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新京网上导航-手机app下载大全 > 经典文学 > 这些心理描写不但使冉阿让成为小说中描写最成功的形象,这样的作品虽然复杂

这些心理描写不但使冉阿让成为小说中描写最成功的形象,这样的作品虽然复杂

时间和空间

对我而言,纸质书籍之所以无法替代,就是会有一种实在的视觉或者触觉上的厚重感,而像《悲惨世界》这样的名着,它的厚重势必会给人以震撼。 当你走进这部着作时,就会发现这种厚不仅仅停留在外表——对世间苦难的揭示、对人性深度的挖掘、对历史时代的勾勒,都使这种厚以一种内在的强大力量抵御住时间的风化,直抵每一个读者的内心。 成为了一个完整的“世界” 现在很少还会有人用这样一种方式去写一本小说了,书中提及的每一个人物、相关的历史背景、人物活动的场景等,作者雨果都会一一交代,事无巨细。 第二部里对滑铁卢战役的描写,第五部里对巴黎地下排水系统的窥视等,都是长达几十页的详细介绍和评论,放到今天,很容易让读者失去耐性。当然,如果直接跳过这些段落,并不会对理解整个故事产生什么影响,但正是这种费力不讨好的写作方法,使《悲惨世界》真正的成为了一个完整的“世界”。小说将近半个世纪历史过程中广阔的社会生活画面都一一展现了出来:外省偏僻的小城、滨海的新兴工业城镇、可怕的法庭、黑暗的监狱、巴黎悲惨的贫民窟、阴暗的修道院…… 为了完成这本小说,雨果前后花费了三十余年的时间。1828年,他就开始搜集关于米奥利斯主教及其家庭的资料,酝酿写一个释放的苦役犯受圣徒式的主教感化而弃恶从善的故事。他还大量搜集有关黑玻璃制造业的材料,这便是冉阿让到海滨蒙特伊,化名为马德兰先生,从苦役犯变成企业家,开办工厂并发迹的由来。 不管深入到故事的任何角落,作者都已经做出了和盘托出的姿态,这种坦诚和耐心是整部着作不应该被忽视的部分,同时也是作者用笔直面世界的勇气的最好体现。 而以这样的方式完成的小说,很容易造成故事情节的松散,为此雨果采用了一种蛛网式的结构,将所有情节牢牢汇聚在一起,蹲踞在这个网中间的,是那座巨大的巴黎城。冉阿让和沙威作为贯穿整个故事的关键人物,是交叉的两条主线。其他的情节则一圈圈缠绕在主线上面,互相附着、互相勾连。 整本小说细节众多、情节复杂,但是没有哪一个细节是多余的,也没有哪一个情节是游离于故事洪流之外的。比如对冉阿让力大无穷的交代,使得他在割风老爹被马车压住后,爬到车轮下撑起马车将人救出变得顺理成章。这一方面使沙威对冉阿让产生了怀疑,另一方面又为割风老爹日后帮助冉阿让逃命作了逻辑上的交代。这样的细节在小说中比比皆是,德纳第先生在战场上救回军官的情节与马吕斯的身世,德纳第从马吕斯身上撕下的衣服与冉阿让的秘密等都是例子。这种巧妙的安排使林林总总的情节一同汇入叙事的洪流,而形形色色的人物也携带着各自不同的命运来到巴黎,汇入命运的洪流。 巴黎作为故事高潮发生的背景,无疑寄托了作者特殊的偏爱。不管是《巴黎圣母院》还是这部《悲惨世界》,“巴黎鸟瞰图”都是必不可少的章节。 劳苦大众在黑暗中的挣扎 回到小说的人物上来。在这个悲惨的世界当中,米里哀主教象征着向善的信仰、芳汀象征着爱与苦难、沙威则象征着法律。而冉阿让的苦难来自公权力的残暴,他象征着人性的挣扎、象征着苦难中的救赎以及对自由的向往。 冉阿让是一名苦役犯,他在监狱里呆了19年,仅仅因为偷了一块面包。在米里哀主教家过夜时,他又鬼使神差地偷了主教大人的银餐具,最后却得到主教的原谅,并被主教感化。主教大人对冉阿让说:“您向我保证要当个诚实的人,我买下了您的灵魂,我把您的灵魂从邪恶的思想中赎出来,交给仁慈的上帝了。”这是冉阿让救赎的起点,也是冉阿让无数次心灵挣扎的起点。 离开主教大人家以后、尚马秋事件发生时、珂赛特与马吕斯结婚后,小说中数次出现冉阿让大段的心理独白。这是冉阿让心中不同声音的角逐,也是他对此后人生道路该如何选择的困惑与挣扎。同时,米里哀主教作为一种向善的信仰已经让冉阿让看到,只有救赎才是他脱离苦难走向自由的唯一出路;而芳汀所象征的爱与苦难中的圣洁,也支撑着冉阿让在黑暗中一再向前。这些心理描写不但使冉阿让成为小说中描写最成功的形象,同时也构成了整个文本中最精彩的部分。 