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新京网上导航-手机app下载大全 > 文学作品 > 布克奖的名称将改回Booker Prize,布克奖依然具有卓越的文学视野并成就了当代英语文学的众多经典

布克奖的名称将改回Booker Prize,布克奖依然具有卓越的文学视野并成就了当代英语文学的众多经典

妇女小说奖(Women’s Prize for Fiction)是英国最杰出的文学奖项之一,用于表彰用英语创作、前一年在英国发表、不论国籍的女性作家创作的最佳作品。巴基斯坦裔英国作家卡米拉·夏姆斯(Kamila Shamsie,1973—)的《家中起火》(Home Fire)脱颖而出,成为2018年此项大奖的获奖作品。小说聚焦身处英国的广大穆斯林的身份和安全问题,描写了他们在捍卫自己的“英国性”的同时,为保持自己独特的文化身份而进行的斗争。

从引起最大关注的鲁迅文学奖,到颁发那一刻才爆出“内幕”的老舍文学奖,还有引发一路口水的路遥文学奖,国内文学奖屡次陷入争议,公信力屡受质疑。所谓“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他乡之水,可借清源。”包括享誉世界的诺贝尔文学奖在内,国外又有哪些文学奖评奖方式值得我们借鉴? 诺贝尔文学奖:18 名院士集体投票而选出 诺贝尔文学奖创立于1901年,是科学家阿尔弗雷德·诺贝尔遗嘱中提到的五大奖励领域之一,每年颁发一次,授奖对象为“文学界创作出具有理想倾向的最佳作品的人”,奖金为1000万瑞典克朗。首位获得者是法国诗人苏利·普吕多姆,2012年中国作家莫言获奖。 在各大世界性的文学奖项中,诺贝尔文学奖的评选无疑最受瞩目,公平、透明是这个古老奖项一个极大的特点。每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由瑞典学院 5 位文学奖评委会委员推荐五人作家名单,再由 18 名院士集体投票而选出。评委会每三年换届一次,但可以无限期连任。其成员在一个夏天里,最少要读 25 部作品,并且要为每个人撰写 10 页左右的评估报告,提出推荐或者不推荐的理由。 9 月中旬,评委会成员在会上给出推荐人选和理由,其他院士则为自己的心仪候选人投票。原则上候选人必须达到 9 票才能获奖。此外,在宣布获奖者当天,还要进行一轮新的投票,以作为最后的确认。值得注意的是,瑞典学院是一个在政治和经济上都保持独立的机构,国王、首相都不能指挥这些院士。 龚古尔文学奖:反对评委和出版界过多联系 法语最高文学奖龚古尔文学奖,设立于1903年,由19世纪法国作家爱德蒙·德·龚古尔为他早逝的弟弟所设,成立龚古尔学院,奖励当年出版的最佳长篇小说、最佳短篇小说集、最佳想象性散文作品等。最初奖金为5000法郎,后来改为50法郎。虽然奖金微薄,但却代表着一种极高的荣誉。为了保证院士们能公开评选,遗嘱规定每位院士可享有一栋住宅和一份保障生活的年金。2006年,美国作家乔纳森·利特尔《仁人善事》》荣获此奖。 法国着名作家、龚古尔文学奖评委皮埃尔·阿苏里在出席上海书展时曾表示,龚古尔奖的品质是靠获奖的作品树立起来的,为了保证不漏掉当年的杰作,评委们会在8月底到11月间的评奖时间内阅读所有的书评。 不过,龚古尔文学奖也并非从不犯错。阿苏里承认,评委有时会只看作者名气忽略作品质量,或者与出版社瓜葛过深,“但现在这种情况基本不存在。我们建立了一个道德准则,从原则上面反对评委和出版界过多联系。” 普利策文学奖:3位初评委员每年都调换 普利策文学奖不是一个独立的奖项,而是美国普利策奖众多分枝中的一个。