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新京网上导航-手机app下载大全 > 文学概论 > 也就是说日本近代教育的确立主要是吸收西方教育文化的结果,一般指1868年日本的王政复古事件

也就是说日本近代教育的确立主要是吸收西方教育文化的结果,一般指1868年日本的王政复古事件

三谷对近代的理解和解释,是基于英国政治社会学家白芝浩(W. Bagehot,1826-1877)的理论,即一个称得上近代国家的基本政治运作方式是“基于众议的统治”(governance by discussion,日文的表述是“議論による統治”,中译本为“基于讨论的统治”),以十八、十九世纪的英国政治为蓝本,而近代之前的统治方式则是“基于习惯的统治”,这里的习惯主要是传统、惯例的做法,相对而言,是一种保守的、专制的方式。日本在近代之前的天皇及幕府的统治,基本上是后一种形态。以英国为代表的欧洲,在经历了科学技术的进步和产业革命之后,政治上已演进到了以“立宪”为基本特征的“基于众议的统治”,这是欧洲(后来又加上北美)近代政治的最基本的特征。欧洲资本主义的进程,就是以“基于众议的统治”为基轴,在不断发展的近代科学技术的支撑下,通过“贸易”和“殖民地拓展”这两翼来展开的,并因此形成了所谓的西方近代文明。这一西方文明,在十九世纪上半叶,无疑已在世界上确立了优势地位,并通过海路不断向全世界扩展。

按照日本史学界的看法,从1868年明治维新到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战日本投降,是日本的近代史,二战以后的历史则为现代史。但从日本的“modernization”历程来看,“近代”与“现代”这一时间概念在都包含有“现代性"(modernity)"这一点上是共同的,二者都是以“传统社会”作为自己的参照系,具有“新”的社会形态的含义。

日本民族素来具有重视教育的传统,是喜欢向先进国家学习的国家,教育在江户时代就颇具规模:在幕府有以昌平坂学问所为主导的官学,200多所藩都设有藩校;在民间各类专科学校也相当普及如汉学塾、兰学塾、医学塾等等。在当时寺子屋是德川时代最基层的庶民教育实体。在德川幕府末期日本就已开始向西方学习欧美等国家的教育,当时最盛兴的是兰学。已开始向西方派遣留学生,聘请西洋教师,已开始向近代教育转型。日本的近代教育的改革是从1868明治维新开始的。日本近代教育改革确立的过程也是西方教育文化在日本传播的过程,也就是说日本近代教育的确立主要是吸收西方教育文化的结果。

复眼,原本是个日语词,意为多重视野、多个视角,但复眼的说法有些新颖,也比较简洁,这里暂且借用一下。今年是日本明治时期启幕150周年,虽然一个半世纪过去了,无论在发生地的日本还是邻邦的中国或者世界其他地方,人们依然对这一时代变革充满了兴趣,因为时至今日,依然可以从这段历史中读到某些警醒,获得某些启示。这里,笔者想翻检一些为人所忽视的史实,来重新检讨一下明治维新在当时以及今天的意义。

以康有为、梁启超为首的戊戌变法的倡导者,是以日本的明治维新为蓝本来规划中国社会,达到“救国图存”的改革方案的。日本的明治维新成功了,使日本的封建社会结束了半殖民地的危机而走向了发展资本主义的道路,终于成为一个“国富民强”的资本主义国家;然而,中国的戊戌变法却失败了,半殖民地半封建的中国仍处于水深火热、倍受凌辱的深渊。这究竟是为什么呢?有些人尤其是青年人难解其因。现对十九世纪下半叶日本的明治维新及十九世纪末叶中国的戊戌变法这段近代历史进行反思,也许对今天的改革开放抓住机遇加速发展,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不无意义。

图片 1

关键词:日本民众/伦理观/近现代转型/信仰新选择

日本明治维新时实行“文明开化”政策,西方教育文化在日本广泛传播。日本这一时期的教育,在教育模式、教学机构的设置、教学内容、教育思想等等各方面都受到了西方教育的影响。西方教育文化经各藩和明治政府派遣调查团和留学生、聘请外籍教员和有影响力的人物的推动传入了日本。