在整部小说中,冉阿让相继救助了芳汀、珂赛特、马吕斯,他一次次地帮助别人,却也是在他们的指引下,一次次地完成自我救赎。在救回珂赛特以后,小说中写道:“他有了爱,就又坚强起来。唉!他摇摆不稳,并不比珂赛特强多少。他保护这孩子,这孩子也使他坚强。”从主教到珂赛特,对冉阿让的指引实现了从宗教到爱的接替。冉阿让背在身上的是一个十字架,他的自我救赎达到了人性的高度,他是雨果心目中的耶稣,他所赎的罪,是属于全人类的。 冉阿让并不是一开始就是一个圣人,每一次事件都使他进一步成长,而每一次思考也使他更清楚地看到自己的命运。套在他身上的铁面无私的法律要求他成为一个被公权力驯服的奴隶,这是冉阿让最大的苦难。他变换着不同的名字,只是想躲过命运的追捕,到头来却发现他不得不去正视自己的真实身份。在审判尚马秋的法庭里,在面对马吕斯的时候,他都大声宣告了自己的身份,他叫冉阿让,是一个苦役犯!而每喊出这个名字一次,他都离那个理想人格更近一点,他一再将枷锁重新套回自己身上,却在救赎中不断靠近人性的自由。 综合来看,冉阿让并不是一个抽象的人。从出身、经历、品德、习性各方面来说,他都是一个劳动者。他的全部经历与命运,都具有一种崇高的悲怆性,这种有社会代表意义的悲怆性,使得《悲惨世界》 成为劳苦大众在黑暗社会里挣扎与奋斗的悲怆史诗。 每个人都是丰富的整体 如果把冉阿让和沙威作为一组对比来看,冉阿让救赎的完成必然以沙威的死为标志。冉阿让在苦难中的救赎,代表人性不断向善、不断追求自由,而沙威则代表的是刻板的法律和社会成见。法律和成见所推崇的一成不变的标准否认了人性趋于完善的可能,而整本小说正是以冉阿让殉道式的自我救赎否定了这种刻板。冉阿让的胜利必然导致沙威世界的崩塌,而信仰崩塌后的沙威也只有死路一条。 在《悲惨世界》中,沙威同样是一个值得同情的角色。他并不是一个严格意义上的坏人,他只是法律和社会成见的狂热信徒,并以此作为自己的全部价值观,我们有时又何尝不是如此? 我们都只是些普通人,很难超越时下的社会成见。而我们却时常自以为站在了道德的制高点,对其他的人或事随意品评。这很容易造成所谓的道德暴力,无意中对一些人造成不必要的伤害。冉阿让的宽恕打破了这组对比之间的平衡,沙威的生命也因此而彻底失重,雨果否定沙威也就否定了法律和成见的不可一世。让冉阿让动摇沙威,这或许就是雨果最终的用意。 除此之外,最值得一说的便是爱波尼这个角色,相比于珂赛特和马吕斯,爱波尼的塑造显得更加丰满。自始至终作者都没有将笔触深入到珂赛特心灵的深处,她一直都是冉阿让身边的影子,一个苍白而不幸的姑娘。而马吕斯则更像是一个毫无原则的青年,他参加巷战的目的之一是想一死了之,而听说冉阿让的苦役犯身份后便对之充满厌恶。爱情的到来却使爱波尼一下子丰富起来,她被马吕斯吸引后的兴奋与忧郁,在帮助马吕斯与珂赛特联络时的犹豫与纠结,直至最后为马吕斯做出牺牲时的痛苦与幸福,都以相互矛盾而又无比清晰的形式呈现在读者面前。 学会一种看待世界的方式 我们越来越习惯阅读叙述多过描写的作品,这也让《悲惨世界》这样的经典离我们越来越远。所谓以叙述为主的作品,是指那些停留于情节交代,更像影视剧底本的小说类读物。不管情节怎样曲折、怎样复杂,都掩盖不了内在的贫乏和薄弱。 文学作品不应仅仅抵达故事,还应该创造一个世界。这个世界不一定要和现实世界存在完整的映射关系,但是至少它应该向读者指出其自身存在的合理性。优秀的作品应该是一个去蔽的过程,它在构建一个世界的同时,也让我们对现实世界有了全新的、更深层的认识,去除包裹在现实之上的层层表象,向我们展示抵达本质的途径。 阅读一本像《悲惨世界》这样的小说,我们会感受到作者去接近一个世界的努力。这样的阅读或许会是一种挑战,但是经受住这种挑战之后,会让我们有一种重新看待世界的方式,会让我们回想起一些不经意的感动。 每一次阅读《悲惨世界》必定会有不一样的感受。第一次读,我们有可能会被波澜壮阔的情节吸引,为冉阿让的苦难哀叹,为马吕斯的爱情兴奋;而重新进入这样一部经典,苦难中的人性挣扎却时刻压抑着我的内心。当漫长的阅读结束之后,我掩卷沉思,那种巨大的冲击力让我久久无法平静,也让我以一种更宽容的心态去看待身边的人和世界。 《悲惨世界》问世以来,已有一个多世纪,它在时间之流的大海上傲然挺立,它是不同时代、不同国度的千千万万人民不断造访的一块艺术胜地,而且将永远是人类文学史中一块不朽的胜地。