着名报人约瑟夫·普利策将200万美元财产捐献给哥伦比亚大学,其中有四分之一被用来设立奖项。1917年,该奖的第一届颁奖仪式举行,此后每年颁发一次。最初普利策文学奖有 5个,包括小说类、戏剧类和传记类等等,其标新立异之处在于几乎从不垂青畅销的文学作品,即便大作家的作品也不例外。曾获此奖的作家有赛珍珠、玛格丽特·米切尔等。 而美国文学艺术领域的最高奖项之一普利策文学奖之所以被认可,关键在于获奖作品的质量经得起时间检验。该奖得主之一、美国作家罗伯特·奥伦·巴特勒说,普利策文学奖的初评委由3位作家或评论家组成,每人挑选一本当年自己最喜欢的小说,而后,一个由18位新闻工作者组成的评奖委员会讨论投票表决出最好的那一本。尽管为了保证公正性,3位初评委员每年都调换。 “评奖之中不免有杂音,但普利策文学奖的首要标准是作品的美学品质和价值,为此一直坚持让评委和出版界严格保持距离,保障评选结果的公正严肃。”巴特勒说。 英国文学布克奖:评委需阅读超100部被推荐作品 英国文学布克奖被誉为当代英语小说界的最高桂冠,是可以与法国龚古尔奖、美国普利策奖相媲美的文学奖。大奖以赞助商布克公司命名,目标是奖励优秀作品、提高公众对严肃小说作品的关注,每年颁发一次,主要授予当年出版的优秀长篇英文小说,最初获奖者必须是英国、爱尔兰或其他英联邦公民,得主可获5万英镑奖金。 为了保证奖项评选的权威性、导向性和公正性,布克奖制定了严谨的规则。要求5名评选人均由国家图书基金会指定,分别为书评家、学者、小说家、文学编辑和文化名人,在阅读完被推荐的100多部作品后,从中选出20部左右,再从中选出6部进入决赛,最后从6部作品中选出“年度最佳小说奖”的获得者。 古语说,文无第一,文学奖项其实很难评选出绝对意义上“第一名的作家”,从某种角度说,争议或许在所难免,外国文学奖也并非不曾遭受质疑,比如着名的布克文学奖便因为扩大了参评范围而招致非议。图片 1=800) window.open('');" onload="if(this.offsetWidth>'800')this.width='800';if(this.offsetHeight>'700')this.height='700';" >

2007年曼·布克奖杀出黑马
  近几年,文坛瞩目的曼·布克奖冷门迭出,被看好的名家宿将常常铩羽而归,名不见经传者往往最后称王。2005年,名气不大的爱尔兰人约翰·班维尔以《大海》征服评委;而麦克尤恩、石黑一雄、朱利安·巴恩斯、库切、拉什迪等文坛大腕们纷纷落马。2006年,初出茅庐的印度小说家基兰·德赛摘取桂冠,获奖小说是《失落的遗产》;而初评入围的南丁·戈迪默、彼特·卡里、巴里·恩斯沃斯、戴维·米切尔等人未能进入决赛。2007年11月,不起眼的爱尔兰女作家安妮·恩莱特(Anne Enright)凭借《团聚》(The Gathering)出人意料地夺魁;而麦克尤恩的《翠柔海滩》虽然得奖呼声很高,最终名落孙山,复制了史诗巨著《赎罪》的相同结局,再度让英格兰本土读者心痛牙痒。
  《团聚》是安妮·恩莱特的第四部小说。这部关于记忆与爱尔兰家庭秘辛的小说,出版后并未引起广泛关注。论名望与资历,安妮·恩莱特难以与当红作家麦克尤恩一比高低;论人气和影响,令人“笑中带泪”的《翠柔海滩》已经卖出了十几万册,而《团聚》只有区区三千的销量。除了麦克尤恩外,新西兰实力派小说家劳伊德·琼斯、巴基斯坦“70后”作家默辛·哈米德也是夺冠大热门:琼斯的《皮普先生》讲述的故事发生在南太平洋的小岛上,一位白人教师在动乱的环境下,指导当地学童阅读狄更斯的《远大前程》,创造了文学改变生活的当代传奇;而哈米德的《无奈的穆斯林》则描写“9.11”之后美国人对伊斯兰教徒的怀疑与不信任,表现了美国巴基斯坦移民的身份困惑与价值迷惘。因此,《团聚》最后折桂,不仅令热衷于预言的坊间评论家们跌破眼镜,而且也让未抱任何希望的小说家本人大感意外。
