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新京网上导航-手机app下载大全 > 文学作品 > 甲壳虫时代的落幕,甲壳虫是德国社会风情的一部分

甲壳虫时代的落幕,甲壳虫是德国社会风情的一部分

图片 1

图片 2

时间如白驹过隙,当完成了《世界金融百年沧桑记忆》前两本的最后一篇文章,开始写这个序言时,我突然发现从执笔第一篇到杀青第四十篇,已经整整六年过去了。

在很多车迷眼中,甲壳虫不但是大众的经典车型,更是见证大众汽车历史的车型。有人曾这样形容:“一辆甲壳虫,半部大众史。”

汽车改变了我们的生活,但它绝非仅仅作为代步工具而存在。汽车工业历经百年,文化自然成为人们津津乐道的话题,而微型车作为汽车市场上独树一帜的产品,其独特历史与文化魅力俨然为汽车文化添上了一抹浓重的色彩。今天,让我们一同追溯世界上的几款经典小车,来探寻它的独特魅力。

《甲壳虫的全球史》[德]伯恩哈德·里格尔著 乔爱玲柯明译东方出版中心出版

世界上最后一个甲壳虫汽车生产基地——墨西哥Puebla工厂上个月宣告停产,不再推出后继车型。而《甲壳虫的全球史》一书刚好选在这个时候推出中文版,无巧不巧地把自己变成了一曲挽歌,一篇墓志铭。

记得《英雄失去了小红伞》是我写国外银行历史的第一篇文章,它是一则由花旗银行的一枚历史大铜章引发的花旗银行和旅行者保险集团的故事。当时恰逢次贷危机肆虐,读者对这样的银行历史札记比较喜欢。于是在《行家》杂志编辑的鼓励、催促下,聚沙成塔、集腋成裘地完成了这两本书。

的确,大众甲壳虫可以说是汽车史上最著名的车型之一,其历史悠久传承至今已有八十多年,而全球累计总销量也达到了2150万辆。

甲壳虫——融入生活的经典

作为《甲壳虫的全球史》译者,我在几个方面感触颇深,其一是书的内容丰富扎实,其二是作者的严谨性,其三是选书决策者的眼光和品位。说到内容,起初我猜想,这应该就是一本写一款小汽车兴衰过程的书而已,将其称为“全球史”,并且还获得了哈格利商业史奖,未免有点夸张之嫌。然而,随着翻译的深入进展,我的看法发生了巨大的转变,从当初的轻慢转而变成对作者的肃然起敬,我深深地感受到这部小汽车的历史之书的厚重、丰盈、客观、详实。

甲壳虫时代的落幕,在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秘书长助理许海东看来,无非是一件工业产品的自然生命周期走到了尽头。“我认为大众还是基于经济原因考虑,这款车到了今天,已经跟不上时代了。”

数百年来全球金融变幻的历史,深刻反映了全球政治格局、国家实力和经济地理等综合力量的变化。它像一面镜子,折射出经济霸主和金融强权走马灯般的转换。从葡萄牙、西班牙、荷兰、英国、法国、德国到美国的易位变化,都离不开刀兵相见、炮火相加。经济、金融的战场没有硝烟,却惨烈相仿。盛极而衰、百年轮回,大国经济、金融的变迁,折射出全球经济政治格局变迁的复杂深刻的背景。

图片 3

“没有任何一辆车能象甲壳虫这样,它与德国的历史紧密相关,是德国经济奇迹的象征”——甲壳虫就是四个轮子上的德国历史,它曾被希特勒鼓吹,被波尔舍设计,然后被德国的各个阶层所驾驶。甲壳虫是一辆真正的全民汽车,一个神话,在40年的时间里,甲壳虫达到了2000万的惊人产量。

《甲壳虫的全球史》显然是以甲壳虫汽车的历史为主线,其创意起因、研制投产过程、繁盛时期的生产销售两旺态势,到衰而不退、退而不出的结局,令人观之叹服、回味无穷。此书之所以会产生这种效果,想必是因为作者不是站在地平面上来讲述这款甲壳虫汽车的故事,而是站在一个历史的综合的高起点上来纵览甲壳虫在全球范围内的历史变迁的缘故——讲的是甲壳虫汽车的全球史,但又不仅仅限于这款汽车的发展史。书中所涉及的那段与甲壳虫汽车兴衰过程密切关联的、历史上又绕不过去的国际形势的发展与变迁,以及由此直接或间接引发的军事、政治、社会文化的变迁,都会令人不由地产生一种置身于彼时彼刻的历史河流之中,全方位地体验这段历史所发出的冲击力的感觉。从而明白了为什么这款小汽车会由“初生的”简陋发展为羽翼丰满的宠儿,再到被许多国家竞相将其视作宝贝,以及以各种理由和借口当作自己国家的图标缘由的同时,收获了一份对近代历史的了解。

