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新京网上导航-手机app下载大全 > 文学概论 > 爆炸发生在起亚巴士驶离两分钟之后澳门新葡新京网上导航:,到了新加坡工作还好

爆炸发生在起亚巴士驶离两分钟之后澳门新葡新京网上导航:,到了新加坡工作还好

——普利策奖得主 角谷美智子

5月15日到了。大家曾望眼欲穿,盼望它的到来,仿佛它永远不会来临似的! 我们终于等到了5月15日这天,再过几小时,宗教婚礼将在拉兹大教堂里举行。 如果说十来天前发生的怪事还在我们心中留下些许担忧,在世俗婚礼结束后,这些担忧全都一扫而光。出现在罗特利契家客厅里的怪事,没有在市政府上演。 我一大早就起床了。玛克比我还早。他走进我的房间时,我还没有穿好衣服。 他已经穿上新郎礼服,跟丧服一样是全黑的,这是上流社会绅士们的时髦打扮,男人们的庄严肃穆的穿着与花枝招展的女人们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玛克容光焕发,脸上没有一丝愁容。 他激动地拥抱我,我也紧紧地抱住他。 “亲爱的亨利,”他对我说,“嘱咐我提醒您……” “婚礼今天举行!”我笑着说,“哈,告诉她,既然我准时到了市政府,我也会准时参加教堂的婚礼!昨天,我甚至把表放在钟架上!你呢,亲爱的玛克,别让人久等哟!……要知道,今天你可是主角,必不可缺!……没有你,婚礼可无法举行!” 他离开后,我赶忙梳洗完毕,此时刚刚早晨9点。 我们在医生家会合。礼车应从这里出发。为了兑现我准备到达的诺言,我很早就到了,这使新娘子眉开眼笑。我在客厅里等待着。 前日在市政府出席婚礼的人陆续到来——鉴于此庄严的场合,不如称之为要人吧——这次全都精心打扮:黑色的礼服,黑色的背心,黑色长裤,纯粹的巴黎风格,不带丝毫马扎尔民族服饰的特色。别在钮扣孔上的简单饰物熠熠生辉:玛克戴上了玫瑰花形勋章,医生和法官佩戴奥地利、匈牙利的胸饰,两名军官的威武的边防制服上别着十字勋章和奖章,我只简单地插了一根红色饰带。 米拉-罗特利契,我何不称她米拉-维达尔,既然他们已由尘世的纽带联结在一起,——米拉,身穿洁白的曳地的波纹绸长裙,绣着橘黄色橙花的短上衣。整个打扮令人赏心悦目。胸侧别着新娘花束,迷人的金发上戴着新娘花冠,花冠上的白色珠罗纱垂下来。这个花冠是我兄弟替她找回来的,她不愿意更换。 她和打扮得雍容华贵的母亲一同走进客厅,她向我走来,伸出双手,我带着兄长般的怜爱紧握住她的手。 “啊!哥哥,我多么快活啊!” 痛苦的日子一去不返,这个真正的家庭承受的煎熬已经过去了,甚至不留一丝痕迹!连哈拉朗上尉也好像忘记了一切,他握紧我的手,说: “不……不要去想那些事了!” 这天的日程安排得到大家一致同意:9点45出发去教堂,拉兹城的总督、达官显贵聚集在那里等待婚夫妇的到来。婚礼弥撒和圣米歇尔的圣器室签订婚约后,便是相互介绍与祝贺。然后回家举办午宴,估计有五十来位客人。夜晚,在住宅里举行盛大的晚会,已发出了200多份邀请函。 两轮马车仍按前一天那样分配,第一辆车上有新娘、医生、罗特利契夫人和纳芒法官;第二辆车坐着玛克和另外三位证婚人。从教堂回来时,玛克和米拉-罗特利契将乘坐同一辆马车。