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新京网上导航-手机app下载大全 > 文学作品 > 善良的小女孩慢慢融入了这个原本就贫困潦倒的家庭中,第七次来到戛纳的是枝裕和也终于捧走了属于他的金棕榈叶

善良的小女孩慢慢融入了这个原本就贫困潦倒的家庭中,第七次来到戛纳的是枝裕和也终于捧走了属于他的金棕榈叶

小说里以美好之物串联起章节,“可乐饼”、“面筋”、“泳衣”、“魔术”、“弹珠”、“雪人”,这些物件成为孩子的记忆里那闪光之物。在小津安二郎那里,静物即时间,而在是枝裕和这里,静物即人情。初枝奶奶总有着不知从哪里来的迷信,用曼秀雷敦涂伤口、用盐治尿床;阿治教会了祥太怎么用可乐饼泡面条,用破窗器救了他;信代顺来的领带夹成为祥太的宝物,和波子汽水的玻璃珠一起成为树里的大海与宇宙……他们又那么笨拙地绞尽脑汁地想要去爱孩子,殊不知他们已经给孩子带来了食物、疗愈与希望。

警察为什么对信代和阿治那么咄咄逼人?

图片 1

影片以阿治和儿子配合盗窃为开端,以捡到遭受父母虐待的由里为导火线,展开故事情节。影片上半部分,一家人贫穷且快乐地生活着,就像是平静大海上行驶的船只,家庭的秘密则像是藏于大海的暗礁,时刻会引发危机。在影片下半部分,祥太偷盗被抓,船只触礁,秘密暴露,船只顷刻瓦解。是什么让他们变成一家人孤寡老人对家的渴望

祥太会带妹妹树里去看脱壳的知了,和妹妹一起看夜光里的玻璃珠,教她掉落的牙齿要往上丢到屋顶,甚至为了不让妹妹学会偷东西故意暴露出家庭的秘密。

小说要比电影更加贴近信代的内心,那些影像留白的部分,小说成为补充。如何理解信代,就是这个故事最核心的东西:树里是她的童年,她渴望初枝奶奶那样的母亲,接受即使年长只要没什么攻击性就可以的阿治,亚纪是曾经的自己,而祥太是她的希望。她不愿相信生来就有的血缘关系有多牢固,她想选择,并且勇敢地为自己的选择负责,甚至勇敢地放弃自己的选择。是信代,成为了《小偷家族》里最坚韧的部分。

可这个治愈故事却没有一直温暖下去。

在这个家中,每个人的羁绊都是偷来的。治和信代杀了信代的前夫,偷得了两个人的相守;治撬开车窗,偷得祥太这个“儿子”;信代在最后时刻拒绝将由里送回父母身边,偷得这个“女儿”;而最想要偷得这份人生羁绊的,应该便是老奶奶柴田初枝了,她用自己微薄的养老金养着这一家和自己没有血缘关系的人,甚至还去前夫的儿女家骗钱回来贴补家用,还把前夫的孙女亚纪,让她成为“儿媳妇”的妹妹。就这样,这个临时拼凑的三世同堂的家庭就形成了。

是的,穷人死亡,甚至连埋身之地都无法找到一处。

英国BBC电视台曾在1964年拍摄纪录片《人生七年》,他们选择英国各个阶层的小孩进行采访,每隔七年访问一次。49年后,综合7次采访结果,绝大多富人家的孩子长大成人后仍然是富人,穷人的孩子仍然是穷人。

信代在电影中实际上是相对沉默不外露情感的人,安藤樱的饰演非常到位,但还是会想知道这个女人到底在想些什么。小说里写出来了。对树里,她在内心起誓:“我不会再放手这孩子。”对初枝,她心里好悲伤:“哪怕一次也行,多想听到她喊‘妈妈’。”

妻子信代,起初极力主张将女孩送回父母身边,但看到女孩原生家庭的状况时,又心生恻隐将她留下。

老奶奶明知道家里人和自己没有关系,她还是真的就像老奶奶似的照顾着家里每一个人。用最慈祥的温柔笑容,换来了虚幻的儿孙满堂,承欢膝下。这是一个孤寡老人最美的梦。柴田家的儿女们,即便知道柴田家这个虚构的家族里面,爸爸不是真的爸爸,妈妈也不是真的妈妈,奶奶更不是真的奶奶,但他们在这个家族里面得到了正常孩子应该得到的关心,得到了他们心中想要的爱,得到心灵的归属。即便是偷来的,这也是他们的家啊!