他之后又见到了一个衣不蔽体的妓女被一个浪荡青年戏弄,雨果救了她,得知她的悲惨经历,原来是被情人抛弃的女子为了寄养在别人家的女人被迫卖身,因此成为了第二个重要人物芳汀的角色来源。

雨果的诗歌

和这些硬件形成对比,分庭抗礼的就是他笔下的人物,即他的软件。我觉得雨果的作品特别能够改编为舞台剧,那么多的人物,做着不同的姿态、发出不同的声音,气势恢宏。

他决定改过自新,救赎以往的罪行。他之后改名为马德兰当上了市长,拯救穷人与水火,体谅百姓,兴建城市。甚至不惜性命救一位被压在马车下的老人,成为人人敬仰的英雄。

雨果一生追随时代步伐前进,是法国文学史上一位重要的作家,也是19世纪前期积极浪漫主义文学运动的领袖,法国文学史上卓越的资产阶级民主作家。从小崇拜法国早期浪漫主义作家夏多布里昂的雨果,几乎经历了19世纪法国的一切重大事变,贯穿他一生活动和创作主导思想是人道主义、反对暴力和以爱制恶。

大作家就是这样,当他在叙述大的事件的时候,好像漫不经心地用了几笔,但这几笔就为后来的故事埋下了伏笔。什么伏笔呢?当战争打完、遍地横尸的时候,从远方走来了一个人,这个人显然是个无赖,这个无赖在战场上东看看、西看看,看尸体上有没有什么值钱的佩带,这是一个趁火打劫的人。忽然,他看到在尸骨堆里有一只手,手上戴着一块金表。于是,他为了得到金表,就把这只手从尸堆里拖出来,拿走了这只金表。而他把这只手拖出来,倒在无意中办了一件好事。那个人本来是被尸体死死地压在底下的,被拖出来之后,呼吸了新鲜的空气,忽然清醒过来。军官很感激这个人,就问:“你是谁?我将来一定要报答你!”那个盗表的无赖说他叫“德纳第”。从此,军官就牢牢地记住了这个名字。在这个战役中这件事情是非常微小的,它不是一个显笔。可事实上,这里已经有两个人物出场了。一个是德纳第,他在芳汀的女儿珂赛特和冉·阿让的生活命运当中起着很大的作用,他是一个小旅馆的店主;还有一个人是彭迈西——珂赛特的恋人,马吕斯的父亲。在介绍大背景中,不经意间出场了两个人物,我觉得这就是一个大手笔。当我们写小说的时候,或者是完全撇开我们的故事写背景,尽管写得波澜壮阔,但我们的人物是介入不进去的;或者就是让我们的人物孤立地担任角色,然后你就很难把他们与重要背景调和了,而雨果就是能够这样漫不经心地让人物从容显现于背景中。