图片 2

正当日本社会停滞不前的时候,资本主义制度先后在欧美主要国家得到确立。以英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完成了产业革命,并得到了迅速的发展。西方资本主义列强迫切向外寻求市场,对日本觊觎已久的美国终于1854年用武力强迫日本打开国门,德川幕府同美国签订了《日美神奈川条约》。从此以后,俄、英、法、荷等列强得寸进尺,强迫日本增订了许多不平等条约,极大地侵犯了日本的独立和主权。

那么,日本在达成了西方基准的近代化之后,为何最终走向了三谷教授称之为“殖民帝国”的道路呢?三谷教授认为,日本在甲午战争之后,尤其是日俄战争期间,开始从自立的资本主义转变成国际资本主义,其重要的标志有两个,一是1894年开始,日本陆续与西方列强修改了此前的不平等条约,获得了关税自主权,政府在财源上有了新的增长;二是开始在国际上发行外债,外国资本开始进入日本,日本在经济上与全球连在了一起。

有人说,不了解天皇制便无法了解日本的历史,我认为,这是中的之言。明治以前,天皇一直只是日本名义上的君主,实际的权力掌握在幕府将军手中,因此,“尊王攘夷”便成了明治维新运动的口号。在运动的过程中,维新派却逐渐放弃了“攘夷”的主张,代之以武力倒幕、“王政复古”和开国亲睦的方针,并最终取得了胜利。1868年1月,明治天皇颁布王政复古诏书,主张“诸事依据神武创业之始”,即以神话中的神武天皇建国之事业作为人们效法的范本,要求臣民“尽忠报国”;4月又以天皇的名义颁发了维新施政纲领即《五条誓文》:广兴会议,万机决于公论;上下一心,盛行经纶;文武一途以至庶民,各遂其志,使人心不倦;破旧来陋习,基于天地公道;求知识于世界,大力振兴国基。根据这一政纲,明治政府又提出了以“富国强兵,殖产兴业,文明开发”为内容的现代化总政策。但值得我们注意的是,明治维新在政治体制改革方面是围绕着天皇权限问题而进行的。当时日本国内也存在着两种根本对立的意见,一种意见认为应该开设国会,限制天皇权力,建立类似于英国的君主立宪制政体,为此,从1874~1886年开展了广泛的自由民权运动;另一种意见则认为应该赋予天皇以巨大的权力,以此来凝聚人心,实现国民精神的统一。明治政府的取舍却是镇压自由民权运动,于1889年以天皇的名义颁布了《大日本帝国宪法》。此宪法在表面上规定了院制、责任内阁制、司法权独立和“臣民”有言论、通信、出版、集会和结社等自由,从形式上确立了日本近代式的政体。但是,宪法第一条即宣布:“大日本帝国由万世一系之天皇统治”,天皇是国家元首,有批准宪法、任免帝臣、召集和解散议会、宣战媾和、统帅三军之大权;第三条规定:“天皇神圣不可侵犯”,人民作为天皇的“臣民”处于“永远顺从”的无权地位;第二十八条规定:“日本臣民在不妨碍安宁秩序、不违背作为臣民的义务的情况下,有信仰之自由”;第二十九条规定:“臣民”的各种自由必须是“在法律范围内”才有。凡此等等,皆说明明治维新所确立的日本近代政体实际上只是大地主、大资产阶级的联合专政。与欧洲各国相比,它不是英国式的立宪君主,而是德国式的君主立宪(事实上,1889年的宪法就是参照普鲁士德意志帝国宪法建立起来的),其政体实质正如马克思在评价普鲁士德意志帝国时所指出的:“以议会形式粉饰门面、混杂着封建残余、已经受到资产阶级的影响、按官僚制度组织起来、并以警察保卫的、军事专制制度的国家”(注:《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三卷,第21~22页。)。我认为,确立天皇制政体,有继往开来的积极因素,对安定社会、凝聚民心、振兴经济、强化日本民族心理、重塑日本民族文化是有利的。但应该指出:神武天皇建国之事业作为人们效法的范本,要求臣民“尽忠报国”的天皇制在实质上是狭隘的民族主义,正是这一狭隘性使日本国民受其奴化而未能实现深层的伦理价值观真正的现代转型。

