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新京网上导航-手机app下载大全 > 经典文学 > 门罗恐怕是唯一一个以‘短篇小说家’身份获奖的作家,从每天晚上路过的馄饨摊获得了灵感

门罗恐怕是唯一一个以‘短篇小说家’身份获奖的作家,从每天晚上路过的馄饨摊获得了灵感

我前面说过,这不是多么出色的门罗小说,但是标准的门罗扫地扫出来的小说,她扫出的那块宝石,主要镌刻着一个人物形象,就是房东马利先生。如果你对门罗小说的人物形象做一个基本概括,会发现,她对好人与坏人一样无兴趣,她特别喜欢并且擅长描写某种中间人物。

艾丽斯·门罗:加拿大著名女作家,以短篇小说闻名全球,三次荣获加拿大总督奖,2013年获诺贝尔文学奖。艾丽斯·门罗一生都在专注于中短篇小说的创作,讲述小地方普通人特别是女性隐含悲剧的平常生活,以细腻透彻又波澜不惊的话语,洞见人性的幽微之处。

这种空隙不是逃避,也不是故弄玄虚。只有读过门罗的人生经历,便会体会空隙中流露的恻隐之情。在经历了少女、人妻、人母,走向老年的过程中,门罗已经纯熟于这种处变不惊的节奏,以贴近女性心理的笔触叙述生命的无常,以及由此而来的身心重负。

门罗·中国

选稿:丛山 来源:新闻晨报 作者:徐颖

而在我看来,门罗有一种典型的家庭主妇的身体语言,很像是一直弯着腰,在自己的家里,或者在家门口的街道上,用一把特制的扫帚扫地。这样扫啊扫啊,扫出了她的几百个短篇小说。请不要以为这是我对她的不敬,相反,恰好是我感受到了她的特殊,极其喜爱这种独特的态度。她从来不会刻意拉高自己作为作家的姿态,反而习惯弯着腰,她似乎不认为小说需要强大的故事性来驱动,因此几乎不经营故事(所以爱看故事的读者大概不会太喜欢门罗)。你可以说她扫地扫的是记忆。她信任自己的记忆,信任自己对生活的观察和感受,哪怕生活本身是平淡的,甚至是死气沉沉的,她的习惯,或者说她的写作道德,恰好是向这份平淡这份死气沉沉致敬。她弯腰扫地,当然是有所企求,那很像是从满地的灰尘和垃圾中,索取某种遗落的珍宝。对于别人来说那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对于她,却是本能,是自然而然。而且,她竟然可以做到。

图片 1

爱丽丝·门罗出生于加拿大安大略省的温格姆镇。父亲酷爱写作,母亲身为教师。生活在这样的书香门第,少女时代的门罗就萌生了成为小说家的梦想。

  记者:有人说短篇小说作家和长篇小说作家的思维方式不同,您怎么看?

门罗的中国读者群迅速成长

另外,这篇小说的结构也确实有趣。小说中罗尔丹两次出场,是明显的两段重复叙述,你不认真读,会以为是印刷错误。这当然是作者有意设计的,也是精密的匠心。一种钟表一样的环形结构,叙事的指针走了一圈,看似时间在重复,人物在重复,场景在重复,实际上失忆的故事进入了一轮新的循环。那个名叫罗尔丹的男人又来了,罗尔丹无法摆脱,失忆的姑娘摆脱了一次危险,但第二次会是什么样的遭遇?谁也不知道。

作者简介

文章阅读。阅读下面文章,回答问题。本题共有五题,每道题提供四个选项,要求你从中选出最恰当的一项,你的选择必须与题干要求相符合。

  2009年,写完后来成为他的代表作之一的短篇小说《鲁迅的胡子》,蒋一谈想,这篇24000多字的作品写坏了,整本短篇小说集将是失败的,而且还是一个笑话。自己感觉写得还行,就出去喝酒,一个人差不多喝了半斤,回家的路上摔了一跤,索性坐在满地的落叶里抽烟。多年过去了,他忘不了那一晚。

