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新京网上导航-手机app下载大全 > 文学作品 > 再读《工作漂流》,其中有21.7%的企业计划在2011年招聘外国人留学生

再读《工作漂流》,其中有21.7%的企业计划在2011年招聘外国人留学生

图片 1

图片 2

参考消息网6月22日报道日媒称,近日在日本发生的两起杀人案都与正在失去生存空间的中老年“蛰居啃老族”有关:这个族群中出现了一类报复社会的人,甚至还有人被家人杀害。

据日本《中文导报》报道,在日本经济不景气的大背景下,明年春天的留学生就职状况非常严峻,到10月1日为止,就职内定率仅为57.6%,将有87000人在没有找到工作的情况下毕业,进入了就职率最低的就职冰河期。而另一方面,随着日本企业的国际化,日本企业对外国人,特别是对新毕业的外国留学社的雇用却有增无减,2011年度雇用外国人留学生的企业达21.7%。大约是本年(11.7%)的两倍。

图片 32月5日,在日本东京举行的一个求职者集会上,大学生们振臂高呼,互相鼓励并为自己加油。当天,约3000名毕业生聚集在这里,一同参加了这场别开生面的求职誓师大会,通过这一方式增强信心,鼓舞士气,希望能在当前不景气的经济困境中找到立足之地。新华社/路透

好的大学毕业就一定能找到好工作吗?

书架 漂流社会人:他们是否离理想工作更近?

据《日本经济新闻》网站6月17日报道,在上世纪90年代末,日本经济泡沫破裂后,大量企业倒闭和裁员导致出现了“就职冰河期”。刚毕业的学生们找不到稳定的工作,无法在社会上立足,只能靠打零工度日,有的人甚至从此不再迈出家门,与社会隔绝。

留学生就职内定率翻一番

全球金融风暴从美国冲越太平洋到达此岸的日本,丝毫看不出有减弱的趋势。丰田、日产、东芝等国际大公司纷纷亮出赤字红牌,越来越多的劳动者正转入到失业大军中。日本的大学生就业也一改往年“卖方市场”的优势行情,明年的毕业生无奈面临低就业冰河期。

一份工作对你的人生来说究竟意味着什么?或者说,公司和你之间的关系是什么?

一个月前,中学时的好友果决抛弃爱恨交织的上海,换了座全然陌生的城市。同城约饭困难。1小时前,研究生交换时的同学发了条定位于朝阳区租所的朋友圈,配文“北漂总是颠沛流离,也许人生本就如此”。只能默然点赞。凌晨4点,北京大兴区的窗外,尚未透露半点黎明的迹象,好似诸多可能皆溶解在浓稠的黑色中,如一截偷来的时空。此情此境,再读《工作漂流》,心有戚戚。

图片 4

10月1日起,日本国内各主要企业开始对2011年春季入社的大学生开始内定。据日本文部科学省和厚生劳动省的最新调查显示,尽管日本国内雇佣正在逐渐恢复,但是应届大学毕业生的就职内定率却进一步恶化,明年为57.6%。大学男生、女生的内定率分别为59.5%和55.3%,分别同比下降 3.8和6.3个百分点。其中国立和公立大学下降8.1个百分点至63.2%,下降幅度为历年之最。而私立大学下降3.8个百分点至55.8%。文科和理科应届毕业生的内定率分别为 57.4%和58.3%,分别下降3.8和10.2个百分点,均为历史最低水平。而理科的下降幅度为历年之最。

今年的毕业生还算侥幸

是在一个公司干到底,还是不断跳槽找到好工作?

这是一本关于跳槽的纪实文学,作者稻泉连用八章篇幅,追踪采访了8位日本青年。在日本,像这样工作不久就换跑道的人被称为“第二新卒”。

当地时间5月28日上午,日本川崎市发生一男子行凶事件。警方调查后发现,行凶者一幼时父母离婚,与叔叔婶婶生活在一起。岩崎长期没有工作,两位老人均已80多岁。

由于内需持续不振,日本企业纷纷致力于开拓亚洲市场。日本多家企业正在加大亚洲人才招募力度。中国留学生已经与日本学生在就职招聘中平起平坐,由于积极采用中国留学生企业增加,致使日本大学生将中国留学生视为就职竞争对手。有关日企雇佣外国人留学生的最新调查显示,日企雇佣留学生明年将比今年翻一番。