不过奶奶能用自己的养老金养活毫无血缘关系的人,怎会以亚纪为交换得到钱财呢。得来的钱财也只是为了养活一家人而已。

这回更猛,电影不仅展现骗取养老金和偷窃等社会问题,在这些家庭成员背后,更影射了不同方面的社会现象。

随着故事的发展,我们逐渐发现这家人的秘密,同时“家”与“家人”的概念也随之瓦解:初枝“奶奶”是一个被儿女丢下的独居老人,房子是唯一的财产,阿治也不是祥太的爸爸,信代不是初枝的女儿也不是祥太的妈妈,亚纪用自己妹妹纱织的名字作为店的花名。

日] 是枝裕和 着

《小偷家族》电影海报

日本为世界第三大经济体,人均GDP是我国的四倍,作为发达国家,日本人以其生活富裕,素质高,守规矩闻名于世,然而在光鲜外表之下,有15.7%的人口处于最低生活保障线下,远高于我国5.4%的贫困人口水平。收入微薄的阿治和妻子信代,心甘情愿被老人"捡回",因为面对贫困,他们需要抱团取暖。

无论如何,爱是有痕迹的。

初枝和亚纪参拜完水神,随手顺了两个签,初枝奶奶抽到的是末吉,亚纪看了一眼那神签,上面写着:“所等之人,现身迟。”初枝奶奶边嘟囔着“哪个都不算太好”边粗鲁地将神签揉成一团塞进上衣口袋。

世界不是童话,人性也并非高尚。

初枝被丈夫抛弃,了了一生,孑然一身。她害怕,害怕自己孤独的死去,怕自己也许死了许久都不会有人发现,她想要从家庭中偷的,是一份羁绊、一份亲情、一份陪伴、一份温暖、能够帮助她对抗寂寞与孤独。然而这份其乐融融的相守却是如此虚幻,即便这一家人不愿意承认他们存在偷窃,诱拐,欺诈的罪行,只是互相选择了彼此,命运使然。被家暴的小姑娘放弃了虐待自己的亲生父母,选择了这个收养她的家;祥太忘记了原本的家庭,接受了新家的生活方式;被亲生儿子置于棚户屋里不顾的老人初枝选择了信代夫妻,代替自己的儿子儿媳;亚纪逃离了自己富裕却无爱的家庭,来到了“奶奶”身边……

遭受亲生父母虐待,被阿治和祥太发现,捡回家,真正感受到了家庭温暖和幸福,不过她的失踪惊动了警方,令家庭陷入麻烦。

豆瓣上,有个人数庞大的小组叫父母皆祸害,组员据说有10万人,很多人在那里诉苦,倾诉自己受到父母的不公正对待:身体虐待、人格伤害、被忽视、父母吵架、家庭暴力等等,也分享和父母种种不可调和的矛盾。

就算假装也好,能够有一处屋檐,能够有妻子儿女,这正是无缘社会中这些孤独个体所期望的东西。“所等之人,现身迟。”这句话既是初枝奶奶的,也是信代的,也是树里的,是同一个人生的三个阶段,折叠在这个小偷家族里。小说最后,树里还是被关在门外,她踮脚张望,好像看到了什么。