现在,短篇小说的领军人物门罗获得诺奖,能不能引发新的阅读趋势?我们拭目以待。

有趣就在于此。罗尔丹是谁?我们大家都希望他是一个解救者,就算不是神父,至少是个好人,很可惜,姑娘到了罗尔丹的家里,我们善良的幻想就破灭了。这个罗尔丹即使不是一个中年猥琐男,也是一个危险的侵犯者,与失忆的女孩姓名不详不同,仔细分析这个罗尔丹,他有着一系列的身份以及名字。侵犯者?掠夺者?甚至干脆就是一个强奸未遂者?他让人想到包围失忆女孩的这个世界,人欲横流,处处充满伪装,引诱,色欲,危险,暴力。

2.我还以为我可以一遍遍的重新来过,磕磕碰碰地走过世界而毫发无伤。

D. 在小说写作和家庭主妇事务之间争分夺秒

——访短篇小说作家蒋一谈

莫言:正是微型小说的时代

我,作为一种尊严的伦理基础,其实已经够强大了。读门罗,读的就是这种尊严——“我”的尊严。门罗写了几百个短篇,在毫无野心的情况下,以一个现代女性对生活细腻的触觉和灵敏的知觉,慢慢征服全世界的读者。读门罗,你恰好需要对现实生活有一个自然的“反文学”的认识,你的生活不是充满珍奇的宝藏的,你的生活往往琐碎无趣,就像一堆垃圾那样躺了一地,关键是用扫帚将其扫开,不停地执着地扫,如果你扫地像门罗扫得那么好,最后一定会扫出一块宝石,交给读者。

4.那会儿,我感觉到了变化——从十五岁到十七岁,从十七岁到十九岁——却没意识到一直以来,我还是我。我看到梅瑞贝斯关在办公室里,更甜美,更丰满了,四周是她的点心和打字机,我看到辛德曼夫妇远在天边,陷在他们没完没了的博弈之中,可我自己却是变幻不定的,挥却了一个又一个梦想、谎言、誓言和错误。我不曾看出的是,拥抱又决绝着的,其实是同一个我。

A. 20世纪30年代B. 20世纪40年代

短篇·长篇

微型小说以其“微”和“有味”而日益受到网络时代文学写作者的青睐。担纲此次大赛终评委主任的莫言表示,这次盛会充分显示了这一文体的巨大活力,“我创作微型小说,阅读微型小说,喜欢微型小说”。他的结论是,当下正是微型小说的时代。

2005年我为百花文艺出版社编选一个外国短篇读本,一心想摆脱“老生常谈”,就刻意地寻找一些“新鲜的”,后来我从一个国内选本中找到这篇《办公室》,如获至宝,怀着对门罗莫名的好感读,毫无疑问地读出了诸多好感,当然选入了我的这个选本。当2013年的诺贝尔文学奖颁给门罗时,我莫名其妙地开心,而且欣慰,多半也是这件莫名其妙的往事。

精编书摘

C. 常常在生命无常的感觉中挣扎

  记者:您的短篇小说在网络上单篇销售,是另一种网络文学吗?您怎么看待网络作家这一身份?

短篇小说作家首度称雄诺奖

图片 2

在小说集里,全部故事都用了多线交叉平行的叙事模式,时间跨度长达几十年,并涉及二三代人的故事。人物关系上,有父母、亲子、手足、夫妻、恋人、姐妹等,主角在面临生活的抉择与困扰时大多选择坚守与自我牺牲。故事并没有特别波澜起伏的情节,只在轻浅之处将读者打动,并引起读者对人性深处的思考。迸发在纸页上的思绪,翻飞于文字中的真谛,也许并不能给我们的人生提供答案,但却能将你引入新的思考。

初看篇章阅读题,第一感觉是文字很多,小题很多,许多考生正是败在了这里,从一开始就怕这类题。但相较于语文课本、大学教材、小说等,这类题的文字并不算多,因此考生要冷静看待,不要在开头就乱了阵脚。接下来,我们通过具体的例题,来揭开篇章阅读题的面纱。