——读《悲惨世界》

贫苦的失业者冉阿让本是一个修树枝的工人,一直靠自己微薄的收入帮助姐姐养活七个孩子。失业后,为了七个孩子,他偷了一块面包,被判五年苦役。四次越狱未遂,被加重处罚,总共在监狱中度过了十九个年头。冉阿让终于出狱后徒步来到狄涅城,人们对待他连狗都不如,只有该城的主教米里哀热情地款待了他。但多年来所受到的不公正待遇激起冉阿让对社会的仇恨心理,使他偷走了主教的银餐具。被抓住后,主教又解救了他,并把自己最心爱的一对银烛台也送到他手上。冉阿让受到感化,从此立志行善。

以上是我对这部小说阅读的一个结果。

马吕斯终于决定带着珂赛特去见冉阿让,可是奄奄一息的他只能在无尽黑暗的那点曙光中,望着两个可爱的人儿,默默离去。

2.雨果影评3篇

第三个阶段可以用一个事件来为它命名,这个事件叫尚马秋事件。当他当着马德兰老爹正合适的时候,忽然沙威警长告诉他这样一件事情,以那样的一种方式告诉他这件事情。他说:“市长,我今天犯了一个很大的罪行,我居然敢怀疑你。”他问:“你怀疑我什么呢?”然后沙威就告诉他,在另一个城市阿拉斯法庭抓到了一个人,这个人只是去偷人家的苹果,罪刑比较轻,可是问题在于有人突然出来指证他,说他是多年以前的苦役犯冉·阿让,并且说得很肯定。他坚持自己是尚马秋,可是人家都不相信,并且以很多方法证明“尚马秋”也可以读成“冉·阿让”。这个人现在正受着审判。那么沙威为什么要来告诉他呢?沙威说:“我本来怀疑你是冉·阿让!因为有一次,割风老爹被翻了的马车压在底下,马上就要被压死了,这个马车非常沉重,几个人也抬不起来,而且当时刚下过雨,地又很泥泞,情况非常危急!这时有人出主意说找千斤顶,可一下子又找不到。这时马德兰市长您走过去用自己的背把马车顶起来了。我只看到过一个人有这样的力气的,这个人就是冉·阿让,所以对你格外注意,甚至做了很多调查。我居然敢怀疑你,现在出来了一个尚马秋,有很多的苦役犯都指认他就是冉·阿让,所以,我是犯下了对市长不忠诚的罪行。”在他做了这样的一个检讨后,冉·阿让心里倒是一跳,他知道自己是冉·阿让,那个尚马秋是被冤枉的。

他愤然去找马吕斯,也加入到街垒战役,此时发现被俘的沙威,他不计前嫌,放了沙威。街垒战役以惨败而告终,ABC朋友会成员几乎被团灭,冉阿让决定救下马吕斯。

八年后,珂赛特和信仰共和主义的青年马吕斯发生了爱情,但遭到马吕斯祖父的坚决反对,马吕斯深感悲观失望。 1832年6月5日 ,巴黎爆发了轰轰烈烈的人民起义,出于对共和主义的信仰,也因为爱情上的失望,马吕斯参加了街垒战。冉阿让前来参加街垒战的救护工作,不巧遇上了混入起义者行列的密探沙威。冉阿让请求起义者让自己处决沙威,但他私下里却把沙威放走了。街垒战失败后,冉阿让通过下水道救出了昏迷中的马吕斯。在下水道出口,沙威发现了冉阿让,打算在冉阿让把马吕斯送回家后再将他逮捕。但是,冉阿让多年从善的人格力量,使沙威陷入极度的矛盾之中,最后,沙威投入塞纳河自杀了。