将另外派人接那些参加婚礼仪仗队的人。 斯泰帕克先生也采取了措施,以便维持秩序,因为肯定那时人们将会蜂拥到教堂和圣米歇尔广场上。 9点45分,马车出发,沿巴蒂亚尼河堤前进,穿过马扎尔广场,经米洛契王子街进入拉兹最漂亮的住宅区。 天气晴朗,5月阳光明媚。行人成群结队沿人行道涌向教堂。所有的目光,充满喜爱和羡慕,都投入第一辆马车中的年轻新娘。我看到亲爱的玛克也在此列。从马车窗户里,可以瞥见一张张笑脸,祝贺声从四面八方涌来,令人迎不瑕接。 “我相信,”我说,“这座城市必将留给我美好的回忆!” “匈牙利人通过您向他们喜爱的法国表示敬意,维达尔先生,”阿尔姆加德中尉对我说,“这门婚事能使一名法国人跨入罗特利契家庭,他们为此感到由衷的高兴与祝福。” 临近广场时,乌车行进困难,走得十分缓慢。 从教堂的钟楼里飘出欢快的钟声,东风吹拂,空气中留下它微微的颤音。快到10点时,警钟楼上又响起悦耳的钟声,那高亢的音符飞进米歇尔教堂嘹亮的钟声里。 我们到了广场。我看见两旁的拱廊下整整齐齐地排放着派出迎接客人的马车。 教堂正门大开。当我们乘坐的两辆马车停在台阶下时,正好十点过五分。 罗特利契医生第一个下车,然后米拉扶着他的胳膊走下来。纳芒先生扶着罗特利契夫人。我们也随玛克下了车,穿过广场上密集的人群,走进教堂。 这时,教堂内大管风琴奏响了匈牙利作曲家孔扎施谱写的婚礼进行曲。 那个时代的匈牙利有条礼拜仪式的规定(这在其他天主教国家是没有的);婚礼弥撒完后,再举行婚配降福之礼。看上去,不像是夫妇,应该是未婚男女参加典礼。先作弥撒,再行婚配。 玛克和米拉走向祭坛前面,坐在为他们准备的两把椅子上;父母和证婚人各自在他们身后就坐。 所有的座位、唱经台、祷告席都坐满了人,来宾有总督大人、政府官员、军官、法官、亲朋好友及工商界知名人士。祷告席上为花枝招展的太太们特备了座位。教堂里座无虚席。 唱经台是13世纪建造的杰作。它的铁栅栏后面挤满了看热闹的人。那些无法靠近栅栏边的人,就站在大殿中央,大殿里早就没有空位了。 大殿的耳堂、边道,甚至台阶上都是人群攒动。这群人里妇女占大多数,目光能隐隐约约瞥见一些女人穿着典型的马扎尔服装。 难道这些善良的女市民或农家女还念念不忘曾搅得满城风雨的怪事,她们来教堂是为了重睹那一切吗?……不,显然不会,只要她们稍微把此事归于魔鬼作祟,但在教堂里,它们可不能胡作非为。难道上帝的神威不足以令魔鬼畏而止步吗? 唱诗台的右边传来一阵蚤动。人群让开一条道,让本堂神父、副祭、副助祭、教堂执事和唱诗班的孩子们进来。 本堂神父站在祭台前的台阶上,鞠一躬,唱了“入祭文”的开头几句。这时,唱诗班的成员开始唱祷文。 米拉跪在拜坛的垫子上,头低垂,虚诚地祈祷。玛克站在她身边,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她。 弥撒排场宏大,天主教堂在进行这种庄严的仪式时总免不了讲究这些排场。管风琴一会儿奏响赞美歌,一会奏响合唱曲,琴声悠扬,飘扬在教堂的穹顶上。 大殿上时而传来嗡嗡的人声,挪动椅子的吱嘎声,座位跃翻的响声,还有教堂里的警官来来回回巡查的脚步声,他们负责大殿的整条通道畅通无阻。 平常,教堂内总是笼罩在若隐若现的微光里,人们的灵魂仿佛沐浴在浓郁的宗教气氛中。