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新京网上导航-手机app下载大全 > 文学作品 > 依然是那条老街,见证老街原住民们的拆迁宴

依然是那条老街,见证老街原住民们的拆迁宴

  当心拂过,只有一份幸福,那便是与你一起。

老街宴就摆在下浩觉林寺街,远道而来的老邻居们,脸上挂满了重逢的幸福和喜悦。居民们重回熟悉的老街,迎来了难得的热闹,这是一场散伙宴,更是一场重聚宴。这场浩浩荡荡的老邻居聚会活动,在大家伙高涨的热情中进行着,几十年的邻里情,即使经过岁月磨洗冲刷也丝毫不曾褪色。人们沉浸在老街宴的喧嚣里,时间仿佛也一下子回到了从前......

关于老街的一幕、一幕,早已在我的脑海中定格,镶嵌在记忆里。无论何时、无论何地,那条我思念的老街总会像一湾清流,静静地流淌在我的记忆深处。

关于老街的一幕、一幕,早已在我的脑海中定格,镶嵌在记忆里。无论何时、无论何地,那条我思念的老街总会像一湾清流,静静地流淌在我的记忆深处。

黄山本地人总是会说,现在的老街不是以前的老街了,商业气息太浓重了。拆了建,建了拆,好好的老街被改的面目全非。当然,这是弊端,只是这条老街也给当地人带来了物质上的极大提高。我也见过其他的老街,所谓老街也就是在旧址上盖起的现代建筑,大同小异。相比之下,黄山的屯溪老街更令人赏心悦目一些,这也是令我骄傲的一点。

  他告诉我,那是我的一生。

在下浩里,有一栋神秘的洋房。这栋与周围民房不太协调的洋楼,安静地坐落在斑驳的树影之中。尽管这栋洋楼看上去新复原不久,但优雅古朴的气息还是透过上锁的大门,飘散进下浩老旧的空气中。

我好想今夜有梦牵引,让我循着悠扬婉转的评弹小调,沿着儿时的记忆,再次踏上青石板,重新走在那条我深爱的老街,去细细解读老街的光阴故事。

犹记得,老街上的那间老茶馆,不管晴天,还是阴雨天,几乎天天客满。白天,一般三四人,或五六人、七八人,围坐一桌。茶客们,谈天说地,调南侃北,每人只要花上三五分,或一两毛钱,便能品酌香茶满盅,坐上个老半天。那时,我虽不落座,但每次经过茶馆门口,总忍不住做几次深呼吸,那淡淡的茶香沁入心肺,令我心旷神怡。

学校的一个小屋子

  如果说高楼大厦是一座城市的脸面,那老街就是这城市嘴角边的一抹微笑,它和我们平素十二分熟悉,当我们离开某地,隔了时空,再追念时,首先想到的,无外乎就是某条街上的生煎馒头特别好吃,某家店铺的商品正宗又价廉。

三、老街里的洋房

今日,我静静走在那条老街,我感觉老街既熟悉,又陌生,我的心里真是五味杂陈、百感交集。老街两旁的房屋、店铺很多都已倾斜、坍陷,老街上早已是人去屋空、门可罗雀,不复从前。

犹记得,老街上的那间棉花铺,一对中年夫妻,他俩背着巨大的弹弓,各自手持一枚如手榴弹般的木锤,整天不停地拨打弓弦,弹着棉花,“嘣、嘣、嘣、嘡——”的声音,从早到晚几乎不停。他俩的衣裤上、头发上、须眉上经常沾满了棉花絮,有时让我感觉像是雪人一样。有一次,我因为好奇,便跨进门槛,请求他俩让我弹几下过过瘾,我用木棰弹拨了几下弓弦,呵呵,那感觉还真的不错呢。

晚上六七点的时候,从学校出发,拐一个弯,映入眼帘便是一个横跨新安江的文峰桥,又名莲花台,其实发现这个地方,是个意外,很美的意外。有人曾为这座桥写下这样的一首诗,“文墨香,峰回转,桥上伊人独往。我心乱,优思长,想流年青云散。你不语,曾几何时,将心付与卿身上。”

