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新京网上导航-手机app下载大全 > 文学概论 > 犬儒主义主张人们要摆脱现实社会的世俗利益,的《翻译之耻》的中译

犬儒主义主张人们要摆脱现实社会的世俗利益,的《翻译之耻》的中译

图片 1

摘 要:柄谷行人是当今世界最有影响的左翼理论家之一。他试图通过对康德哲学和《资本论》的重新解读,重铸反资本主义的抵抗逻辑。然而,他的康德化马克思主义方案具有明显的缺陷。柄谷行人对批判概念的理解依赖于康德的视差概念,由于对康德先验理性的无批判肯定和对黑格尔历史理性的无分析否定,使批判成了可以脱离现实的思想活动。在对《资本论》的理解中,柄谷行人否定马克思的劳动价值论,把流通领域不同价值体系之间的差异理解为剩余价值的来源,把流通在剩余价值实现中的作用和劳动者的购买者地位直接等同于劳动者的主体政治地位,造成了理论逻辑与现实政治逻辑的混淆。在资本主义社会中。资产阶级与工人阶级的关系主要是由他们在资本和权力占有中的非对称地位,而不是由他们的抽象市场地位决定,马克思的《资本论》不可能提供一种消费者抵抗的政治逻辑,离开了生产方式的变革不可能真正地消灭资本主义体系。在这个意义上,柄谷行人的理论是一种选择性的视差。>>收起

Critique and Politics in the Parallax View:Interpreting and Criticizing Kojin Karatani's Alternative Revolutionary Logic

《现代哲学》
孔明安
建基于精神分析基础上的意识形态理论是一种重要的现代意识形态理论形式。与此同时,齐泽克在其《意识形态的崇高客体》中多次提到了盛行于后现代社会的另一种意识形态,即犬儒主义的意识形态。那么,犬儒主义的意识形态理论究竟具有怎样的特征?齐泽克的意识形态理论与犬儒主义的意识形态又有何区别?这是研究意识形态理论者不得不面对和思考的问题。本文通过考察犬儒主义的概念及其意义变迁,在阐述齐泽克意识形态理论的基础上,试图对犬儒主义的意识形态做一梳理和分析,以推动国内意识形态的研究。

转自:商务印书馆学术中心

《视差之见》,[斯洛文尼亚]斯拉沃热·齐泽克著,季广茂译,浙江大学出版社2014年12月出版,629页,79.00元

汪行福

作者简介:汪行福,复旦大学哲学学院教授。

1

哲学园鸣谢

在面向大海和渔村的南方,在酷热难熬的6、7月,读什么不可以,为什么偏偏要拎起斯拉沃热·齐泽克,还是那部600多页的《视差之见》(季广茂译,浙江大学出版社,2014年12月)?齐泽克的理论书向来以晦涩难懂著称,这部书据说是他的哲学理论之代表作,尽管译者在“后记”中说该书与齐泽克此前著作有“质的差异”(态度更加冷静、客观和理智,思路更加清晰,行文更加流畅……),但是读起来还是很费劲的。不过我也注意到,我手上的这部已经是“2017年11月第4次印刷”,这说明老齐在中国读书界还是挺有市场,毕竟是激进左翼的学术明星。其实,光是目录中的那些词语,什么“被太阳烤焦”、“兵临城下”、“权力与抵抗的视差”、“危险?什么危险?”等等,已足以让我拎起了这部大书。

复旦大学哲学学院

原发信息:《哲学研究》第20176期

从愤世嫉俗到玩世不恭

《翻译之耻:走向差异伦理》是劳伦斯·韦努蒂(Lawrence Venuti)教授继1995年出版《译者隐身:一部翻译史》(The Translator's Invisibility: A History of Translation)之后,于1998年出版的有关翻译研究的第二部专着。在短短的三年之内,韦努蒂教授就推出两部对后来全球翻译理论界产生重大影响的作品。《译者隐身》已由张景华、蒋骁华于2009年译出中译本,而眼前的这部译着便是可视为其“姊妹篇”的《翻译之耻》的中译。