  蒋一谈:写短篇确实比写长篇难。这种难不是技法上的,而是一个人的精神状态,写短篇比写长篇更需要一种紧张的状态,需要把敏感度调到最大值。如果一个作家是雷达的话,写长篇,雷达不是每时每刻都在工作着,但是写短篇,作家的雷达必须随时处于工作状态,努力抓取信息和灵感,并进行处理。努力让自己保持一种文学的状态,这个挺劳心劳力的。

莉迪亚·戴维斯的一些作品只有1到3页,有的只有几段话或一句话。布克奖评委会称,戴维斯“极具创造力的、精巧的并且极难归类的”小说,打败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其他9位优秀作家。戴维斯打破了传统短篇小说创作的常规和边界,在接受《卫报》采访时,戴维斯曾说:“即便一个故事只有一两行,也总会有一个叙事的片断在那儿,读者可以回过头想象一个更大的叙事。”

选择说什么,是所有小说作者必修的功课,选择不说什么,则往往是短篇小说作者的智慧,从某种意义上说,是后者决定了短篇小说的本质特征。在《阿内西阿美女皇后》中,惊堂木只是一记脆响,作者不愿交代任何姑娘失忆的原因,甚至没有任何暗示,这当然是合法的,利用的是短篇小说特有的豁免权——一个人物,无论是不是核心人物,往往可以没有什么履历,只描摹一个现状。一个核心事件,无论在小说中有多么重要,往往不提前因后果,只择取一个片段,这个片段足够可以形成短篇小说的叙事空间。我们不可以说短篇小说是从长篇小说的大面包上切下来的面包片,但短篇小说确实是要切削的,舍弃的,还要烘焙,放在粮食系统里考量,真的像一片很薄很脆的面包片。在《阿内西阿美女皇后》中,切削与舍弃都是最大化的,只由一个信息(失忆)、一个人物(姑娘)、一个地点(广场)构成叙事坐标,这样迷你的一块面包片,是否足够散发引起我们食欲的香味,烘焙当然很重要。

2.

【答案】C。京佳解析:本题属于细节推断题。根据第三段,门罗的第一篇短篇小说是《影子的维度》,这是她在上大学的时候完成的。故选C。

  长篇小说是“长袍马褂”,里三层外三层,短篇小说是“短打”,一个人如果穿的衣服少,他的身材好与坏,他的肌肉是否发达,一目了然。

果然,市场迅速做出了反应。由于门罗目前在中国内地出版的作品仅有一部中短篇集《逃离》,使得读者对该书的阅读期待进入白热化状态。记者从新经典文化获悉,诺奖揭晓当晚,当当网该书预订数量突破3000册,在亚马逊的预售页面上更是创造出1小时预订1000册的好成绩。短短4天,新经典发行部接到40万册的订单。截至记者发稿,定价为28元的《逃离》在孔夫子旧书网上已飙到120元一本。

图片 3

3.隐私和保密均有违大众的兴趣。总有个把人嫁给保管各种档案的各个办事处的什么人,或者是他们的亲戚。人们构成了一个大网络。

(解题时注意文段中加粗的句子,考试时句子是不会特别标注出来的)

  记者:您如何评价门罗的短篇小说?门罗给了中国作家怎样的启示?

门罗是绝无仅有以短篇小说创作为主并获得诺奖的作家。《逃离》作为门罗最具代表性的作品,自2009年出版以来,也就几万册的销量,不过,这对一本短篇小说集而言已算得上畅销。新经典文化外国文学事业部总编辑黎遥说,旧的版本已基本售罄,原计划今年10月重新改版面市,新的封面都已设计完毕,门罗得奖实属意外之喜。他介绍,新经典出版《逃离》是看中门罗在短篇小说领域的口碑和影响力,她的小说故事情节性强,有契诃夫以来的传统写实的精湛技巧,同时又采用女性细腻独特的书写,大众接受度显然比以往诺奖女性作家更高。诺奖消息一经颁布,门罗立即成为书市大热门,《逃离》占尽最佳上市时机,出版方已紧急加印,本周末即可上市。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 首页
  • 电话
  • 经典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