  作者:木槿

图片 1

而今,老街上那一个用来捣米、捣花生、芝麻的石臼还在原地,只是再也无人问津,上面落满了厚厚的青苔。

其实,那条老街长不过四百多米,但它留给我的却是丰厚、美好的回忆。我记忆中的老街,它犹如一首美丽的宋词,静静散落在我记忆的枕边;它犹如一支朴实的乡曲,轻轻飞扬在我回忆的天空。

当电视里出现屯溪老街的镜头时,我会指着那个牌坊,骄傲的告诉别人,这个地方我经常去,这就是我生活的地方。在他人羡慕的眼光中,自信心爆棚。因此所以很多时候,我都会庆幸当时在填志愿的时候,在那么的城市中选择了黄山。

  二十来岁离家,如今已人到中年,在我为数不多的美好记忆中,很多都与老街有关,若是有一天多愁善感回想起了,晚上做梦也不得消停,一定会把某些熟识的片段给无序地连缀起来。比如有一次,我就梦见自己身着蓝印花布旗袍,撑一把格子伞,走在白墙黑瓦的屋檐下,蓝印花布旗袍是在浙江安吉的一条老街上很便宜买来的,格子伞来自乌镇,梦境中的几样元素,在不同的时间被一一锁进了我的记忆库。

雨还在下着,不过没有了刚才的悲凉与孤单。老街就像个时光机,把过去和现在连接在了一起,当人们渐渐搬离老街,关于老街深巷的记忆也渐行渐远。

曾经的石阶、青石板没有了踪影,取而代之的是黄沙、水泥。我放慢脚步,流连张望,我好希望在老街上能遇见旧时相识,寻得旧时印记,听得旧时的叫卖声。

犹记得,老街上的那间铁匠铺,里面那个有着络腮胡子的壮实汉子,一年四季几乎都是光着膀子、满脸通红,挥汗如雨,他成天高举着铁锤,叮叮当当地敲打着铁器。那熊熊的炉火、四溅的火星,和烟熏的墙壁,至今想来,依然清晰如昨。

有人说,爱上一座城,是因为城中住着某个喜欢的人。

其实不然,爱上一座城也许是为了城里一道生动的风景,一段青梅往事,一座熟悉老宅。

或许,仅仅为的只是这座城。

就像爱上一个人,有时候不需要任何理由,没有前因,无关风月,只是爱了。

                                                                                                             ——林徽因

  在上海时我最喜欢逛的一条老街是四川北路,有几家熟的店铺差不多没有不认识我的,在那条相对南京路而言明显狭小的老街上,风里雨里,不知曾经留下我多少的踪迹。来闽南后,无论是在泉州,还是在厦门,所幸都各自有一条有着百年历史的古朴的中山街,不然怕是实在找不到可以停下脚步的理由。

当我们走到下浩正街街尾时,便发现街上挂上了横幅写着:下浩百年老街拆迁纪念街宴。这也是我今天来的目的——见证下浩百年老街原住民们最后一次聚会。

今日,当低飞的两只燕子蹁跹于老街上空,叽啾着从我头上掠过时,我多么希望那是旧时的燕儿,我多么希望,它们能帮我找回旧时的春景、春色,让我重温儿时的老街场景。

而今,老街上那一个用来捣米、捣花生、芝麻的石臼还在原地,只是再也无人问津,上面落满了厚厚的青苔。

日落(文峰桥)

  关于老街的抒情散文:老街

图片 2

犹记得,老街上的那间老茶馆,不管晴天,还是阴雨天,几乎天天客满。白天,一般三四人,或五六人、七八人,围坐一桌。茶客们,谈天说地,调南侃北,每人只要花上三五分,或一两毛钱,便能品酌香茶满盅,坐上个老半天。那时,我虽不落座,但每次经过茶馆门口,总忍不住做几次深呼吸,那淡淡的茶香沁入心肺,令我心旷神怡。

今日,我静静走在那条老街,我感觉老街既熟悉,又陌生,我的心里真是五味杂陈、百感交集。老街两旁的房屋、店铺很多都已倾斜、坍陷,老街上早已是人去屋空、门可罗雀,不复从前。