情节

这与那些对命运摆布却自甘堕落,自暴自弃的人全然不同,这个故事有重要的启示意义,无论生命对我是多么残忍,我也不忘善良和爱,不抛弃那些美好的品性,并且在苦难中变得愈发坚韧。

小说共分五部,分别是:芳汀、珂赛特、马吕斯、卜吕梅街的儿女情与圣安东尼街的英雄血、冉阿让。小说故事发生在1815到1833年间。全书110多万字,中心人物是冉阿让。

接着时间就走到了1831年和1832年,这是雨果要着重描述的阶段,重要的故事就发生在这里: 一个没有英雄的民主时代、一个世俗享乐风气造成苦果的时代,慢慢地走到了1831年,苦果开始成熟了,它会酿出什么样的故事呢?这是故事的时间条件。

冉阿让并仅仅不是一个小说人物,更是下层穷苦人民悲剧命运的代表,同样芳汀、珂赛特分别代表着这类人中的妇女和儿童。

(1)开拓了诗歌领域,无论抒情、讽刺、写景、咏史,还是哲理沉思,写来都得心应手;

那段时间他已经和珂赛特很要好,他们总是在那个花园里幽会。他们幽会的花园是普吕梅街花园,是冉·阿让将珂赛特从修女院带出时居住的地方,冉·阿让认为他无权决定珂赛特的生活,她应该享受俗世的人生,然后由自己作抉择。普吕梅街花园原来是一个大法官金屋藏娇的地方,所以地理位置很隐秘幽闭,房子和花园的装饰则非常矫情雕琢,有维纳斯的石像、葡萄架、摇椅、秋千,用雨果的话,就是“恰恰符合法官的艳遇”。可是在一百年后,这个花园已经荒废了,杂草丛生,没有人修复,也没有人愿意入住,但雨果说反而是繁生蔓延的野花野藤把原来的这种矫情给掩盖了,大自然的生命力是那么旺盛,“打乱人为的狗苟蝇营”,这个花园就从“偷情”的格调上升为纯情了。

冉阿让感觉自己的人生走到了尽头,逐渐卧床不起,他失去了爱,等于失去了希望。

在《悲惨世界》中,雨果以酣畅淋漓的浓墨重彩描绘了共和党人起义,塑造了一系列共和党人的英雄形象。他们虽然都英勇地牺牲了,但是他们身上为人民而战的精神却永远具有震撼人心的力量。

对巴黎这个地方,雨果写得真是大手笔!为讲述方便,我把它分为硬件和软件。首先,硬件,也就是布景的性质,有这么几个场所: 一个就是戈尔博老屋,这是冉·阿让把珂赛特从乡下领到巴黎来的第一个藏身之所,是一个非常荒凉的、靠近郊区的一个场所。在戈尔博老屋周围都是一些悲凉的场所,疯人院、修女院、救济所。再一个就是普吕梅街,这是冉·阿让带着珂赛特离开修道院后安居乐业的地方。在这个花园里面,马吕斯和珂赛特曾在一起谈情说爱。这个场所给人感觉非常奇妙,我们现代人已经没有想象力去写一个浪漫的场所,我们的浪漫主义走到了咖啡馆里,真是不知道浪漫是怎么回事情。

马吕斯和珂赛特结婚了,并继承了冉阿让六十万法郎的遗产。之后,冉阿让却告诉马吕斯自己曾经是苦役犯。

雨果是法国民族诗人、剧作家、小说家、政论家和文艺理论家,法国浪漫主义文学运动的领袖,他的创作活动长达60余年,对整个19世纪的法国文学产生了巨大影响。用法国著名哲学家萨特的话来说,雨果是法国极少数的真正受到民众欢迎的作家之一,可能是惟一的一位。