“视差之见”,书名原文是“The parallax view”,很准确简捷。我想起美国历史学家布鲁斯·卡明斯的《视差:美国与东亚的关系》的原书名是“making sense of American-East Asian relations ”,直译只是“认识(或理解)美国与东亚的关系”,译者却用了“视差”这个概念。卡明斯在2002年的“平装本前言”中提到,该书的目的是既从东亚一方,也从美国一方认识双方复杂的互动关系,这就是观察者位置的差异;在“导论”中还提到对美国与东亚双方互动关系的考察必须首先去除自己的视觉中的“黑斑”,因此可以认为中译本的书名是有根据的。所谓“视差”(parallax),就是指从不同位置观察物体所产生的位置或方向上的视觉差别。在齐泽克这里的“视差”的意思当然更明确,也更哲学、更深奥:“视差的标准定义是:客体显而易见的位移(在某个背景下,它的位置发生了变化);位移源于观察者位置的变化。观察者位置的改变提供了新的视线。”(26页)接下来就是“随之而来的哲学迂回曲折(philosophical twist)”: 黑格尔、拉康和唯物主义,认识论与存有论,凝视与盲点,反射性迂回曲折,反射性短路……马上就上来了。译者在“后记”中有解读,简单来说,齐泽克认为“视差”不仅是因为观察者位置的变化,而且也是因为被观察客体的变化;观察者的“盲点”不仅是主观的,也是因为观察对客体造成的影响使客体“返还”给观察者的。这里当然涉及到关于“现实”的理解,对于齐泽克来说,任何现实都是“符号性现实”。在书中有一个很有意思的例子可以说明现实是如何在被观看中改变的。“在朝鲜非军事区南面,有个罕见的观景点。那是剧院般的建筑,有大屏幕般的窗口,面朝北方。……仿佛是为了配合这种虚构,朝鲜在这个剧院的前面建造了一个如假包换的赝品,即一个由排排雅舍组成的模范村落。一到夜幕降临,尽管空无一人,雅舍里面还是华灯齐放。这不就是有关框架(frame)自身的符号功效的纯粹例证吗?……这里没有发生任何实质性的变化,只是透过框架来观赏,现实就摇身一变,成了自身的表象。”(46—47页)我相信这个例子大可以举一反三,因为被观看而造成的现实表象在我们的生活经验中并不缺少。可以说,“知识的增长并不能克服视差,因为视差构成了我们的‘现实’”。(“译者后记”)因此,尽管我们在观看世界和思考问题的时候还是要提醒自己要“换个角度”、“换位思考”,但是我们不应该相信真的可以彻底消灭视差,在涉及政治的斗争中更不可以天真地以为可以用“兼听则明”来说服对方承认“真相”。说到这里,忽然想到这本中译本封面上的作者头像,虽然只有半边脸、一只眼睛,但是读者不会感到有任何怪异之处,因为人们早已习惯了这种视觉思维——很自然会在头脑里把另一边脸、另一只眼睛补充上去;但是回到该书的核心概念“视差”,可能会有全新的发现:其实你并不能证实这个形象也和常人一样有两只正常眼睛,你更不知道如果有的话,那只眼睛的状况如何。这似乎是对于齐泽克在该书中反复论述的“视差分裂”的最好的形象隐喻。

《哲学研究》 2017年第6期

内容提要:柄谷行人是当今世界最有影响的左翼理论家之一。他试图通过对康德哲学和《资本论》的重新解读,重铸反资本主义的抵抗逻辑。然而,他的康德化马克思主义方案具有明显的缺陷。柄谷行人对批判概念的理解依赖于康德的视差概念,由于对康德先验理性的无批判肯定和对黑格尔历史理性的无分析否定,使批判成了可以脱离现实的思想活动。在对《资本论》的理解中,柄谷行人否定马克思的劳动价值论,把流通领域不同价值体系之间的差异理解为剩余价值的来源,把流通在剩余价值实现中的作用和劳动者的购买者地位直接等同于劳动者的主体政治地位,造成了理论逻辑与现实政治逻辑的混淆。在资本主义社会中,资产阶级与工人阶级的关系主要是由他们在资本和权力占有中的非对称地位,而不是由他们的抽象市场地位决定,马克思的《资本论》不可能提供一种消费者抵抗的政治逻辑,离开了生产方式的变革不可能真正地消灭资本主义体系。在这个意义上,柄谷行人的理论是一种选择性的视差。

