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新京网上导航-手机app下载大全 > 经典文学 > 看了《下游老人》这本书,中日老龄化社会医养照护体系研究

看了《下游老人》这本书,中日老龄化社会医养照护体系研究

然而,常年服务在高龄老人一线的NPO法人、社会学者藤田孝典却通过日益增多的、前来求助的高龄老人生活窘境的观察与思考,冷静而敏锐地提出了当下日本社会隐藏的危机,即“日本现今存在着爆发‘全民晚年总崩溃’的危险”。在藤田孝典看来,这是因为日本当下社会正受到大量产生的“下游老人”群体的冲击。

图片 1

央广网北京5月30日消息 据中国乡村之声《三农中国》报道,近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就我国人口老龄化的形势和对策举行第三十二次集体学习。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在主持学习时强调,人口老龄化是世界性问题,对人类社会产生的影响是深刻持久的。我国是世界上人口老龄化程度比较高的国家之一,老年人口数量最多,老龄化速度最快,应对人口老龄化任务最重。 习近平指出,满足数量庞大的老年群众多方面需求、妥善解决人口老龄化带来的社会问题,事关国家发展全局,事关百姓福祉,需要我们下大气力来应对。对此,对外经贸大学劳动与社会保障系主任李长安认为,相对其他国家来说,我国当前面临的老龄化形势更为严峻。 李长安:当前我国老龄化程度正日益加深。据统计,目前我国60岁以上老年人口已经超过了2亿,占总人口比重超过了的15%。我国的老龄化有三个重要特点,一是未富先老,作为一个发展中的人口大国,正当迈入世界中等收入国家行列的时候,就出现了越来越严重的老龄化现象,而目前绝大多数出现老龄化的国家都是发达国家。二是老龄化速度非常快。比如中国65岁以上人口占总人口比重1982年为4.9%,1990年为5.6%,2000年为7.1%,2010年为8.9%,2014年为10.1%。从这组数据中可以看出,中国的老龄化正呈加速度上升状态。三是社会和家庭的养老负担将会越来越沉重。老年人越来越多,社会保障的负担就会越来越重。而由于多年计划生育政策所导致的家庭规模的缩小,导致年轻人的养老负担沉重。 习近平指出,我国积极推动老龄事业发展,应对人口老龄化工作取得了显着成效。同时,我们的政策措施、工作基础、体制机制等还存在明显不足,同广大老年人过上幸福晚年生活的期盼差距较大。要着力完善老龄政策制度,制定家庭养老支持政策、农村留守老人关爱服务政策、扶助老年人慈善支持政策、为老服务人才激励政策,促进各种政策制度衔接,增强政策合力。李长安表示,要解决好这些问题,需要从人口政策、资金支持、社会力量等多个方面下功夫。 李长安:要解决我国的老龄化对经济社会带来的冲击,首先就要进一步放开计划生育政策,我国在短短的两年内从单独二孩就过渡到全面二孩政策,就是为了应对老年人口占比过高的问题。其次是强化养老保障的可持续性,尽快解决资金越来越紧张,甚至少部分地区出现养老金缺口的问题;再次是要构建多层次的养老体系,包括大力兴办养老院、敬老院等养老机构,发扬敬老爱老的传统文化,鼓励居家养老。最后是要把做好养老工作和其他社会工作特别是社会关爱、扶贫济困等结合起来。比如在我国的农村地区,空巢老人、孤寡贫困老人现象也比较严重。因此,做好养老工作,本身就是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需要从思想认识上予以高度重视。

中日两国人口老龄化处于不同发展阶段,日本在医养照护方面的经验,可为我国应对人口老龄化提供有益借鉴。当前,以医养照护为切入点开展合作,将有助于两国在人力资源、产业、技术等方面实现优势互补,为中日两国老年人带来更多福祉。

“老龄化”如今已经成为大众耳熟能详的流行语。然而,藤田孝典认为,新闻媒体对于“老后破产”的报道并不能让民众了解问题的全貌,反而因为一知半解而引发民众对晚年生活的不安;而学者过于学理化的研究也与民众的认知水平相去甚远。

你能想像吗?上面描述的不是难民的生活状态,而是发达国家日本的“下游老人”的日常生活,而且这样的人口数量高达600到700万。

20世纪90年代,在经济低迷、财政收入锐减的背景下,日本借鉴德国照护保险制度,于1997年通过《介护保险法》,并于2000年实施。

“下游老人”是藤田孝典自创的词汇,创造这一词汇,固然源自于一个一线工作者对于老人晚年窘迫生活的切肤之痛,更重要的则是出于一个学者的社会责任,希望借助于“下游老人”这一概念在厘清眼下老年人窘迫生活与其内部隐含的问题的同时,为世人提供一部简明易懂的文献,从而唤醒民众麻木的神经,积极投身到构筑让人们安心生活的社会的行列中来。