自1871年9月约用两年时间考察欧美的岩仓使节团是日本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西方文化考察团。岩仓使团先后访问了美、英、法、比、荷兰、德、俄、丹麦、瑞典、意、奥、瑞士等十二个国家,从外交、政治、经济、文化教育、军事等方面加深了对西方资本主义社会的了解,使节团考察的对象有四种其中"各国的教育制度及其实际运作状况"为其中一种。从而有助于日本人对于其现代化模式进行全面和深层次的思考。日本学者森嶋通夫曾做了如下的概括:"明治政府比较并检验了所有这些信息已判明那些国家在某些领域最突出、最先进。例如:哪个国家在教育制度方面最优秀……在获得了代表团关于这些问题的信息的基础上,政府作出了关于哪个领域应以哪个国家为样板的决定。例如,1872年颁布的教育制度就是以法国的学校区划制度为样板的……在实地考察中,岩仓使节团就痛感日本教育的落后状况是羁绊国家发展是主要原因。木户孝允在,给国内的信件中痛陈:"吾人今日之开化非真正之开化,为防止十年后之弊病,惟在于兴办真正的学校……确立牢不可破的国基者唯有在于人,而期望人才千载相继无穷者,惟真正在于教育而已。"在充分比较分析了西方等国的教育体制的基础上,结合日本的情况向国内提出建议:在追赶西方列强的过程中,日本应当效仿和学习法国学制为宜。在具体做法上,采取"育伟才与大学,开民智与小学"的重在两头,带动中间的政策,力争尽快完成教育领域的近代化过程。后来,在起草"学制"时,随同岩仓大使一行出国考察教育制度的森有礼、田中不二磨等经常向日本政府报告欧美教育情况。他们的建议得到明治政府的高度重视,也得到了社会上有识之士的赞同,全民重视教育的思潮形成。这些考察团考察了西方的教育,是西方教育文化传入日本的一重要途径。

佩里武力宣示的结果,就是幕府与美国签署了一份《日美和亲条约》,主要内容是日本向美国开放下田、箱馆两个港口,为遭到海难的美国船舶提供便利,以及美国可在下田设置常驻代表。虽然没有太多的实质性的内容,却宣告了幕府实施了两百多年的锁国政策的终焉。当时的幕府名义上还有将军,但实际主政的是一个名曰井伊直弼的大老,他基本上是一个开放派,主张与西方与进行交往。在他的主持下,1858年日本与五个主要西方国家美国、英国、法国、荷兰、俄国签署了友好通商条约,主要内容是:下田、箱馆、长崎、新泻、兵库为开放港口,江户、大坂对外开放市场,各国可开设领事馆,并拥有领事裁判权;各国可在江户派驻代表等。自此,西方势力全面进入列岛。以下,列举一些幕府对外开放的举措。

以上原因说明,只有依靠人民,通过革命手段,彻底推翻帝国主义和封建主义才能使中国真正走上独立富强的道路。

然而,在十九世纪末的时代,近代的成立是否意味着一定会走向帝国主义?三谷教授的著作中回避了这一问题。我认为,近代的日本之所以蜕变成一个帝国主义国家,最根本的大概有两个原因。

