。狗的表情最让我着迷……”狗之于叔本华犹如灵魂之于生命,他把自己养的“小卷毛狗”唤叫“阿特玛”(即婆罗门所称的“世界灵魂”),邻居称之为“小叔本华”。他养的第一条雪白色卷毛狗死后,他对朋友说“万分沮丧、郁郁寡欢”,立刻另买了一条棕黄色卷毛狗,仍叫“阿特玛”。他的母亲和妹妹去世时,他也不曾这样悲哀。叔本华认为,人优于动物的地方是有理性,虽然理性是人类一切德行的源泉,但也是人类行恶的前提,再加上人类自私自利的本性,真是无恶不作,而这些恶行永远不会发生在动物身上。狗陪伴了哲学家一生,同他一起忧伤和孤独,于是乎,他看狗欢欣鼓舞,看人颦眉蹙额,也就不奇怪了。

2、萨特(1905-1980)——害怕海洋甲壳类生物

(2) 、1818年,他写完《作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自知是一篇杰作。那篇文章里解释他为何缺少朋友:“一个天才是很难合群的,因为除了他的独白之外还有什么对话能如此智慧而有趣呢?”

欣慰的是,这位哲学家并没有让我们失望。这可不是一本无聊之作,相反,它个性极了。如果你是一名黑格尔黑,那么你一定会爱上叔本华的。在这本长达600多页篇幅的书中,叔本华以惊人的耐心和毅力喋喋不休地吐槽黑格尔,有时还买一赠二,附带上谢林和费希特。

然而,他也并没有像他书中所提建议那样,很好的运用自己的智慧,可见哲学家也是人,也有凡人的弱点,不可能尽善尽美。

萨特是一位多产作家,在政治上也很积极。他一生中为许多名人辩护过,比如卡尔·马克思、菲德尔·卡斯特罗和切·格拉瓦。这些在历史上举足轻重的人物都被萨特的思想所影响。

这里可以看做叔本华因为孤独而自我慰藉。曲高和寡,以至于被不理解。这时候,也需要一些坚固(甚至顽固)的信念吧。

比如,他讥诮地说:

根据罗素《西方哲学史》的描述,叔本华在实际的生活里并没有很好的运用他的智慧,成就一种美满的人生。

萨特对自己的知识充满信心,但他有个弱点,即害怕甲壳类动物。这是因为,小时候萨特被一幅油画吓怕。画里有一只爪子伸出海洋,试图抓人。从那以后,萨特对甲壳纲动物和海洋生物近乎闻之色变。他曾经与相爱很久的西蒙·波伏娃在一条河中玩耍时被甲壳类海洋动物吓得要命。他觉得漆黑的深水里有一头巨大的章鱼,会跃出水面把他拉进水里溺死。还有一次,他服用迷幻药后,看见大龙虾一直跟着他,怎么都甩不掉。他这种恐惧还表现在他许多文学作品中,比如《阿尔托纳的宣判》、《艾罗斯特拉特》和《恶心》。

(3)、叔本华曾一度遭受身体虚弱带来的疾病的困苦。他说:“我们应该经常意识到,没有人能远离这样的境地——恨不得用剑和毒药结束自己生命;谓予不信,只要遇到一次意外、生病、或命运和天气的不测风云,就会很容易转而信服。”

(4)、他访问了佛罗伦萨、罗马、那不勒斯和威尼斯,在招待会邂逅了不少迷人的女性:“我很喜欢她们——只要她们愿意要我。”受到拒绝促使他得出这样的看法:“只有男性的智慧为性冲动所蒙蔽时才会以佳人来称呼那些矮身材、窄肩膀、宽胯骨、短腿的性别。”

“黑格尔是真正明白一种艺术的,亦即如何牵着德国人的鼻子走的艺术。”

如果我们仅仅根据书本划的实际生活来判断,那么他在书中所描绘的也不是特别真诚的,罗素说,比如他常常在上等饭馆里吃的很好,他有过多次色情而不热情的恋爱事件,他格外爱争吵,而且异常贪婪。

3、黑格尔(1770-1831)——最喜欢衣服

貌似叔本华很喜欢吐槽。睿智而似有冷幽默。某些东西完全可以用幽默的形式道出。这也是一些高超喜剧的意义所在。所谓,悲剧的内核,喜剧的外衣,这样的喜剧实现了悲喜的结合、转化。教导人们以幽默的态度看待悲苦,困难。但我所知不多,在电影领域,卓别林应当是这方面的大师。

“……巧妙之处就在于把连篇的废话写得在读者无法明白意思的情况下,读者也只会认为是自己的问题。其实,写作者才心知肚明这本来就是写作者自己的问题,因为他根本就没有可以让人明白的东西,亦即没有已经想清楚、可以传达给别人的东西。如果不是运用了这一招数,费希特和谢林就不可能营造起那虚假的名声。众所周知,无人比黑格尔更加放肆、离谱地使用了这一招数。”

在罗素的书中书中举了一个非常极端的例子,有一回一个上了年纪的女裁缝,在他的房间门外边对朋友讲话,惹得他动火,把他扔下楼去,给她造成终身伤残,女裁缝赢得了法院判决,判决了叔本华在女裁缝的有生之年必须每期发给她一定的钱数,20年后,女裁缝终于死了。当时叔本华在账本上记下“老妇死,重负释”的话语。

黑格尔13岁时母亲去世,童年岁月几乎被文学占据。成年后,他的生活由神学院、写作和担任贵族家庭的家庭教师组成。45岁之前,黑格尔有着美满的婚姻、幸福的家庭,还有一份不错的工作——编辑一份读者喜爱的文学刊物《海德堡杂志》。

(5)、“我还要提醒自己多少回……我的精神和思想对日常生活而言……就如把天文望远镜放在歌剧院中,或是用大炮猎兔子?”

这可是赤裸裸的人身攻击啊,叔本华先生!

书中还说,除了对动物的仁慈之外,在叔本华的一生中很难找到任何美德的痕迹。而他对动物的仁慈已经做到了反对为科学而做活体解剖的地步。

  • 首页
  • 电话
  • 经典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