不久之后,我将离开这座城市,自然是为了生计,现实往往比我们现象中要残酷的多。黄山确实是一座值得人留恋的城市,但是不适合年轻人奋斗,这里的生活实在是太安逸了,还未老,便先开始养老了。

  选择这里居住的一般是些不愿离去的老人。他们年近古稀,头发斑白,佝偻着身体,双目痴楞,透过厚重的老花眼镜,迎接着高墙外的初光。


其实,那条老街长不过四百多米,但它留给我的却是丰厚、美好的回忆。我记忆中的老街,它犹如一首美丽的宋词,静静散落在我记忆的枕边;它犹如一支朴实的乡曲,轻轻飞扬在我回忆的天空。

那记忆中的石拱桥就像诗人徐志摩眼里的康桥一样美,我忘不了那记忆中招摇的水草,也忘不了那在水草中自由穿梭的鱼儿。

来到黄山市,最有必要去的地方就是黄山。“五岳归来不看山,黄山归来不看岳”足以说明黄山在世界山峰排行榜的地位了。

  我是要走了,来时的地方,老街的美也留不住我,而离别总是伤感的,她走了以后,我一下跑到了洗手间关上了门,狠狠的用清水冲洗着自己懦弱的脸,努力的让自己平静,然后静静的走进候车的站台上,心中充满了太多的幻想,甚至在上车的一刹那,也回了头看了进来时的地方,多么希望有那个人的身影冲我摆手对我说再见……

图片 3

自从我爱上戴望舒的《雨巷》之后,我总不由地把记忆中的老街幻想成戴望舒笔下的那条幽巷,同时,也会把自己幻想成那个满结哀愁的丁香姑娘。今天,当我静静走在老街,虽然脚下青石板已不在,手中也没有油纸伞,但在那一刻,我感觉自己真的像极了丁香姑娘,因为一缕忧伤和惆怅一直蔓延在心底。

记忆中的老街,它让我感觉既古朴、又亲切,老街犹如一位纯朴温婉的古意女子,浑身散发着无尽的优雅韵味和幽幽芳香。

我用三年的时间,彻底的欣赏这个如画一般的世界。老师说,黄山美的就像一幅画,而我们就是画中人

  那是怎样的寂寞!

七、不散的宴席

记忆中的老街,它让我感觉既古朴、又亲切,老街犹如一位纯朴温婉的古意女子,浑身散发着无尽的优雅韵味和幽幽芳香。

犹记得,小时候我最爱流连在那条老街,因为老街上的葱油卷、鞋底饼、红豆糕、棉花糖等诱人食物,总惹得我馋涎欲滴、不忍离开。

等到墨蓝的天空中,绽放一丝红光时,我的内心跟其他人是一样激动的。看着那冉冉升起的红日,我都忘记了要去拍照,那是一种无法言喻的感觉,只有亲身经历的人才会明白,不管用多么华丽的辞藻去形容都会觉得苍白。

  病的呻吟从那日渐枯槁的躯体传出,沉滞而痛苦;偌大的屋子简单之极,只有必要的几件家具,不用灯光,也能通行无阻。

图片 4

犹记得,老街上的那间铁匠铺,里面那个有着络腮胡子的壮实汉子,一年四季几乎都是光着膀子、满脸通红,挥汗如雨,他成天高举着铁锤,叮叮当当地敲打着铁器。那熊熊的炉火、四溅的火星,和烟熏的墙壁,至今想来,依然清晰如昨。

小时候,我一直生活在外婆家,所以,对于那条老街我是再熟悉不过的了。以前,那条老街,白天是热闹的,晚上是静谧的。从小到大,关于老街的起源我从没追溯过,只是暗暗猜想,老街它一定饱经了人间的风雨沧桑,见证了许许多多的红尘悲欢离合。长大后,每次我望着老街,我都能体会到它的历史厚重感。

文峰桥夜景

  你是知道的,我从来没有骗过你,只是我总爱一个人去胡思乱想甚至连我自己都不懂的事情,所以当我沉默,当我皱眉,当我忽然凝神,请你相信,我是在想和你说话,我的心是在告诉你,见不到你的那个时间,我是多么想念你。并不是其他。