图片 2

图片 3

怕孤独终老"捡回来"收入低微的阿治。后来家族成员不断增多,又有了毫无血缘关系的儿媳、孙子和孙女。初枝靠着养老金及定期拜访前夫儿女家,得到的一些钱财养活全家人。

以《小偷家族》现在的势头,随着口碑持续发酵,过了周末就能在票房上轻松超过今年上映的《恋爱回旋》、《浪矢解忧杂货店》这些日本真人电影。

这一切真相如同层层剥落的墙头,逐渐露出这个家族破败的一面。在日常叙事中设置悬念,是介乎于假定和非假定之间,因而非常难以把控尺度。《小偷家族》调整了悬念的剂量,铺陈在日常生活的书写中,显得恰如其分又符合戏剧规律般将人调动。

之后的《小偷家族》更是获奖无数,主创人员们不是在颁奖台上,就是在去领奖的路上。

图片 4

图片 5

我的灵感的确来自于几件日本的社会新闻,像是诈骗退休金,也就是能够领取退休金的家族成员过世之后,其他家族成员并没有告知政府而继续领取退休金,因为那是他们的唯一收入来源。

《小偷家族》一开始描绘的是一个穷困但热闹的五口之家:一个拥挤的老宅,初枝“奶奶”,信代“妈妈”,“姐姐”亚纪一起围坐在矮桌边,“爸爸”阿治和“儿子”祥太把生活用品分发给家人。还有被亲生父母关在门外的树里,阿治用一个可乐饼把她捡回了家,他们就在这样狭窄破旧的屋子里生活了下来。

“从结果上来说,这10年来我考虑的诸多事情,可能都集结在了这部作品里。这既是一个思考何为家庭的故事,一个要成为父亲的男人的故事,也是一个少年成长的故事。”

《小偷家族》人物关系图

从1980年以来15-60岁的日本人口在1993年达到8040万高峰后,不断下降,与此同时60岁以上的人口不断攀升。

基于这些社会案件,电影故事最终变成:在老奶奶初枝的养老金支撑下,治与妻子信代、儿子祥太、妹妹亚纪组成了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特殊家庭,他们共同住在初枝破旧的房子里。他们打零工也做小偷来贴补家用,直到治和祥太带回一个受伤的小女孩树里,一切才悄然改变。

它首先是由一个个小悬念组成。在开端部分,在行进过程中,或在独立的段落里,插入“双关语”和“潜在话语”。例如阿治和信代在附近的酒馆喝酒后,阿治把搂着信代的手放到她腰上,感慨一句“如果真是那样的话,夫妻关系可真不赖啊”,放在揭开真相前后两个语境中,这句话都成立;再例如初枝奶奶无意中对着亚纪说,“我的这个,和赔偿金差不多”,面对亚纪的疑问又很快改口,说这是“养老金”,虽然说得是真话,但也恰恰是这个赔偿金,使得亚纪对初枝的爱产生了怀疑。每个人物之间的关系都成为一个小悬念,悬念之间环环相扣,解扣的同时系扣,最终指向一个巨大的秘密——信代的秘密。秘密成为小偷家族赖以生存的要素,又成为击垮它的最后那一颗子弹。

电影中,安藤樱饰演的柴田信代,留下了一个长长的特写镜头:

即使如此,我们是否真的可以说,那些家人之间的羁绊都是假象,吃瓜群众看到的才是真相呢?即使羁绊的维系是建立在利益交换的基础上,可是,那这一家人互相陪伴着度过的点点滴滴,秋冬春夏,欢笑感动呢?谁又能说所有这些回忆都是虚伪的?谁又能说那些建立在血缘之上的家庭就一定更加纯粹、更加无私?