从古老的彩绘大玻璃(上面绘制着《圣经》中的人物侧像),从早期的尖顶风格的狭窄的窗户里,从侧面的玻璃壁透进来一缕闪烁不定的光线。只要天气稍微陰沉下来,大殿、侧道及后殿就变暗了,祭坛上烛光的火舌在这种神秘的幽暗中闪烁跳动。 今天教堂里又是另一番景象。阳光灿烂,映红了东窗和耳窗的圆花圈。一束阳光穿过后殿的窗洞,直落在悬挂在大殿柱子间的讲台上,映亮了用巨肩托着讲台的大力神苦恼的脸庞。 铃声响起,全体起立。一阵乱哄哄的嘈杂声过后,大家鸦雀无声,静听着执事用单调的声音朗诵圣马蒂安的福音书。 然后,本堂神父转过身,向新郎、新娘启词。他是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说话声音不大。他说话简略,但句句打动米拉的心弦。他赞扬罗特利契家族的美德,她对穷人的无尽关怀和怜悯。他祝贺这门婚姻使一位法国青年和一名匈牙利女郎结为连理。他祈求上苍降福于这对新人。 致词结束,本堂神父和副本堂神父回到神父两侧的座位。神父转身面对祭坛,诵读“奉献经”的祈祷。 我这里不厌其烦地描述那次婚礼弥撒的琐碎细节,因为它们已深深地铭刻在我的脑中,因为它们永远不会从我记忆中消失。 这时,从安放着管风琴的台上,传来弦乐四重奏伴奏下的一个洪亮的嗓音,那是在马扎尔人中享有盛名的男高音歌唱家戈特利埃伯正在演唱奉献礼赞美歌。 玛克和米拉离开座位,走到祭坛前。副本堂神父接受了他们慷慨的布施。他们把嘴唇印在主祭牧师递过来的圣器上。两人回到座位上,啊!玛克从来没有这样英俊潇洒,他全身都笼罩在幸福的光环中! 接下来是募捐的女子为病人、穷人募捐。教堂执事领着她们挤进唱诗台和大殿。只听见移动椅子的声音,裙子的——声和顿足声。其间;小钱币纷纷滚进这些年轻女子的钱袋里。 唱经班唱起了分四部分的圣哉颂歌,孩子们尖厉的高音格外响亮。祝圣仪式的时刻到了。第一声铃敲响,男人们起立,女人们跪在凳上。 玛克和米拉跪在地上,等待着奇迹的降临。这个至高无上的圣体,千百年来,一直经神甫之手代代相传。 在此庄严时刻,所有人都低着头,所有的心都飞到天堂里,难道这种无比的虔诚,这种神秘的寂静不令人终生难忘吗? 老神父在圣餐杯、圣体饼前弯下腰,准备朗诵圣言。两名助手跪在台阶顶上,托着他的祭披下端,以免他在跪拜时有所不便。唱诗班的一位孩童,手擎铃铛,准备摇铃。 主祭用低沉缓慢的嗓音唉出两声长长的呼唤,下面一片应承声。 突然传来一声尖叫,撕心裂肺的尖叫,令人毛骨悚然的尖叫! 唱诗班孩童手中的铃铛脱手而出,飞到祭台上。 本堂神甫和副本堂神甫被推开了。 总本堂神甫嘴唇颤抖,脸上线条扭曲,目光惊恐不安,双膊直发颤,好像在手背上抓住了什么,正极力稳住,眼看他就要摔倒在地。刚才那声尖叫就是出自他的口。 这就是我亲眼目睹的事实,千百人可以为我作证。 圣体饼从老神父手中被夺走,这个圣洁的象征被一只亵渎神灵的手抓住。然后,它被撕碎,碎末撒向唱诗台上。 这时,响起一个可怕的声音,我们早已熟的声音,即威廉-斯托里茨的声音(我听见了,千百人也听见了),他站在祭台前,虽然和在罗特利契家一样,我们看不见他的人影: “灾难会降临到新婚夫妇头上……灾祸会降临!……” 米拉心痛欲裂,尖叫一声,晕倒在玛克怀中。