但就如马克思所说的,商品“一旦彼此及与人类建立了关系”,就会表现为“赋予了独立生命的独立体”。在《甲壳虫的全球史》作者伯恩哈德·里格尔的叙述中,这个体型小巧的圆乎乎的“小东西”,远不止是单纯的工业产品,而已经是一件“过着自己生活的物品”。这位伦敦大学学院荣誉教授把甲壳虫的演进,放置在二战至今的全球化进程中,展现了它如何在交织着军事、政治、经济和社会文化变迁的半个多世纪中颠沛流离、突围而出,成长为一度堪与可口可乐比肩的全球文化标志。所以在译者、中国海洋大学教授乔爱玲看来,这本书的最大特点,就是多元角度带来的历史厚重感。

从一国金融演变的长期或根本性决定因素来分析,其与各自母国的政治经济金融实力以及国家在全球格局中的地位与影响的消长变化密不可分,英美两国由工业、经济到金融霸主地位的获取和丧失的先后次序排列,也反映了经济对金融的决定性。这是全球金融业产生、发展、强盛和衰落的一般规律。1913年的全球前二十大银行至今仅五家尚存,便是这个规律的最好佐证。

1936年的德国并不像现如今这样拥有丰富、发达的制造业,其中人均汽车保有量仅为每50人一辆车,相对同时期的美国,人均汽车保有量达到了每5人拥有一辆车,德国在汽车保有量上远远低于美国,正因如此,德国决定了研发生产一款廉价的“大众汽车”。

甲壳虫是德国社会风情的一部分,它伴随了一代德国人的成长。在几乎每一辆车都在根据马力、排量和价格分出高低并借此判断车主的社会地位时,甲壳虫却创造了一种绝无阶层区别的形象——人们为它写书、出版杂志、为它拍电影、以它为主角的笑话数以百计、甚至在漫画中成为了对抗上流社会的造反者……知识阶层的人士谈起甲壳虫,总是用一种文化的视角来评判甲壳虫给他们带来的快乐和精神的愉悦。德国人可以把汽车发明写进历史,但不会把甲壳虫从生活中抹去,它已经成为一种历史的符号,成为了精神遗产。

“史”之书的可贵之处在于其客观性和真实性,《甲壳虫的全球史》的可贵之处之一就是如实地反映了这段历史的背景。文中没有主观臆断,没有闪烁其词,没有为了某种目的而刻意对甲壳虫汽车历史进行美化或丑化的痕迹,更没有政治上的刻意为之,抑或是掺杂某些意识形态倾向和政治意图,因此,读起来可信度极高。

似乎是希特勒唯一的好主意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我在文中感叹地写道:“冷观伦敦金融霸主终究拱手相让,笑看银行你追我赶难有武林至尊。多少金融强者笑傲江湖终成黄粱梦,然而金融赛场未至终了何言成败,唯有金属币章难以磨损。它们默默地见证着百年来全球政治的变幻无常、经济兴衰沉浮和金融风云激荡。”

1938年就正式亮相,历经多年的演变,甲壳虫的外观设计依旧保留着自己经典的元素,俨然是汽车史的活化石,就连世界著名的跑车制造商保时捷的第一台车:保时捷356,也是从甲壳虫上演变而来的,而保时捷的跑车至今也多多少少有着甲壳虫的影子。

MINI COOPER——时尚的代名词

除了以上的特点外,此书令人印象深刻的还有其他几条次主线,如国际局势和商业背景次主线。该次主线从“一战”开始讲起,谈到第三帝国时期的德国状况,继而又一步一步地进入了第二次世界大战——论述“二战”后国际经济格局的变化,以及作为战败国的德国是如何利用现有的条件在困境的缝隙中求生存,以质量创口碑,洗掉战败国的丑陋印记,并低姿态地把德国这只“骆驼的脑袋”伸进国际市场这个大“帐篷”里,进而神不知鬼不觉地蚕食掉了小型汽车市场的大部分份额,尤其是在美国和墨西哥市场,最终一跃成为诸多小型汽车中的主流产品,将美国福特产的风靡一时的T型小汽车远远地甩在了身后。这一过程的陈述脉络十分清晰,显示出作者极强的历史研究和叙述功底。

稍稍关注过甲壳虫的人都知道,这款外形“卡哇伊”,却被美国人称为“相貌平平的小妞”的轿车,有一段灰色的过去。从一出生,它就带着很强的意识形态倾向和政治意图。它是希特勒政治计划的一个步骤,是第三帝国一项破产的政绩工程。不过,相对于之后的成功业绩,这段灰色的历史反而增添了它的传奇色彩。

图片 4

图片 5

如果说甲壳虫演绎了欧洲的小车经典历史,那么MINI系列就是完美的诠释了现代版的时尚与奢华。Mini Cooper是汽车中的精灵——精简、饱满的线条和现代化的设计兼具古典气息,会让人产生一种想要把它开回家宠爱一番的欲望。在90年代末,宝马公司接下MINI的大旗之后,又将新款Mini Cooper揉入了现代的时尚气息。除了保留了大部分mini cooper的特色外,在外型上更流畅、内饰更加大胆前卫、动力也比以前更强劲。Mini的内饰不仅舒适豪华;仪表盘造型新颖,线条圆润而饱满,看起来好像老式蒸汽机车上的压力表;俏皮地躲在方向盘后方的转速表,高度可随着方向盘的位置调整;整体车舱设计有着英伦般的经典气息,格调高雅不凡。

  • 首页
  • 电话
  • 经典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