图片 6

电影里,他们一家人走在路上,信代看着前面的树里说,我们是被她选中的吧, 初枝回,就像是我选择了你。

是枝裕和凭借《小偷家族》夺得了去年的金棕榈奖,这一片段在电影中被剪去,在小说中却被保留了下来。以此为标题,《小偷家族》不过也是一部苦苦等待着那个缺席之人的故事。

当信代明白这一切时,泪水夺眶而出。

故事的最后,不希望被打扰的老奶奶在死去后被喧闹围绕;凛酱回到了虐待自己的原生家庭;亚纪也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信代揽下所有罪责,即将接受判刑;被送进救助站的祥太,回到治身边度过了一个雪夜,在别离的公交上终于喊出了那句治渴望已久的“爸爸”;治为“女儿”凛堆了最后一个雪人。同样是一个冬季,好像故事又回到了原点一样,这份偷来的羁绊终究还是无奈归还。世界终有一天会归于平静,《小偷家族》的风波也会被渐渐遗忘。我想,在治、信代、祥太、亚纪和凛的余生里,应该会在某个孤单的,受伤的,出神的瞬间,想起和家人们一起吃过的可乐饼和面筋,一起玩过的弹珠和魔术,一起看过的烟花和大海,一起欢笑和拥抱的时刻吧!

信代答道:"池子底下没有地方了。"

电影里,烟花是看不见的,初枝的谢谢你们和祥太说出的爸爸是听不着的,小偷家族一起生活的日子是不为人知的,但有一件事是继续存在的:回到父母身边的树里,还会学着哥哥看玻璃珠,还会在一个人玩耍的时候哼着信代教给她的数字歌。

在小说中,通过中信代对阿治的描述,能看出其实他是孩子一样的人,一直如此。而信代对他的爱,来自一种像母亲不能看着孩子变坏一样的自负。

这里借用电影小偷家族的人物关系图作为导入。做短工的治与在洗衣店工作的妻子信代、“儿子”祥太、信代的“妹妹”亚纪以及“老母亲”初枝,依靠初枝的养老保险,在破烂的平房中艰难度日。治与儿子祥太做扒手,亚纪打工补贴家用。某一天,治带回在住宅区被冻僵的少女由里,善良的小女孩慢慢融入了这个原本就贫困潦倒的家庭中,感受到了亲情的温暖,但是由里的失踪最终还是上了新闻,为了掩人耳目,信代给她改名叫做凛。初枝年迈,最终去世,渐渐明白了什么的祥太偷盗故意被抓,打破了这个家庭的平衡,每个人的身份,来到这个家庭的理由,心中隐藏的秘密和愿望也逐渐浮出水面。

这部影片就是由以上人物错综复杂的关系,构成了故事线索,对于观众而言,只有像品茶一般,静下心来,耐心品尝,才能体味出其中人性和生活的五味杂陈。

咱们国内的贾樟柯,每次也都会把重大社会事件编排进电影里,但出现的效果往往更像可有可无的背景板,没有和故事完全融为一体。是枝裕和就不同,每一次都是偏僻入里,深入骨髓。

追赶大巴的阿治,停下脚步,他强忍着泪水,抬头仰望天空,他哭了起来,发出孩子一般的哭声。他感到自己失去了最宝贵的东西。放声大哭的阿治,他没有可去的地方。没有人在等他。

兜兜转转,偷来的羁绊终究还是归还了。

奶奶死骨未寒,整个家庭即将分崩离析。审讯中,亚纪被告知奶奶活着的时候,定期会去他父母那里拿钱,所以不是真的爱她。

电影到了这,转向强调了血缘联结家庭的必然性。是枝裕和在访谈时就说出自己对于这个片子的态度:

小通荐书

《小偷家族》讲述了生活拮据的柴田一家时常偷盗以维持家计,家里的男主人柴田治在一个冬夜捡回一个遍体鳞伤的小女孩,自此之后,这个家庭的秘密渐渐曝光的故事。

被原生家庭虐待的由里

她会紧紧拥抱同样寂寞迷失的男客,会枕在老奶奶初枝的腿上,这样她才有胜似亲人的温度。

《小偷家族》

欢迎大家一起交流感悟哦!