给我的爸妈和家人们祈祷了平安,愿他们健康,和睦到老。

抄录在简书做个备份吧。

1998年12月,我的包在午餐时被偷;人又在雨后湿滑的地上滑倒;先生人还没有到;女儿的DP准证的材料还在准备中,...., 那个星期天心情很惆怅,就静静地走进了后港的圣母圣诞堂。

2

...主我当不起,你到我心里来,只要你说一句话,我的灵魂就会痊愈!

信仰的旅程 - 我心知我祷

2010年圣灵降临主日(Pentecost Sunday),和代母去圣家堂听讲座《带你进入祈祷》。 讲座从神学角度提到了从信仰的三个阶段“用脑→用心→用灵魂”。唤起了我的回忆。

无神论者

在中国受教育,多年来学校都是有必修课是关于思想教育的, 《进化论》、《唯物主义》和《辩证法》根深缔固地存在在我的意识形态中。

离乡背井

1998年,因申请到就业准证(Employment Pass ) , 我将两岁多的女儿留给丈夫和父母暂时照顾, 一个人先来了新加坡。

初来乍到,工作需要努力学习和适应。为了一家人团聚,我先生也申请到一间公司的职位, 但准证一直被拒批(Reject),公司向移民局上诉(Appeal)了三次才最终获批准; 同时还要准备女儿来新的家属准证(Dependent Pass)的申请资料;人在异乡,我的意志支撑着我。

寻求平安

1998年12月,我的包在午餐时被偷;人又在雨后湿滑的地上滑倒;先生人还没有到;女儿的DP准证的材料还在准备中,....,  那个星期天心情很惆怅,就静静地走进了后港的圣母圣诞堂。

恰逢华文弥撒,我就找了个空位置坐下:别人跪下,我也做着;别人起来,我也做着;别人唱歌,我还是静静地坐着.... 。弥撒结束, 我就静静走出了教堂. 当时坐我旁边的两位女士(后来其一位在2003年成为我的代母)赶过来, 问我应该不是教友吧?为什麽会来教堂? 大概了解到我的情况后,她们就邀我星期六的三点去NOVENA!她们问我的电话,我就递上了名片,但我并没有要他们的联系方式。

说来也巧,因先生要来,和我一起住的室友需要另外找房子,她要我陪她去看看,和房东正好约在星期六的下午, 恢复理智的我当然觉得陪她去看房子是我做一个老大姐理所应当的责任,也因没有代母她们的电话,去NOVENA的事自然就放在一边了。

星期一代母就打来我的办公室,很解人意的说:"你忙的话不必来也可以,但我会连续九个星期去NOVENA为你祈祷的!”

觉得过意不去,此后的九个星期我就陪代母去NOVENA为我求。 祈祷中,我只静静地在想:“全家团聚”。

这期间,先生顺利地来了新加坡,女儿的DP准证也批了下来。

祈祷后的第九周, 爸妈和姐姐及外甥女一起把女儿送来了新加坡,全家真的就全聚了。

用辩证的思维学习宗教

1999年开始参加NOVENA的慕道班, 一连三年,我很认真努力地去“学习”, 真心想“学会”天主教的要理, 但是我一直会用“辩证法”的角度去看待宗教,只觉得,天主教是一种教导人做好人的方法,值得我了解和研究分析其中的道理并学习, 从而完善自身的品行修养。

每年在要填写洗礼申请表时,我都很坚决地讲“不”。 但很奇特的是,每次参加同学们洗礼的弥撒中我都会不自觉地感动到要流泪, 但我还是很坚决地对自己说:“不必洗礼。”

