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新京网上导航-手机app下载大全 > 文学概论 > 尤金·奥尼尔的作品,奥尼尔已经成为中国话剧史、中国话剧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尤金·奥尼尔的作品,奥尼尔已经成为中国话剧史、中国话剧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1993年、2003年,广州话剧团两度排演被誉为“美国第一出伟大悲剧”的《安娜·克里斯蒂》。

尤金·奥尼尔出生在美国纽约一个演员家庭中,而他的女儿乌娜·奥尼尔又嫁给了全球知名的演员卓别林,这个家庭跟演员真是很有缘。而尤金·奥尼尔本人则对文学感兴趣,并于1936年获诺贝尔文学奖。图片 1尤金·奥尼尔 尤金·奥尼尔的作品 主要作品有:《琼斯皇》、《毛猿》、《天边外》、《悲悼》、《渴》、《鲸油》、《安娜·克里斯蒂》、《榆树下的欲望》、《送冰的人来了》、《月照不幸人》等。 奥尼尔经历了美国现代史上最混乱的时代,他经历了两次世界大 战。其作品中所描写的客观环境也都是人们在社会的牢笼里挣扎喘气,他试图以物质繁荣与精神荒原的对比催醒人们反思。 在他创作的晚期,又给全世界读者带来了五部现实主义戏剧。但是由于他在中期创作阶段借用了表现主义、象征主义、意识流等一系列欧洲现代主义的创作方法,在这一阶段,不可避免的也受到了他在中期使用过的现代主义的影响。中期剧作中所要表达的现代主义者所着力描写的精神危机主题,在这一阶段更加强化,通过更为成熟隐含的笔法描绘了现代人的信仰危机以及人与外部世界关系和人与自我关系的异化。 尤金奥尼尔和卓别林是什么关系 我们非常熟悉的英国演员卓别林的妻子乌娜·奥尼尔就是尤金·奥尼尔的女儿,所以卓别林是奥尼尔的女婿。 卓别林与乌娜·奥尼尔于1943年6月16日结婚,当时卓别林54岁,而奥尼尔只有18岁,此后奥尼尔的父亲没有再与他女儿说过话。两人的婚姻生活非常长,也非常幸福,两人在对方身上似乎找到了自己所需要的东西:奥尼尔找到了一个爱自己的父亲角色,而卓别林则找到了一个忠实于自己,并在他在公众中的信誉不断降落的时候安慰自己的人。

昨天,北京人艺2019年又一部原创新作《天边外》举行媒体见面会,该剧由王斑担任导演,李越、杨明鑫、陆璐、李麟、魏小军、黄薇、罗熙等北京人艺青年演员共同出演。

《命运之影》的剧情,既在处理一些最平庸的家庭琐事,又在揭露我们生活中最深刻的问题:丈夫的疾病,妻子担忧丈夫去世后该何去何从,孩子们无所寄托而又困惑,一个家庭被药物滥用和酒精所拖累,看似平凡温馨的家庭,每个人的命运都是暗流涌动。

尤金·奥尼尔是美国著名作家,被称作美国民族戏剧的奠基人,对美国戏剧的发展有划时代的影响。奥尼尔曾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瑞典文学院评价他:“体现了传统悲剧概念的剧作作具有的魅力、真挚和深沉的激情”。图片 2尤金·奥尼尔 尤金·奥尼尔简介 尤金·奥尼尔(Eugene O'Neill,1888年10月16日-1953年11月27日)美国剧作家,表现主义文学的代表作家,美国民族戏剧的奠基人。主要作品有《琼斯皇》、《毛猿》、《天边外》、《悲悼》等。 1888年10月16日出生于纽约。1906年考入普林斯顿大学,一年后因犯校规即被开除。1920年,奥尼尔的《天边外》在百老汇上演,并获普利策奖,由此奠定了他在美国戏剧界的地位。1929年耶鲁大学授予他名誉文学博士学位。此后他居住在美国佐治亚州一个远离海岸的岛上专心写作。1936年获诺贝尔文学奖。1953年11月27日,奥尼尔逝世于波斯顿。 尤金·奥尼尔的名言 我已享受到充裕的爱,这里,将是我最完美的归宿。 我的悲伤来自于即将离开自己所爱的人,而非死亡。 我们生而破碎,用活着来修修补补。 虽然你很高,但是你需要一个让别人仰视你的理由。 爱情就是蒙娜丽莎的微笑,永远是一个谜。 一个人已经心死了,麻木不仁,所以才不得不弄死他心爱的东西。 我怎么不讥笑自己,你听不见我自言自语罢了。