犬儒主义作为一个学派,它源自古希腊:作为一个概念,它历经二千多年的历史沿革,其含义也经历了发展和变化的过程。我们简单地将这一变迁过程概括为“从愤世嫉俗的清高到玩世不恭的认同”。在此,我们不能详细追踪这一概念的发展史。然而有一点必须指出的是,齐泽克在《意识形态的崇高客体》中提到的“作为一种意识形态的犬儒主义”,主要是在一种变化了的意义上,也即现代或后现代意义上所表现出的犬儒主义的形态。为此,我们还得从古希腊哲学谈起。

图片 2

齐泽克从“视差”出发,建立和完成了他独特的存有论,其中包含有视差客体、视差分裂、主体分裂、视差与实在、视差与唯物主义和辨证法等理论“装置”,揭示和强调普遍存在于自身中的差异。据说“如此一来,他使自己原本分散的哲学见解融为一体”,并使自己与其他当代哲学家区分开来、卓然独立。(参见同上)话是这么说,齐泽克“做哲学”的方法还是一以贯之:在灵光飞溅之下旁征博引,文艺、宗教、哲学、政治等领域无远弗届,无数的例子、片段、笑话随口拈来,想要一本正经地读出个完整的理论构架和前后逻辑关系并非易事。可以相信的是,“视差”讲的就是哲学、政治学等等。哲学不是教你某种知识,而是启发你学会对思维的思维,以及对想象的想象,还有就是以“视差”看待视差;政治学并不需要你背诵教条,而是需要你明辨是非、抛弃怯懦、拍案而起。其实,对于不是专门研究齐泽克的读者来说,与其捧着这本书逐章细读、苦思冥想,倒不如东顾西盼、率性而读,可能反而更有收获。齐泽克曾经说,对于研究罗尔斯或黑格尔的人来说,是否认真读完《正义论》或《逻辑学》并不是那么重要,重要的是像皮埃尔·贝亚尔说的,应该把注意力集中在对象的某一个特征上,让那个特征渲染你的整个进路,这是产生某种真正新东西的唯一方法。这可能是齐泽克的读书秘诀,我们也不妨学着点。但是有时候齐泽克也会抱怨人们并没有真正地阅读他的书,而只是在寻找一些可以以他们的方式阅读的短句和段落。当然他这么说的语境往往是因为看到立场对立的双方在同时指责他的观点。

柄谷行人 康德 黑格尔 马克思 消费政治 抵抗逻辑

关键词:柄谷行人/康德/黑格尔/马克思/消费政治/抵抗逻辑

首先,犬儒主义是古希腊晚期的四大学派之一,它拥有自己独特的行为处事标准和道德追求。一般认为,犬儒主义(cynicism)的代表人物是苏格拉底的弟子安提斯泰尼(Antisthenes):但如果提到犬儒主义,还必须提及另一位著名的犬儒主义者第欧根尼(Diogenes)。这位行为怪异的哲学家因为其住在木桶里的怪异行为而更为人所知,因此被称为“住在木桶里的哲学家”,并被人称为犬儒主义者。概而言之,所谓“犬儒主义者”,大都是言行举止独特,特立独行者。他们我行我素,旁若无人,放浪形骸,漠视世俗的评价和言行标准,但却自有其独特的言行标准,他们忠诚可靠、感觉灵敏和爱憎分明。犬儒主义,顾名思义,其含义所指就是其言行如“犬”或“像狗一样的人”。因此,如果按照世俗社会的标准,犬儒主义理当被归入另类也。犬儒主义主张人们要摆脱现实社会的世俗利益,去追求自己所认为值得拥有的善。而所谓的善,在犬儒主义看来,则是因人而异,迥异于现实的世俗社会。第欧根尼以生活在木桶里而自得其乐,他曾有一句名言:“重估一切现存价值”。这既标志着他对当时世俗社会的价值标准的不满,也意味着他对自身价值的追求。在犬儒主义那里,世俗社会,也即文明社会的名誉、地位和金钱都是过往烟云,甚至是罪恶的源头。相反,自然远远比文明更值得人们去追求,也更为真实,因此人们应该重新回归自然,追求自然的生活方式,控制自己的世俗欲望,践行简陋俭朴的生活方式,以磨练自己。只有这样,人才能有个人的心灵自由。而一味追求快乐,则只会走向快乐的反面。