那么,这种危险是什么呢?它是如何形成的呢?要回答这些问题,必须回溯一下日本近代化的历史。

日本教育在“富国强兵”“殖产兴业”“文明开化”三大方针指引下,(其中,“文明开化”,其核心内容就是通过对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学习,改革日本的文化教育制度。)进行了种种教育改革试验,广泛吸收了欧美资本主义国家的教育思想和教育制度,大量引入西方近代教育理论和成功经验,这一时期西方教育文化传入日本的途径主要有:通过向西方国家派遣考察团来学习西方的教育文化;通过有社会影响力的人物来学习西方的教育文化;通过聘用外籍老师来学习西方教育文化;通过向国外派遣留学生来了解西方教育,接受西方教育。

德富苏峰,曾于1906年和1917年游历中国,并留下《七十八日游记》、《中国漫游记 》两部游记。

当时帝国主义瓜分中国的危机迫在眉睫,主张变法图强的代表人物康有为、梁启超等上书痛陈“四邻交逼”、“瓜分豆剖”的严重形势,劝光绪仿效日本明治维新,断然推行新政实施变法。在维新派的推动下,1898年6月11日光绪皇帝颁布了“明定国是”诏书,宣布要发奋为雄,以圣贤义理之学植其根本,义须搏采西学之切于时务者,实力讲求,以救空疏迂谬之弊”,表示了变法的决心。戊戌变法的内容涉及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等各个方面。在经济方面,政府设农工商总局,民间允设农会、商会,提倡实业,保护农工商业,奖励创造发明和制造新器具;设铁路矿务总局,修筑铁路,开采矿藏;设立全国邮局,裁撤驿站;改革财政,整顿厘金;取消族人特权,鼓励其自谋生计等。政治方面,提倡官民上书言事,广开言路,并允许各地开设学会和报馆,给出版与言论以一定自由;取消重迭消闲机构,裁汰冗员,删改则例,澄清吏治。文教方面,改革科学制度,废除八股,改试写论,设经济特科;创设京师大学堂,同时命各地书院改为学堂;设译书局,翻译外国书籍;选派留学生出国学习、考察。军事方面,裁绿营,练新军,添设海军,培养军事人才,并筹办兵工厂,制造新式军械弹药,还准备按西方兵制实行征兵制。

事实上,老牌的英国法国等,差不多同时实行了“自由贸易帝国主义”和“殖民帝国”两条路线,以武力扩张来获得最大的经济利益,这也是近代资本主义的内生性之一,也决定了日本的近代一开始就伴生着帝国主义的内质。明治伊始,就急切地把虾夷之地(1869年定名为北海道)正式归入日本的版图,1879年又用武力的方式强行“处分”琉球,使之成为日本的一个县,一直到后来的甲午战争,试图占有原先在中国势力范围内的朝鲜半岛,并最终占有了中国的台湾,继而又不惜与俄国大动干戈,来确保它在朝鲜和在南满的优势地位,占有了萨哈林半岛的南部,再进而吞并朝鲜,在它本土的周边,建立起了象征着帝国主义得以成立的殖民地。而三谷教授对这些“殖民帝国”行为的解释,是因为日本要确保自身的军事安全保障,从而轻轻抹去了日本在以武力为背景的“殖民帝国”路线的实施中,对被殖民、被占领地区的民众带来的深重苦难。

一 近代化中的陷阱

一、派遣考察团

原标题:明治维新150年︱徐静波:复眼之下明治维新的多重图像

中国鸦片战争后,许多帝国主义国家为维护自身利益支持中国的顽固派反对维新派。维新派渴望要求国家独立,反对外来侵略,但他们对外国侵略者的本质又缺少深刻认识,甚至对帝国主义者抱有幻想。

另一个可以从日本自身去探寻。依照三谷教授的解释,明治的领袖们意识到西方的近代背后有一个精神性的功能元素——基督教,于是决定将天皇定格为“现人神”的天皇制来取代基督教。我觉得,明治领袖们用来取代基督教的应该不是天皇制(天皇制古已有之),而是炮制了一个将天皇祖先神格化的“国家神道”,然后以国家神道在精神上将全体国民凝聚起来,将日本推举到“神国”和“皇国”的境界,把日本人的民族自豪感鼓胀起来,将“国权”(国家利权)作为全体国民的最高利益。三谷教授在书中花了不少篇幅讨论的《教育敕语》,实际上是向青少年灌输“国家神道”的工具,弱化个体的合理性,强化集团的正当性,从而在实质上大大削弱了“基于众议的统治”,强化了统治的独裁性。这实际上是对近代西方思想的一个违逆,是有悖近代的基本原理的。