下面的故事就很简单,他下了一个决心: 他要脱胎换骨,他要做一个新人!他几乎是穿越整个法国到了海边,来到了那个蒙特伊城。

他背着马吕斯钻进下水道,九死一生,终于找到了出口,然而他在塞纳河的下水道出口又碰见了沙威,这时他请求沙威将马吕斯带回家,然后自首。然而沙威却放过了他。

《悲惨世界》(原名《苦难的人们》)

以上这些都是地面的构造,地面以下的空间是下水道。“下水道”的描述我觉得是非常好的。我向大家坦白,雨果在这个“下水道”里还寄托了很多的含义,而我现在却不能够真正了解。他那么耐心地去写那个下水道,呈现出的场景非常恐怖,肮脏黑暗,可你又被它折服,你会觉得它是那么宏伟、充满了彪悍的人力,似乎是人文主义的一座纪念碑,在它面前,善与恶的观念就变得很渺小。尽管我至今未曾完全理解它的涵义,但不管怎样,它使我看见了这个城市的立体图。

马吕斯好不容易得来珂赛特的住址,找到了她,两人避着冉阿让在园中幽会,却又要经历分别的痛苦,原因是冉阿让怀疑沙威又发现了他的行踪。

(5)想象力丰富,伊甸园的瑰丽、东方之夜的辉煌,都写得五光十色,连无生命的东西也具有生命形态;

结果他们也找到了办法。在这里有很多终身苦修的修女,她们都希望死后能埋在石板的底下,和这个修道院永远在一起。可这是政府不允许、教会也不允许的事情,不过修女们还是经常悄悄地把尸体埋到石板底下。这天,修道院又死了个修女,上层的修女们就在商量: 这个修女从小在这里,非常虔诚、严守教规!我们能不能完成她的心愿就把她葬在这里呢?然而,政府已经送进来一口棺材,一定要把修女运出去埋了。于是,破天荒地,割风老爹被叫去商量:“我们要你去埋一口空棺材,你一定要保守秘密!”而后,冉·阿让说:“那我躺到这口棺材里去。”棺材顺理成章地运出去了,埋到地下,可是不巧,和割风老爹很好的掘墓工人不在,换了新工人。这个新掘墓工不喜欢喝酒,很严肃,特别负责,一定要把这个棺材埋好才肯离开。割风老爹想尽了一切办法才调开了他,然后开棺放出冉·阿让,把他领进修道院合理合法地生活了。

马吕斯离开珂赛特后怀着浑浑噩噩的心,加入了ABC朋友会,参加到轰轰烈烈的革命中去,进行了街垒战役,为法兰西的自由而斗争,此时冉阿让得知珂赛特爱上了马吕斯,他感觉自己要失去女儿,再一次回到悲惨的过去,一无所有。

2、艺术成就:

插入一下,雨果对民众有一种特别强烈的矛盾心情,在他的小说中,民众都是一个歌舞的背景,都担任了一种大型歌舞的群众角色,非常欢腾、非常鲜活,可是同时民众身上又有非常糟糕的弱点,最后都要有一个神出现,把民众给领导起来,这就是雨果浪漫主义的体现。

沙威被冉阿让的善良所感动,但又违背了法律的信仰,于情于理他都陷入了纠结绝望的境地,他感觉没有出路,最终走向了了塞纳河的深渊。

3.莎士比亚人物介绍

而现在,他要去承认自己是冉·阿让,他如何去带芳汀的女儿呢?所以他就在不停地衡量: 到底是哪件事情更加重要?都很重要!都是在挽救苦人!尚马秋是一个人,芳汀这里是母女两个,他用很多的理由说服自己为芳汀完成心愿。如果帮助尚马秋,就必须承认自己是冉·阿让;帮助芳汀却需要是马德兰市长。这两个身份对于他来讲,哪一个更能多做善事呢?想到最后,无法抉择,还是听从天命吧!他打听了去阿拉斯法庭的路程,并租好了马车。在他上路的时候却遇上了坏天气,然后车又坏了,遇到每一次的阻碍他都在想,是上天让我去救芳汀、让我继续做马德兰市长,他每一次都这么对自己说。可是不巧的是每一次都能化险为夷,他又觉得上帝的旨意是要他去解脱尚马秋,最后他终于只能赶到法庭,证明自己才是冉·阿让。