韦努蒂

不管怎么说,有时候我们真不必问自己是否读懂弄通了齐泽克,需要问的是,这位左翼斗士和嬉皮士给你带来什么灵感,是否鼓起了你的勇气?假如你和齐泽克一起走向沸腾的大街,你会希望自己和他做些什么?就如眼前这部很厚的书,还可以用来做什么?猛然想起几年前看到的一幕情景:在城市马路中间有很多年青人坐在地上看书,那种感觉很奇特、很令人感动,书本走出了课堂和图书馆,阅读的行为有了全新的涵义。在这里我看到的不仅仅是理论与实践的关系,而且还有书作为某物的可能性,比如在某些脆弱的猝不及防的时刻,书、尤其是很厚的书可以被用作抵挡的另类盾牌,也可以作为某物被用力地投出去。这令我们想起导师的名言:批判的武器不能代替武器的批判,这特定情境中的书——某物就从批判的武器转换为武器的批判。忘记齐泽克在哪里讲过,大意是在危急关头,那些潜藏在深渊的⼒量会猛然冲破理智的压制,让身体爆发出理智无法解释的疯狂行为。对于旁观者或审判者来说,无论如何看待和评价,必然会出现种种“视差”,有很多东西必定是无法产生共识的。

日本学者柄谷行人(Kojin Karatani,下称“柄谷”)是一位有世界声誉的理论家,在文学评论、建筑和后现代主义理论等领域都有重要影响。近年来,他试图通过重新解释康德和马克思,以期“重铸反对现时代资本主义帝国的哲学和政治基础”。对柄谷这一工作的意义,齐泽克给予了高度评价:“就其异端的理论抱负和对另类革命传统——原则上是无政府主义的—— 《跨越式批判》堪比罗伯托·昂格尔(Roberto Unger)的《政治学》三部曲”。(2i~.ek,P.121)中国学界正在出现一个柄谷热,他的著作被广泛地翻译出版,他的理论被许多学者研究和评论。这一现象的出现不是偶然的,他的理论几乎囊括了马克思主义哲学关注的热门话题,如马克思与德国古典哲学的关系、马克思哲学立场与批判概念、政治经济学批判复兴、全球资本主义抵抗、共产主义回归等等。柄谷思想的别具特色之处在于:他把康德的“视差”概念作为一切超越性批判的前提和基础,强调任何超越性批判都依赖于某种理性的超现实的先验幻象;他对《资本论》做了独特的解读,用交换模式论取代马克思主义传统的生产方式论;他认为以生产者为基础的劳工运动已经衰落,在全球资本主义时代必须以流通领域中的消费斗争取代生产斗争,马克思的共产主义基础不是生产资料集体占有,而是作为消费者/劳动者的生产合作社的联合。这一别开生面的理论构思,满足了激进左翼对全球资本主义的批判冲动和对另一个世界的渴望。但柄谷的理论存在明显缺陷,他对康德、黑格尔和马克思之间关系的理解具有明显的主观偏见,对马克思《资本论》的解读具有形式化特征,对抵抗政治抱着不切实际的浪漫幻想。本文将以柄谷本人提倡的视差方法,对他的理论既做同情的理解,也做认真的批评。