但我清楚地知道自己的世界观已经有所改变,认为好的宗教是可以帮助人的。

这期间,一个人静静地到教堂里坐坐成了我生活中的一部分;

这期间,学会了:“原谅别人七次不够,要有七十个七次” 学会了:帮人代祷;

这期间,也懂得了人生要背负自己的十字架;所遇的苦难也许是一种人生祝福;

这期间,我恋上了静静地祈祷,聆听内心的声音。

工作上的起起伏伏,家庭生活的磕磕碰碰,三年中在NOVENA慕道班学到的知识帮助了我去面对,去克服,去接受,去忍耐。

2002年因工作原因常常飞来飞去, NOVENA慕道班就没有再继续了, 但还时常会去听各个教堂的讲座,无论人在新加坡还是在其他地方,星期天都会设法找到教堂望弥撒。

我以为关于宗教信仰方面的探索就此完成了。

天主的羔羊

有次参加耶稣君王堂的讲座, 有个女孩邀请我参加慕道班, 我说参加华文慕道班三年了, 她说不然就试试英文的,也许会有不同的感受哪!盛情难却, 我就在她的陪同下参加了君王堂的RCRA.

说来也奇怪,因英文不太好,每次RCRA上课,我的重心主要就放在了理解其中的讲题的字面意思上,脑海中那个辩证的声音就弱了。对于要理也有了更进一步的了解。

2003年又面临领洗的选择时,我曾静静地做了一个祈祷,内心的声音对我讲:“按照教徒的标准生活就好, 洗不洗礼并不重要。”再一次地,我没有填写洗礼申请表。

接着因工作我飞去了厦门。星期天照旧去厦门鼓浪屿天主堂望弥撒,弥撒中却一直思考着是否洗礼的事情,分发圣体时,随着队伍走到了神父的面前,将我的双手交叉放在双肩准备接受神父的降福(Blessing)。但神父却拿着圣体送过来,我赶紧说:“我还没领洗,不可以领圣体。” 神父说:“没有领洗,不可以领圣体。”我说:“是的”- 站在那里等候神父的降福; 也许是惯性,神父又一次把圣体递过来,我赶紧又说:“我还没领洗。” 神父说:“没有领洗,不可以领圣体。”我说:“是的”- 继续站在那里双手交叉在胸前等候神父的降福; 再一次神父又把圣体送到我面前..........一连三次,我终于明白这里的神父是没有降福非教友的。

下来后,跪在那里,内心的声音讲:“领洗吧!”

第二天,我就联络航空公司更改回程机票, 赶回来参加领洗前的僻静,2003年的4月19日复活节前夕,在君王堂我正式受洗成为了一个天主教徒。同年的10月19日领受了坚振礼。

澳门新葡新京网上导航 1

这些年来感谢很多贵人的陪伴,谢谢天主的恩典!

主说:『我是善牧,我认识我的羊。』阿肋路亚。

这期间,学会了念玫瑰经;学会了:“原谅别人七次不够,要有七十个七次”;学会了:“左手做的好事不必让右手知道”;学会了:“我们白白得来的也要白白给出去”; 学会了:帮人代祷。

伊利希娃通常会用她皱巴巴的手握着诺基亚小手机,手心里都是汗水。她会将手机靠在耳边,听见女儿们熟悉的声音,心中的阴霾才会一扫而空,灵魂才得以平静。中午过后,等她又回到泰伊兰广场,一切已完全平静下来,就像她早晨经过时一样。街道清干净了,烧毁的汽车拖吊走了,死者被送去让法医验尸,伤者则送到金迪医院接受治疗。碎玻璃零星散落在地,有些电线杆被浓烟熏黑了,柏油路上有着大大小小的坑洞,以及老太太微弱的视力所不能看见、不会注意到的事物。