图片 2

预计我国将于2025年进入深度老龄社会,2035年进入超级老龄社会。未来,我国完成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还有不到20年时间的窗口期。在此期间,要做好制度、产业、社会理念等方面的准备工作。

藤田孝典认为,今天老年人的“下游化”趋势,很大程度上源自于植根于民众内心深处的固有观念以及福利制度制定者的不作为,藤田孝典称之为“无意识”。对于特定时代的普通民众而言,由于受“不想被公家照顾”的固有观念的影响,即便自己生活困难,也不向社会寻求帮助;而那些承担着援助社会弱势群体的部门却用一种所谓的“申报主义”制度将应有的援助行为变为消极的被动等待,即“你不问我,我就啥也不告诉你,你不求救,我就不来救你!”。正是这些无意识的言行举止将下游老人逼到了社会的死角。

而非正规雇员规模日益增加,在我国也渐成趋势。特别是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铁饭碗逐渐被打破,大部分劳动者都是打工者,在35岁之后会变成不受企业欢迎的人,事业和收入都会受限。还有很多自由职业者,没有稳定的经济来源,后半生很难安稳。

参照这一标准,目前我国尚处于老龄社会的初期阶段。据国家统计局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年底,中国60岁及以上的老年人口已有2.49亿人,在总人口中占比为17.9%,65岁及以上老年人口有1.67亿人,在总人口中占比为11.9%。在国家统计局公布的2017年人口数据中,60~69岁的低龄老年人口占比为56.1%,70~79岁中龄老年人口占比30%,80岁及以上的高龄老年人口占13.9%。低、中龄老年人口在我国老年人口中的占比较高,我国还处于老龄社会的低龄阶段。

为什么要创造这个词呢?因为贫困的脚步声不仅已接近了眼下的老年人,就是那些在未来几年内将要进入晚年的人们的生活也会受到影响。日本现今存在着爆发“全民晚年总崩溃”的危险。此外,我创造下游老人这个词汇,其中并没有歧视和讽刺高龄者的意图,而是想要将它作为一个正确表达日本社会现实的概念,让大家能更好地理解。我意欲使用下游老人这个概念,来揭示眼下老年人窘迫的生活与其内部隐含的问题。

所谓“下游老人”,是指日本社会中“收入少、没有充足储蓄、没有可以依靠的人(社会的孤立)”的“三无”高龄老人。作者认为,这些人之所以身处“下游”,并非源于自身懒惰不努力,而主要是由日本社会结构及社会保障制度固有的缺陷造成的。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中日老龄化社会医养照护体系研究”课题组在调查研究基础上认为,日本在医养照护方面的经验教训,可为我国应对人口老龄化提供有益借鉴。介护保险制度的实施,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老年人医疗费用高涨给国家财政带来的巨大压力,降低了失能失智老年人医养照护的社会成本,带动了为老年人提供服务的医养照护产业发展和服务质量提高,为老年人医养康复辅具产品的创新研发投入提供了市场空间。日本的老年人医养照护体系,有完善的医疗和照护制度保障,养老护理机构有精细化的管理服务经验和专业技能,为老年人生产康复照护辅具和智能设备产品的制造业具有严谨细致的工匠传统。

图片 3

看起来有些危言耸听,但作者的担忧并非空穴来风。在某种程度上,对我国的养老事业也具有一定的警示作用。

20世纪60年代到90年代,日本逐步完善了全民养老、医疗、照护三大保险体系,建立起较为完整的养老、医疗、照护相结合的医养照护制度,实现全民皆保险的社会保障。这种社会保障体制,突破了优先保护劳动力、发展经济的德国社会保障模式,更多接受了普遍福利制的英国社会保障模式,但也为以后社会保障财政支出恶化留下了隐患。20世纪80年代,日本经济持续低速增长,政府财政收入增幅下降,老年人免费医疗制度造成医疗资源浪费,财政补贴社会保障资金濒临枯竭,全民皆保险的国民健康保障体系濒临崩溃。为此,日本政府对社会保障财政支出采取了紧缩政策。

藤田孝典在研究中发现,这些高龄老人的下游化是有一定路径可循的。他将老人“下游化”总结为五种典型模式,如因为患病或遭遇事故而支付高额医疗费;子女成了“穷忙族”和“啃老族”;不断增加的中老年离婚等。而当他将下游老人的个人生命史置入整个日本社会结构及社会运行的宏观背景中分析时,藤田孝典进一步发现这些高龄老人之所以身处“下游”,很大程度上是由日本社会结构及社会保障制度所固有的缺陷造成的。

相信每个年轻人都不会将自己的晚年生活与后者挂钩,因为我们是勤劳、俭朴、爱储蓄、充满忧患意识的中国人,我们年轻时拼命工作就是为了让自己和家人一辈子都能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

日本建立医养照护体系的经验与教训

  • 首页
  • 电话
  • 经典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