日本学者柄谷行人(Kojin Karatani,下称“柄谷”)是一位有世界声誉的理论家,在文学评论、建筑和后现代主义理论等领域都有重要影响。近年来,他试图通过重新解释康德和马克思,以期“重铸反对现时代资本主义帝国的哲学和政治基础”。对柄谷这一工作的意义,齐泽克给予了高度评价:“就其异端的理论抱负和对另类革命传统——原则上是无政府主义的——《跨越式批判》堪比罗伯托·昂格尔(Roberto Unger)的《政治学》三部曲”。中国学界正在出现一个柄谷热,他的著作被广泛地翻译出版,他的理论被许多学者研究和评论。这一现象的出现不是偶然的,他的理论几乎囊括了马克思主义哲学关注的热门话题,如马克思与德国古典哲学的关系、马克思哲学立场与批判概念、政治经济学批判复兴、全球资本主义抵抗、共产主义回归等等。柄谷思想的别具特色之处在于:他把康德的“视差”概念作为一切超越性批判的前提和基础,强调任何超越性批判都依赖于某种理性的超现实的先验幻象;他对《资本论》做了独特的解读,用交换模式论取代马克思主义传统的生产方式论;他认为以生产者为基础的劳工运动已经衰落,在全球资本主义时代必须以流通领域中的消费斗争取代生产斗争,马克思的共产主义基础不是生产资料集体占有,而是作为消费者/劳动者的生产合作社的联合。这一别开生面的理论构思,满足了激进左翼对全球资本主义的批判冲动和对另一个世界的渴望。但柄谷的理论存在明显缺陷,他对康德、黑格尔和马克思之间关系的理解具有明显的主观偏见,对马克思《资本论》的解读具有形式化特征,对抵抗政治抱着不切实际的浪漫幻想。本文将以柄谷本人提倡的视差方法,对他的理论既做同情的理解,也做认真的批评。

其次,犬儒主义概念经历了从愤世嫉俗到玩世不恭的处事哲学的演变过程。在西方哲学史上,从古希腊之后的犬儒主义到现代的犬儒主义的含义已经发生了某些变化。早期的犬儒主义者是根据自身的道德原则来蔑视世俗的观念,他们拥有自身的行为准则和信念,不为世俗社会的诱惑而动摇,如早期的第欧根尼是一个极其严肃的犬儒主义者,他是一个激烈的社会批评家,他热烈地追求真正的德行,追求物欲之下心灵的解放和自由。但随着历史的发展,后期的犬儒主义者虽然蔑视传统社会的世俗观念,但却丧失了赖以为标准的自身道德原则,转而认可现实社会的世俗理念,并演变为某种程度的“玩世不恭”。实际上,从愤世嫉俗到玩世不恭,其间的转换只有一步之差。这一转变的逻辑是这样的:对世俗社会的否定,必然导致所谓的文明社会道德标准的否定,转而追求所谓“自然”的道德标准。然而,对文明社会的道德价值的否定必然会进一步模糊或混淆道德标准,进而模糊高贵和低贱的等级之分。因此,在后来的犬儒主义看来,既然无所谓道德的高尚,那也就无所谓低贱或下贱之说,因为高尚本来就是相对低贱而言的。如此,高贵和低贱在他们眼里都是无所谓的,两者都不是什么了不得的。这一逻辑发展的结果是,对世俗的全盘否定变成了对世俗的欣然接受,进而,可以不管世俗的好坏,一概笑纳。犬儒主义的这一转变与20世纪末的后现代主义有融合的趋势。总的来说,后现代主义或后现代性是对现代性所鼓噪的理性、崇高和善的反叛,它反对理性主义的宏大叙事,追求叙事的碎片化和边缘化,这一点与犬儒主义对文明社会的反对不谋而合。于是,古希腊犬儒主义的愤世嫉俗就变成了后现代社会里犬儒主义者的玩世不恭。了解犬儒主义这一含义的转变,对理解齐泽克所谓的犬儒主义的意识形态非常重要。因为齐泽克正是在此意义上,也即后意识形态的意义上来谈论作为意识形态一种形式的犬儒主义的。

《译者隐身》运用历史考古学的方法,梳理了从17世纪至20世纪末的英美翻译史。在该着作中,韦努蒂发现“通顺”译法超过了其他翻译策略,塑型由其他语言译入英语的外国文学经典。站在英美语言及文化的立场上,韦努蒂拷问在翻译行为发生的过程中,诸种本土价值观念被潜移默化地“铭刻”进了异域文本,进而将其遮蔽。他继而拈出一种能对抗通顺译的翻译理论与实践,旨在倡导在异域文本中传达出原作在语言与文化上的差异。韦努蒂选取欧美的各种翻译文本作为实例,详细阐述了翻译可以被视为研究和实践差异的场所,恢复并修正已被遗忘的翻译,从而建立起另外一种“异化翻译”的传统。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 首页
  • 电话
  • 经典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