自16年圣诞以来,这是今年第一次进堂,面对时常有新变化的教堂,些微陌生而又再熟悉不过,曾经这里留下感动与痛苦的泪水,欢笑与歌声,无数次接受灵魂的洗涤...多么神圣而神奇的地方,来这里就忘记世俗烦扰,身心洁净,变回纯粹的一个人,天父面前的孩子,需要救赎的羔羊...

~~~~~~~~~~~~~~

爸妈和姐姐及外甥女一起把女儿送来了新加坡, 那个星期准准是祈祷后的第九周, 全家真的就全聚了。

萨达维获得过很多奖项。2010年,作为39位40岁以下的最优秀的阿拉伯作家之一,萨达维入选“贝鲁特39”。他也是第一个赢得阿拉伯国际小说奖的伊拉克作家。2018年,凭借《弗兰肯斯坦在巴格达》,萨达维入围布克国际文学奖短名单。

今天是复活节,作为一名不太合格的教友,四大瞻礼日还是必须要去教堂的。早一个星期前就计划好,要带女儿去赶上听10点的弥撒。

都说写作不忘初心的,这两天整理电脑资料,找出来第一次写作投稿的文章,2010年投在新加坡《海星报》。这篇心血来潮写的文字应该是我这个不善文笔的理科生的写作初心吧。

有次参加耶稣君王堂的讲座,有个女孩邀请我参加慕道班,我说参加华文慕道班三年了,她说不然就试试英文的,也许会有不同的感受哪!盛情难却, 我就在她的陪同下参加了君王堂的RCRA.

作者介绍

即将要领受圣体了,发了上等痛悔,忏悔了自己的罪,并发愿以后的每个主日都来教堂,发愿参加学习领受坚震圣事,并请神父给女儿付洗...念完补赎经文,顿时感觉浑身轻松,充满宁静和喜乐。一袭黑衣走过,是很熟悉的身影,原来真的是任神父,我的领路人,只是他看着更瘦削了,50多的半老人啦,但愿神护佑他平安到老,好多照顾他的羔羊更多时日...他是个好神父,深受老幼教友们喜爱,千禧年如果不是遇到好教友已及他的教诲,也许我早堕落了。感谢上天!

工作上的起起伏伏,家庭生活的磕磕碰碰,三年中在NOVENA慕道班学到的知识帮助了我去面对,去克服,去接受,去忍耐。

那时伊利希娃坐在起亚巴士上,自顾自地沉吟着,就好像聋了一样,好像她并不存在,也没有听见身后约两百米处的惊人爆炸。她在靠窗座位上蜷着弱小的身子,空洞洞地望出去,想着嘴里的苦涩滋味,还有从几天前开始盘踞在她心头的一抹阴霾。

昨夜下雨,早上停了,正给她弄吃的,听到雨声又起,而且越来越大,我像是问女儿又像是自语道,糟了,这么大的雨咋出门呢?两岁不到的她看着窗外,突然说,打个伞!我:啊?什么?她再次说道,打个伞嘛!...嗯,看来孺子可教。会思考问题了。

我爸当时很不赞成我的决定,我们父女当时有做一个比较深入的交谈,我说我不想就这样看到底地在学校里待一辈子,教书/搞科研/提教授/做课题,那真的不是我想要的全部的人生。因为是有签约毕业后要留校工作十年,十年后都40多岁了或许都老到不可以再有梦了。我爸当时脸黑黑的,但没有再反对。

一翻开就放不下!这部具有黑色幽默的战后巴格达寓言,深刻探究了暴力与复仇背后的残酷逻辑。

收拾好出门已是九点,本来打算坐公交,下雨又赶时间就懒得去转车了。幸亏不太堵,绕了一点点到达平安巷的时候,想着教堂停车场肯定没位置,看到前面停了几辆车,路口也没放禁止停车的牌子,稳稳的停下,10点18分,只好等她再睡一会儿,坐在车上也能听见隔壁教堂唱诗声...