图片 7

在这个家里,初枝会帮树里涂药,喂树里最爱吃的面筋,用食盐的偏方帮她缓解尿床;她坚持不让借住在家的亚纪上交费用、能敏锐地察觉到亚纪的脚要比平时凉;在行将离世的时候,她会默默看着这群家人,念出一句无声的谢谢你们了。

信代为什么选择一个人承担下了所有的罪行?

即使是偷盗诱拐的他们,也是人。人活在世,便有需求。我想要去爱别人,为他付出,我也渴望能视我如珍宝的人。但凡如此,我们之间就有了羁绊,日夜陪伴,相互扶持,成为彼此的家人。只要能去爱别人,只有能被爱,就会有安全感,归属感,就能有在这个冰冷的世界继续前进的勇气。

这个"偷"来的家庭,虽然生活艰辛,但不乏温馨,人们努力让这个家平平安安、其乐融融地走下去。于是全家人用尽各种方法获取钱财,工作之余,阿治带着儿子祥太和女儿由里去偷窃;在洗衣店工作的信代为偷到顾客衣服口袋里的各种小物品而窃喜;正值青春年华的亚纪去风情屋出卖色相;一把年纪的奶奶在靠自己的养老金为一家人主要收入的同时,还定期拜访前夫儿女家,索要生活费。

《小偷家族》就是要在这个没有血缘关系、临时组成的家庭里讨论另一种亲情的可能性。

在电影上映后数月后,暌违已久的

但是实际上,揭开温情的面纱,这份羁绊的背后每个人都心怀鬼胎。信代和阿治赡养初枝,是因为看中了她的保险金;初枝看似无条件关爱亚纪,其实每月都会拜访亚纪的父母,敲一笔“赔偿金”;祥太之所以从车里被发现并救出,是因为阿治打碎车窗试图盗窃;信代对领养的孩子倾注自己的爱,部分原因是她无法生育……

"如果自己死亡该埋葬在哪里呢?"阿治想。

祥太和树里,这个家里的两个小孩都曾遭到遗弃:一个被遗忘在弹珠房附近的车里,一个是爸妈压根就不想生下来,就算失踪了两个月,也不愿报警找回,而更残忍的是,小女孩树里还受到了不良父母的身体虐待。

其实《小偷家族》的小说,并非简单将影像转变成文字,而是以更宽广的视角,展现了人物丰富的内心情感。

《小偷家族》

出生人口不断下降,老龄人口不断增加,日本人烟稀少,老人孤苦伶仃,拥有一个其乐融融的家庭成了老人们的奢望,于是即没有丈夫又没有儿女的孤寡老人初枝给自己"捡回来"一个儿子和一个完整的家。他们相互关心,彼此温暖,就像奶奶说的:“是我选择了你们,你们也甘心被我拖累。”

日本电影在国内院线并不吃香,排在票房前位的大部分是动画电影,像《你的名字。》、《哆啦A梦》系列等。今年日本电影在国内票房成绩最好的,目前就是2亿左右的《哆啦A梦:大雄的金银岛》。

比如:

《小偷家族》是日本导演是枝裕和执导的一部剧情剧,影片风格平铺直叙,简单朴实,没有豪华奢侈,也没有高潮不断,但平淡中暗藏波澜,影响甚至决定了每个角色的命运。

看完电影的你们,心中是否有了答案?

图片 8

阿治的妻子信代

是贫富差距的阶级化导致底层人群只能在金钱的基础上成为一家?是牢牢维系日本社会的道德准则和法律制度拒绝了这种特殊家庭的存在?是丧失了基本良知的父母让孩子无处安放,无可依靠,还是复杂的人性关系搅乱了这一切?

图片 9

贫困使人们倾向于抱团取暖

《小偷家族》的创作来源也是这样。

这个钱,被她看作赔偿金。

图片 10

对子女的虐待不止于身体,年轻女孩亚纪这个角色又暗示了另一种父母虐待的方式精神上的。

  • 首页
  • 电话
  • 经典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