北京人民艺术剧院演出《天边外》

这一次《天边外》演出阵容堪称一场“青春风暴”。由于《天边外》讲述的是年轻人的故事,北京人艺起用青年演员,尤其是剧中三名主要角色——罗伯特、安德鲁兄弟与露丝,分别由刚刚进入剧院不久的李越、杨明鑫、陆璐饰演。在王斑看来,这样的安排最为符合剧中的设定,但也给剧组留下了一个挑战:“这个戏涵盖了亲情、兄弟情、爱情,讲述的是一个生活把理想撕裂的过程。让涉世未深的年轻人去演奥尼尔的戏,怎么样能让他们的生活阅历跟上,是我要考虑的重要问题。在这两个月的排练中,我更多的是指导他们在台上‘生活’起来,感同身受,把原著那种抱团取暖的挣扎与悲剧性表达出来。”

《命运之影》剧照

《进入黑夜的漫长旅程》以自己家族为原型,是奥尼尔作品中自传色彩最浓的作品,它毫不留情地把家庭中真实的、不可告人的故事向世人展示。1943年作品完成后,他要求出版社在25年之内不得出版,但他的妻子未遵遗嘱,3年后便将作品付梓了。

从1918年创作完成至今,《天边外》已有百余年,如何让经典作品在今天仍旧焕发出旺盛的生命力,王斑对此很有信心,“经典不应该束之高阁,它本来就是富有当代性的,能够带给观众警醒、思考和成长,这才是戏剧的力量,文化的力量。”

重述尤金·奥尼尔的生平

奥尼尔在《自传》中说:“我生命的头七年,大多是在旅馆和火车里度过的,因为我的父亲在美国各地巡回演出。”奥尼尔的父亲是小有名气的演员,他初始钟情于莎士比亚,后来用30年时间,在5000场演出中,只扮演一个角色——基督山伯爵。

“在这一次《天边外》投入排练之前,我就已经进行了十个月的案头工作,对剧本和台词做了一次彻底的精简和动作化、个性化的处理。这也是我从大学开始就一直想演的一个戏,可以说我实际上为这个戏已经准备很久了。”为了把一个七万字三幕六场的大剧场“巨作”精心改编,搬上小剧场舞台,王斑可谓事无巨细,从音效到舞美都充分考虑到了小剧场演出的各种要素,希望能让观众有着更强烈的代入感。王斑感慨这个过程“苦、痛,并且快乐着”,“由于这部作品是外国作品的翻译剧本,为了能够将剧本打磨得能说、能演,我就一句句地把剧本说出来,我说一句,刘钊老师记一句。”

1956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美国著名剧作家尤金·奥尼尔生前最后一部作品《进入黑夜的漫长旅程》首次出版,并于次年获普利策戏剧奖。1991年,瑞典当代文坛巨匠拉斯·努列将这部带有自传性质的巨著结合奥尼尔生平创作了《命运之影》,并由瑞典皇家戏剧院排演。26年后,这座曾由奥斯卡奖得主、电影大师英格玛·伯格曼担任艺术总监,走出过葛丽泰·嘉宝、英格丽·褒曼等国际演艺巨星,拥有两百余年历史的世界殿堂级戏剧院将首度登陆上海,于9月14日、15日带来全新制作的《命运之影》。这也是东艺2017/18新演出季的第一部话剧作品。