随着领圣体的队伍走到了神父的面前,并将我的双手交叉放在双肩准备接受神父的降福。但神父却拿着圣体直接送到我的嘴边(在中国的很多教堂, 教友是张开嘴后神父直接将圣体放在教友的口里的),我赶紧说:“我是还没有领洗的,不可以领圣体。”神父说:“没有领洗,不可以领圣体。”我说:“是的”-站在那里等候神父的降福;也许是由于惯性,神父又一次把圣体放到我嘴边,我赶紧又说:“我是还没有领洗的。”神父说:“没有领洗,不可以领圣体。”我说:“是的”-继续站在那里双手交叉在胸前等候神父的降福;再一次也许由于惯性,神父又一次把圣体送到我面前..........一连三次,我终于明白过来,可能这里的神父是没有降福非教友的习惯的,于是赶紧走下来。

弗兰肯斯坦是一个强有力的隐喻,但小说真正打动人心的,是萨达维罕见地将宽容、残暴和黑色幽默结合起来,并用他记者的敏锐眼光和漫画师的辛辣笔调将之呈现在纸上。

将近12点,我们去办公室等他,但他很忙,接着要去给教友付终傅,我们就在办公室等,一边吃东西聊天。话说他那里好多好吃的,女儿都看不过来了,很开心。还有两个大姐姐一起,那是神父的侄女。

附加这几部分,只是为了希望能较完整地说明我为什么会痴迷于天主教,没有传教的意思。宗教之于我,本身认为是个缘,我们有个说法是:“Not we choose, we are been chosen", 同学们读到这部分请不必介意。

爆炸发生在起亚巴士驶离两分钟之后,那是丹尼尔的母亲伊利希娃女士所搭乘的巴士。巴士里的人们都焦急地探出头,朝事发地点望去。他们卡在车阵之中,眼神带着不安,望着骇人的黑烟冉冉上升。黑烟笼罩在巴格达市中心泰伊兰广场旁的车站上空。车里的人看到许多年轻人跑向事发地点,几辆汽车撞上了安全岛,还有几辆撞在一起,司机的脸上满是无助与惊恐。人声纷杂交错,远方传来尖叫、喧闹和长长短短的汽车喇叭声。

充实的一天,经过沉静思考与祈祷,内心更有希望,也更多信心和爱,不惧怕将要来的每一日。愿身边的人以及全世界的人,都能平安喜乐度日。愿所有人都重视自己灵魂,胜过在乎肉身,不止做好眼前事,更要努力于天上的事。

这期间,先生顺利地来了新加坡,女儿的DP准证也批了下来。

伊利希娃在七号胡同的那些邻居太太们将会说:这一切都是因为伊利希娃老太太离开了拜塔温区,因为她要去科技大学旁的圣奥迪什教堂做礼拜——那是她每周日早上的既定行程,因此才会发生爆炸。许多邻人认为这位女士拥有神的恩典,只要有她在,所在的区域就能避开恶事。那么,今天早上发生的这一切,似乎也都解释得通了。

10多分钟以后抱她进了教堂,圣母像那里已有很多人,几个外国美女在拍照,教友们多的都已经站到门口了,我就去十字形经堂左侧吧。满满都是教友,也许还有慕道而来的朋友,竟然意外碰到谢哥,海南航空,也做涉外旅游。17年没见了,他居然一下认出我,依然精神矍铄,想来应该50左右了吧,眼角已有岁月的痕。聊了几句,留了电话,便各自参与弥撒。

感谢很多贵人这些年来的陪伴,谢谢天主的恩典!

——《经济学人》

罗冬梅

伊拉克战争后的2005年,巴格达由美军占领接管,拾荒者哈迪把爆炸遇难者的残肢收集在一起,重新缝合成一具新的身体。当一个孤独飘荡的灵魂入驻这具身体的时候,一个新的生命诞生了。哈迪称它为“无名氏”,当局视它作“头号罪犯”,其他人把它叫做“弗兰肯斯坦”。它开始了复仇之战,报复那些杀死过它或者是曾将它炸成碎片的人,无名受害者变成了无名的加害者……