据日本厚生劳动省和文部科学省日前公布的数据,至2月1日止,今春毕业的大学生就职“内定率”是86.3%,比去年同期下降2.4个百分点。这是5年来第一次出现下滑。

对八个不同职业,但出生于同一时代的日本青年进行跟踪采访,日本纪实作家稻泉连的纪实文学作品《工作漂流》试图用这些人的真实经历与我们一起探寻以上问题的答案。

中村友香子毕业于早稻田大学文学院,去出版社上班是她的执念。为此故意落下一个未修学分两度留级,用延迟毕业的代价换取增加招聘的机会,看起来“一切都还未开始,一切也都还没失去”。刻舟求剑没能如愿,她求索究竟什么才是可以胜任的工作。藤川由希子的策略则是照单全收,提升职业经历对她来说,就是穷尽可能,不要出现任何遗漏。那么,简单粗暴,“把一个个机遇吞下去就行了”。

报道称,据日本内阁府的调查,开始成为“蛰居啃老族”的年龄最多的是在60至64岁,占17%。但从20至24岁开始不出家门的人也占了13%。其中“蛰居”(指像动物冬眠一样长期隐居在某个地方,不抛头露面)超过7年的占46.7%,将近一半,且70%以上为男性。

日本人才服务公司DISCO以全国13421家企业为对象,就“外国人留学生录用情况”进行了调查。其中有21.7%的企业计划在2011年招聘外国人留学生,是 2010年实际招聘企业数的两倍。调查显示,2010年有19.8%的企业在海外有分支机构,2011年这个比例升至36.1%。

所谓内定,通俗地讲就是用人单位在学生毕业前便对其承诺“毕业后接收你来这里工作”。根据日本法院的见解,当事双方如有正当理由虽然可以解除这种关系,但它也属于一种劳动契约。

就业难,跳槽难:日本的“冰河期世代”的困局

相较而言,大桥宽隆随波逐流得多,当然是否真的洒脱又另当别论。他在银行业界大幅缩减聘用名额之际抢到板凳,“私底下也没做功课,受眼前求职所迫”。尔后,诸如“到底是在做什么?”“这样的日子要持续到什么时候?”一连串没有答案的问题层出不穷。判断失误,总是要多退少补的。对此,山根洋一和前面的大桥宽隆应该有得聊,那种来不及拾掇,被猛浪冲进洪流的感觉。与大桥不同的是,山根心态好些,踏着社会人的脚步,带着乐观的节奏。

据悉,有的日本人从青少年时期就开始蛰居,也有人从退休之后因为失去了与社会的触点开始蛰居。其中,现在40岁至44岁的人开始蛰居的时期与就职时期重合。日本内阁府的负责人认为,有可能是“就职冰河期”产生的影响。

在海外没有分支机构的企业中,计划雇佣外国人留学生的企业比例也从6.4%升至12.3%。2011年度准备雇佣外国人留学生的日企表示,72.0%雇佣文科、 73.6%雇佣理科,主要是为了确保“优秀的人才”,而且从雇佣外国人留学生的国别及地域来看,中国留学生占59.0%,中国台湾留学生为22.0%。在 2010年已招聘的外国留学生中,80.8%被安排在日本国内工作。

从比例看,今年日本高校毕业生的就业率下滑幅度还不大。这主要是因为日本大学生都是3月毕业、4月就职,而且近年来开始求职的时间提前。文部科学省的调查显示,目前大四学生中的27%在三年级时即2007年的11月就开始找工作了。到去年秋天金融危机影响浮现时,多数学生已经确定了工作单位。

稻泉连毕业于早稻田大学第二文学部。2005年,26岁的他凭借《虽然我也在战时出征:竹内浩三的诗与死》,获得日本大宅壮一非虚构文学奖,成为该奖项最年轻的得主。

“理想工作”的形态演变成悬疑连续剧,等待“新卒”寻找答案。触摸工作的实感,让抓不到的想法愈发具象化。只不过,追寻的过程有可能导致那套支撑自我价值的内在逻辑突然崩塌,空虚浸透空气。逐渐清晰可见的职业轨迹让人抓狂,“当我发现跟公司前辈们的工作状态相差无几的时候,就再也不想待下去了。”该如何是好?今井大祐转述同事的话,“他们说,大概过了3年,总算踏上了下一个台阶”,三年又三年,慢慢熬。不安的星火燃烧,不劳烦他人制造焦虑,早已自造焦虑。