奥尼尔再给友人的信中说,老庄的神秘主义,要比其他任何东方的书籍更令我着迷。美国剧作家阿瑟·米勒认为,奥尼尔深受东方文化,特别是老庄哲学的影响。

该剧将于11月6日起在北京人艺实验剧场开始首轮演出。

故事发生在1949年10月16日,奥尼尔和第三任妻子卡洛塔居住的马萨诸塞州的马布尔海德。正逢61岁生日的奥尼尔,面临着健康状况和职业发展的双重危机,在自己最后一部参演的作品《月照不幸人》票房不佳后,他已经淡出了大众视野。虽然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但奥尼尔的剧作并未得到应有的上演频次,这也正是他郁郁寡欢的根源,整个家庭也因此蒙上阴郁的色彩……

天主教中学和普林斯顿(读了一年便被开除)之后,奥尼尔过的是更颠沛的生活:在邮购商行当秘书,到西属洪都拉斯探金矿,在巡回剧团当副经理,作为水手出海航行,到布宜诺斯艾利斯给工厂干活……“从没有一个固定职业。不是人家很快解雇我,就是我很快向人家辞职。”三十年颠沛流离,交往三教九流,使奥尼尔酗酒、玩世不恭、不务正业。几十年后,当康涅狄格州新伦敦市拟将商业中心大街更名为“尤金·奥尼尔大道”时,争辩三年之久方才落定,这也许和奥尼尔曾经不羁的经历有关。攻讦者骂他是一个“不务正业的酒鬼”,“除了写几出戏,还干过什么?”

《天边外》是美国著名戏剧家尤金·奥尼尔的成名作与代表作,以20世纪初的乡村为舞台,讲述了三个年轻人因为爱情导致的阴差阳错的命运,以及在不同选择下最终引发的悲剧。这部作品不仅令作者在32岁的创作盛年获得了普利策奖,更令其于1936年摘得了诺贝尔文学奖的桂冠,成为影响奥尼尔日后创作的重要里程碑。对戏剧爱好者而言,尤金·奥尼尔在戏剧文学界的地位毋庸置疑。北京人艺曾排演其代表作《榆树下的欲望》。在王斑看来,奥尼尔的戏极具深度,并不好排:“他写出了理想与现实的差距,站在一个更博爱的角度,去描写一些人类共同的问题。”

图片 3

“美国的莎士比亚”

刚进入北京人艺的年轻演员李越饰演罗伯特,他为自己能够担纲男主角感到幸运,“无论是《天边外》这部戏的诞生,还是我自己饰演角色,都是一个把心拨开给大家看的过程。”女主角的饰演者陆璐只有21岁,“《天边外》是一部非常经典的作品,它虽然讲的是年轻人的故事,但是主人公八年的变化很大,无论对演戏还是我的个人阅历都是一次挑战和锻炼。”

权威剧院倾情演绎悲喜剧

对奥尼尔的译介始于20世纪20年代,在30年代达到第一个高峰。受到感染和启发的中国剧作家,还纷纷动手改写奥尼尔。取自《琼斯皇帝》的有伯颜的《宋江》、古剑尘的《绅董》,尤以洪深的《赵阎王》最为人所知;取自《天边外》的有李庆华《遥望》;取自《归途迢迢》的有马彦祥的《还乡》。

尤金·奥尼尔曾说过“一出真正悲剧中的幸福,要比迄今所有具有幸福结局的剧本中的全部幸福还要多”,濮存昕希望中国观众能走进剧院,看看这部意义深厚的悲喜剧。

奥尼尔生前身后四度摘取普利策奖,这一获奖纪录至今无人能打破。1936年,“由于他那体现了传统悲剧概念的剧作所具有的魅力、真挚和深沉的激情”,奥尼尔荣获诺贝尔文学奖。

“粉丝”濮存昕向观众力荐

  • 首页
  • 电话
  • 经典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