为了一家人能够团聚,我来新后的第二个星期就开始将我先生的履历(Resume)投到各个相关的公司,好不容易找到了一间公司接受聘用他, 可是由于当时新加坡的经济危机,准证一直被拒批(Reject),他的老板向移民局上诉(Appeal)了三次才最终获批准; 先生还没到新加坡,我就又紧锣密鼓地准备女儿来新的家属准证(Dependent Pass)的申请;另外自己在工作上也需要努力学习和适应。人在异乡,我的意志支撑着背井离乡的我一个人面对,因为这条路是我自己的选择。

 

1998年,因申请到就业准证(Employment Pass ) , 我将两岁多的女儿留给丈夫和父母暂时照顾, 一个人先来了新加坡。

——美国国家图书奖获得者Phil K lay

每年在要填写洗礼申请表时,我都很坚决地讲“不”。但很奇特的是,每次参加同学们洗礼的弥撒中我都会不自觉地感动到要流泪,但我还是很坚决地对自己说:“我不必洗礼,我是来学习天主教的方法, 用这种方法和思维可以是自己的人格进一步得到完善就够了。”

——《新共和》

主说:『我是善牧,我认识我的羊。』阿肋路亚。

要是她对教堂里其他女士谈起她在战争中失去的儿子,她们都会越来越冷漠。这位老太太没有新的东西好说了,她总是不断重复一样的话。邻居太太们对她也是一样的态度。有些人已记不得丹尼尔的样貌,尽管她们知道有这个人。再怎么说,这些年来实在死了太多人,她们的回忆里早已塞满死者的名字,而丹尼尔不过就是过往记忆中的逝者之一。然而,伊利希娃仍无比坚信她的孩子依然活着,东方亚述教会墓园里埋葬的只是她孩子的空棺。但随着年岁过去,支持她这说法的人也越来越少了。

下来后,跪在那里,内心的声音给我讲:“领洗吧!接受这恩宠吧!”

也许到了圣奥迪什教堂弥撒后的用餐时间,这苦涩滋味就会不见了。她将在电话里听见女儿们的声音,还有她们子女的声音。心头的幽影将会消退一些,她迷蒙的双眼也得以照见光明。约西亚神父通常会在他的手机铃声响起后,告诉她玛提尔达打来了。又或者,她要等上一个小时,等众人轮流使用电话的时间过后,才请神父亲自为她拨号给玛提尔达。这是她每周日都要做的事,至少这两年来皆是如此。

信仰的旅程 - 我心知我祷

1

信仰的旅程 - 我心知我祷

 

在一次参加耶稣君王堂的讲座中,有一个开朗的女孩邀请我参加君王堂的华文慕道班,我说我在NOVENA的华文慕道班三年了,但始终会用辩证的思想来分析天主教。她就对我说不然就试试听听英文的,也许会有不同的感受哪!盛情难却,我就在她的陪同下参加了君王堂英文的RCRA.

冲突不断的巴格达,几乎每天都有袭击发生。本书的故事就在这样的背景下展开。作者套用玛丽·雪莱《弗兰肯斯坦》中的经典角色,讲述了一个发生在伊拉克的奇特故事。

老工的就业准证(Employment Pass)拿到了, 就又要申请女儿在我名下的家属准证(Dependent  Pass).

精彩点评

初来乍到,工作需要努力学习和适应。为了一家人团聚,我先生也申请到一间公司的职位, 但准证一直被拒批(Reject),公司向移民局上诉(Appeal)了三次才最终获批准; 同时还要准备女儿来新的家属准证(Dependent Pass)的申请资料;人在异乡,我的意志支撑着我。

  • 首页
  • 电话
  • 经典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