众所周知,日本的近代化属于后发型。在明治以前,商业资本主义、新的生产方式、“兰学”思潮等具有现代性的因子(即所谓资本主义萌芽)已内生于日本的土壤里,封建的幕府统治已处于风雨飘摇之中。但是,必须承认,就日本当时的社会历史发展态势而言,上述这些内生的近代性或现代性的因子并未强大到能够顺利地促使日本社会实现从传统社会向现代社会的历史转型的地步,若没有外来因素的刺激与触发,日本近代化的历程或许会是另外一种情形。后发型的近代化国家的历史发展一般都存在这样的悖论:一方面,西方的列强使这些落后国家中本有的近代化意向能迅速地从自发状态提升至自觉状态,这一点对于这些国家的近代化进程的加速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另一方面,也正是这种在外来入侵状态下所触发的具有自觉性质的近代化意识本身所固有的急功近利性,使得这些国家在近代化过程中生产着与近代化目的相背离的因素,近代化的成果有着随时破产的危险。这种情形在日本近代化或现代化过程中表现得尤为明显,甚至我们不能说日本今天已经没有这种危险了。

在西方启蒙思想的传播的过程中出现了很多着名的思想家,他们对西方文化的推崇也促进了西方教育文化在日本的传播,其中最有名的当数福泽谕吉他所着的《文明论通略》和《劝学篇》有很重的影响。主张摄取西方文化,提倡学问研究和独立自主的风气,大力开办学校促进文明传播。1882年,伊藤博文赴欧洲访问,第一站去了普鲁士,在那里找到日本宪法的样本。归国后依德国样式改造政府各部,在他与政府的奖掖之下,崇德之风劲吹,直进学校园;山县有朋是日本明治时代着名的政治家,他发表《变则设德国学校议》,鼓吹德国学他力主"变则德国学",并建议设立"专门政治学校",培养学生。森有礼在担任驻英全权大使期间,思想发生了急剧变化,由个人主义自由主义者转变为国家主义者,后任文部大臣 促进了德国教育在日本的传播。

1857年2月幕府设立的“蕃书调所”(1862年改名为“洋书调所”,明治以后演变为开成学校,是1877年成立的东京大学的两大母体之一)开学,这是一所类似于中国在1862年开设的同文馆的机构,但其后来所取得成就,明显高于同文馆。

一个世纪后的今天,中华民族终于明确提出发展经济的正确方针,而这一步又迈得有多么坎坷。当然,明治维新是一场资产阶级革命,而我们今天的改革则是进行的社会主义建设,二者自不可同日而语,但从振兴经济、增强国力方面言二者有其相似之处。

本文想围绕三谷教授的这部著作,或者借着这部著作的问题史意识,讨论两个或许是老生常谈却仍未获得明解的问题:一、为什么通常意义上的“近代化”,在自十九世纪中叶起至二十世纪初期的长达半个多世纪的时期内,除了本源地欧美之外,全世界只有日本实现了?二、为何日本的近代化导致了极为强烈的帝国主义化?帝国主义是日本近代内生机制的必然结果吗?

内容提要:第二次世界大战不仅使日本近代化的物质成就丧失殆尽,更为重要的是使日本人的心灵系统产生前所未有的失衡。战败的事实,使日本人的旧有价值观——尤其是《教育敕语》中所规定的道德观念被彻底否定了。没有了支撑国民生活信念的价值系统,日本民众陷入了物质和精神的双重贫困之中。

图片 3

图片 4

日本明治维新的成功

  • 首页
  • 电话
  • 经典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