图片 5

老街旁的那条小河也不知何时被泥土填满,那座石拱桥已消失得无影无踪,只有那老地方的三棵垂杨柳还在风中摇摆,招呼着我,为我幽幽诉说关于老街的前尘往事。

曾经的石阶、青石板没有了踪影,取而代之的是黄沙、水泥。我放慢脚步,流连张望,我好希望在老街上能遇见旧时相识,寻得旧时印记,听得旧时的叫卖声。

早上凌晨四点又爬了起来,还是接着爬山。黄山上可以看日出的好地方有两个,一个是光明顶,一个是遨游峰。当然光明顶是最佳地点,不过人太多。从白云宾馆向上五百米是光明顶,向下五百米是遨游峰。综合利弊,我们选择了遨游峰。

  平日孩子们的欢声笑语使沉睡的西门老街越发的灵动,那伴着清风安逸的甩动着的旗幡使得店铺里的人也彰显出古意。古镇,古风,古街,古人,古意,迎风招展。

图片 6

——文:雨袂独舞

我清晰地记得,曾经的老街是由青石板块铺就,街道两旁的木屋、木楼,一间紧挨着一间,一幢紧靠着一幢。那弯弯曲曲的街道,那林立的店铺,那古色古香的门匾,那班驳的墙面,还有那屋顶上疯长的瓦松,它们组合在一起,就如同一幅江南水墨画,意境深远,耐人寻味。

屯溪老街是我去的最多的一个地方了,用一句话形容就是,我已经把老街走成了一条路。外地来的游客都会觉得屯溪老街是一个不得不去的景点了,对我来说,它真的只是一条路了。不是说不喜欢,只是太熟悉了。熟悉到每一块青石板,每一片瓦,每一个角角落落。但是每次我还是愿意去青石板上踩一踩,嗅一嗅瘦伯酱菜的味道,在水写布上写下大大的“徽”字,然后满意的离开。

  你我深深的知道太爱一个人,就会失去自己的一切;太想爱一个人,就会忽略自己的感觉。甚至有的时侯我会疯狂地想,就算死掉都没有关系,只要可以让我和你肆意地相爱。想要把自己的灵魂都献给你,直到自己变成一副空空的躯壳。做事,从不会后悔,但不能留下遗憾。

二、寻找记忆

还有老街上的鞋匠铺、缝纫铺、老虎灶等都让我迄今难忘,它们留在我心目中深深浅浅的印记,犹如乡村袅绕的炊烟,缥缈、悠远,辗转难以忘却。

以前,老街旁边有一条小河,河上有座石拱桥,桥旁边有十几棵垂杨柳,那时候,我和我的玩伴们常常在那里躲猫猫、丢手绢、掏鸟窝、互相追逐、一起戏耍,那时的我们,其乐融融、乐不思蜀。

我喜欢出去走走看看,特别喜欢一个人。我总是戏称,黄山没有那个犄角旮旯我没有逛过,除了男厕所。虽然是同一个地方,但每次去都会有意外的发现,只要你足够用心。

  如今,很难想象老街的昔日,过往的人本来就越发的少,连通往街上的路早已换了道,年青一辈更是知其甚少。

走进下浩,我便看到了一条条石板路顺着山势,上下左右,曲折迂回,以及一栋栋破旧不堪的房屋。这些年代久远的青色的砖、灰色的瓦、老旧的窗格和磨得透亮的青石板,依然在现实生活中散发出暗淡的光泽。

小时候,我一直生活在外婆家,所以,对于那条老街我是再熟悉不过的了。以前,那条老街,白天是热闹的,晚上是静谧的。从小到大,关于老街的起源我从没追溯过,只是暗暗猜想,老街它一定饱经了人间的风雨沧桑,见证了许许多多的红尘悲欢离合。长大后,每次我望着老街,我都能体会到它的历史厚重感。

想起老街曾经的喧闹、繁华,看着老街如今的冷清、萧条,我,怎么能不黯然神伤?

我们路过心上的风景,把旧时光温柔存放。

  • 首页
  • 电话
  • 经典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