据报道,1993年至2004年期间,由于日本经济泡沫和金融系统的不稳定,很多日本企业只招聘应届毕业生。如今35岁至44岁左右的中年人赶上了当时的“冰河期”。而且这一代人口众多,2000年时日本未找到工作的毕业生达到了史上最多的12万人。毕业时未能找到工作的人又赶上了只招应届生的招聘惯例。据悉,到2015年,那些在2002年没找到工作的“冰河期世代”中的约40%仍然处于无业状态。其中的一部分人到现在就成为了中老年“蛰居啃老族”。

目前在日本的大学等就读的外国留学生为13万2720人,其中中国留学生为7万9082人。尽管日本政府制定了吸引30万留学生的长远目标,但是对于外国留学生而言,毕业后的出路是一大难题。相关调查显示,虽然希望在日本工作的人占56.9%,但实际就职的仅有29%。据日本法务省入国管理局的统计数据显示,2009年在日就职的外国留学生为9584人,同比减少了 13.2%,中国留学生就职者为6333人,比2008年减少了1318人。许多外国留学生希望能就职于索尼、丰田汽车等全球著名企业,但知情人士透露实际上“9成以上都进入了中小企业”,理想和现实之间的差距很大。

取消“内定”——还没就业就被提前解雇

“就业冰河期”,最初指的是泡沫经济破灭之后,日本经济一度低迷,导致应届大学生就业困难的时期。这一词最早出现在杂志《就职Journal》1992年11月号上,其实际影响更是横跨了1990年代后半到2000年代前半期。

焦虑不安有的来自“时间”,意味着有效期。“东京大学毕业这一品质保质期为两年或三年”,东京大学法学院毕业生、经济产业省公务员原口博光仍能记得当初入学典礼的教授发言,他想佐证的是自己的看法“社会正在发生变化”“规则正在发生变化”。即便持有名校万能护照,一些关卡也不奏效了。“就快奔三了,年龄越大,重新进行职业选择的余地也就越小”,山根洋一后来改行做职业咨询顾问,他更清楚残酷的职场现实。

图片 5

尽管如此,许多内定留学生的日企则表示,在少子化导致日本学生减少的情况下,要确保优秀人才,没有必要局限于日本人之中。

提前找工作,提前被“内定”,固然是好事,但“内定”与签署正式合同毕竟不同。

2009年以降,随着次级房贷问题的出现以及大型证券公司雷曼兄弟的破产,在全球经济危机的阴霾下,二次“冰河期”再度来袭。企业为节省开支,大幅减少纳新招聘。根据日本文部科学省与厚生劳动省的调查结果,截至2010年12月1日,应届毕业大学生的就业率仅仅为68.8%,比上一年下降了4.3%,是“1996年开始此项调查以来的最低水平”。为了避免成为失业“浪人”,更重要是为保住企业所喜爱的“应届毕业生”的身份,根据《读卖新闻》统计,在2010年3月毕业的56.8万名大学毕业生中,至少有7.9万人选择了“留级”,比例高达七分之一。当然,不仅是求职的毕业生,已被雇佣多年的员工也在面临着加薪、升迁机会愈加渺茫的困局。

焦虑不安有的来自“危机感”,捆绑着一个人的市场价值,停不下来。在大型电机公司研究所的大野健介明白满足现状可以轻松,可对源源不断产生的“不安”束手无策,“无形当中好像有一双手,在不断地将人推出舒适区。”诚如他父亲大野武史感叹的那样,“不是因为日本人自身努力工作才使经济有了飞速发展,而是因为本身处于那样的时代,我们工作起来才那么拼命。”每天雷打不动6点起床学习专业是从事外资咨询的长山和史平平无奇的日常程序,“像我们这样的行业,通过销售知识从顾客那儿收取高额的费用,因此无法提供相应服务的人就应该离开”。

示意图,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日本大企业争招留学生

日本企业的经营状况从去年秋季开始恶化,不少用人单位以“业绩下滑”为由向已“内定”的学生提出取消承诺,导致这些学生还没毕业就职就已被提前解雇了。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 首页
  • 电话
  • 经典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