这一切却被严格遵守法律的沙威警探看在眼中,他怀疑这是他之前放走的苦役犯。终于,冉阿让不忍另一个人替自己承担罪恶的过去,主动承认身份,再次沦为阶下囚,这是第二个重大转折。

流浪艺人爱丝梅哈达是一位美丽动人、心地纯洁的吉卜赛少女。当她在巴黎圣母院前格雷弗广场载歌载舞欢度愚人节时,圣母院副主教克罗德对她动了淫心,当即指使他的养子、圣母院畸形敲钟人伽西莫多去劫持少女。少女被正在巡逻的国王卫队长弗比斯救下,她随即爱上了这个轻浮而又负心的军官。伽西莫多被鞭打示众,口渴如焚,少女出于同情,将水送到他的嘴边。当爱丝梅哈达与弗比斯幽会时,克罗德扮作妖魔刺伤了弗比斯,并嫁祸于爱丝梅哈达。爱丝梅哈达因此被判绞刑。爱丝梅哈达宁死也不愿屈从于克罗德的淫威,拒绝了克罗德的以贞操换生存的无耻要挟。行刑之日,伽西莫多从法场少女抢入圣母院楼顶避难,日夜守护着她。当法庭无视圣地避难权决定逮捕少女时,乞丐王国的流浪汉们闻讯攻打圣母院,国王下令镇压。混战之中,克罗德将少女劫出圣母院,再次逼迫她屈从自己的淫欲。遭到拒绝后,克罗德将少女交给了追捕的官兵,亲眼看着少女被绞死。绝望的伽西莫多认清了克罗德的真面目,将他从楼顶上推下摔死,自己则抱着少女的遗体默默死去。故事离奇曲折,充满悬念,感情充沛。情节经常中断,小说中常夹杂大量非小说因素,插入大量议论。

雨果特别强调这在街垒战中牺牲的一老一小,这一老一小都是他心目中巴黎最好的人物,可以说是巴黎的世俗精英。

冉阿让的悲惨经历,全都来源于偷了那一块面包,却要背负终生的悲惨命运,雨果揭露当时的社会是一个缺少宽容的社会,表达出了对下层穷苦人民的深切同情。

《巴黎圣母院》通过以15世纪巴黎社会生活为背景的历史陈迹的再现和三个主要人物的悲剧,暴露了邪恶的宗教势力的黑暗、封建专制司法制度的残酷,揭示了禁欲主 义压抑下人性的扭曲和堕落的过程,表达了作者对下层人民的深切同情,宣扬了博爱、仁慈的人道主义思想。

在这里面包含一个非常重要的内容,比救尚马秋还是救芳汀都重要的是: 你继续做马德兰没有问题,连沙威都放了你,但你只是在进行一个非常轻松的苦行,因为你是用一个“新人”在苦行,这个“新人”其实是一个假人!你必须回到你的真身,以你的真身在这个悲惨世界中将如何来完成你的修炼?怎么做、做什么呢?修炼将更加艰难困苦。这是冉·阿让修行的一个关键。我把这些都看成是主要情节的准备。故事在此真正开始,他恢复了他的身份,真正开始了苦行。在这之前,是一条轻松的旁门别道。

雨果极具浪漫主义的风格中带有浓厚的现实主义色彩,大量的议论和自我独白充斥其中,形象刻画出出人物的复杂心理。

在漫长的创作岁月里,雨果写了大量的诗歌、戏剧和小说。他的作品描写了劳动人民的苦难生活,揭露和批判了资本主义社会的种种罪恶,反对贵族和教会的专制统治,歌颂人民群众的斗争精神,饱含着爱国主义的激情,在法国和世界上产生了巨大的影响,至今仍是世界文坛的一份宝贵遗产。

图片 1

他最初的素材来源于一个偷面包的穷人,因贫穷和饥饿不得不偷东西来给家人带去食物,却被判刑,沦为终生苦役犯。因此这成为了主人公冉•阿让的角色来源。

《巴黎圣母院》是雨果浪漫主义小说的代表作和雨果小说创作的里程碑。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 首页
  • 电话
  • 经典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