  不过,文学作品若无不俗的实力,很难凭一时之运气而侥幸中奖。久负盛誉的曼·布克奖有一套严格的评选程序,《团聚》能连闯初评、复评与决选三道难关,绝不可能是乏善可陈的平庸之作。在决选阶段,此届评委会还独创了一套更加合理的决策机制,在评估、排序与票决三个环节,《团聚》均毫无争议地名列六部参评小说之首。就作品本身而言,《团聚》的情节虽然简单,内涵却极为丰富。它呈现给读者的是一部关于历史与记忆、情感与欲望的“家庭史诗”。小说以第一人称叙事手法,讲述了女主人公维罗妮卡在料理沉海自溺的哥哥的后事时,从纠结的记忆深处挖掘家族内部隐秘的欲望历史,同时在连绵的意识流动中审视女性自我复杂的内心焦虑与精神创痛。恩莱特的笔调阴郁、阴沉,甚至有点阴暗,但笔力相当犀利老到,文体略带粗砺但不失细腻优美。用评委会主席戴维斯的话来说:“《团聚》用硬朗而出众的语言对一个伤悼的家庭进行了毫不畏怯的观照。”
  安妮·恩莱特1962年出生于都柏林,早年就读于古老的都柏林大学三一学院,后来求学于英国东英格兰大学,师从著名小说家布莱德伯里和安吉拉·卡特,获文学创作硕士学位。恩莱特毕业后曾在爱尔兰电视台工作多年,1993年开始成为职业作家。短篇小说集《迷你处女》(The Portable Virgin)是她的第一部著作,出版后深受好评,被她的文学导师卡特称之为“高雅、精细、睿智、绝对原创之作”。除了《团聚》外,恩莱特还发表过另外三部小说:《父亲的假发》(The Wig My Father Wore)《你长得像谁?》(What Are You Like?) 《喜不自禁》(The Pleasure of Eliza Lynch)。这些作品均以描写女性心理而见长,在圈内不乏赏识之人,而且也捧得过好几项文学奖杯,但它们受关注的程度极低,文学影响力也非常有限。
  对记忆与自我的解构
  形成于17世纪的英爱文学(Anglo-Irish literature),即爱尔兰英语文学,由于历史渊源与文化亲缘的关系,经常被纳入英国文学的范畴。但不可否认,英爱文学有着自己独特的传统,每个重要阶段都有自己代表性的作家。尤其是在20世纪,英爱文学群星璀璨,流光溢彩,曾有4位作家荣获诺贝尔文学奖:萧伯纳、叶芝、贝克特、希尼。此外,王尔德、乔伊斯等人的文学成就也极为骄人,在世界文坛享有不可替代的巨大声誉。
  爱尔兰英语文学与现代爱尔兰民族的复兴运动密不可分。爱尔兰民族运动的领导人约翰·奥利里说:“永恒的英爱文学的发展,取决于一个作家是否能够和愿意把民族主义事业视为己任……没有一种伟大的文学可以脱离它的民族而存在。一个民族如果离开了伟大的文学,也就无法确定它的特性。为了摆脱英国在政治和文化上的束缚,爱尔兰作家必须为发展爱尔兰独特的民族想像力创造条件。”(陈恕《爱尔兰文学》)在爱尔兰文艺复兴运动中,大诗人叶芝从爱尔兰的英雄传奇与歌谣中挖掘诗歌素材,从古老而丰富的爱尔兰文化中汲取精神营养,从而创作出颇具爱尔兰文化特色的现代主义诗歌。同样,以乔治·穆尔和乔伊斯为代表的爱尔兰现代小说家,正是因为对民族前途、民族命运深表关切和忧虑,才创造出了表现民族身份认同与民族文化重构的爱尔兰现代主义小说。
  就《团聚》而言,安妮·恩莱特部分地继承了爱尔兰现代主义小说传统,充分发挥了丰富的爱尔兰民族想像力。有评论家发现,《团聚》与乔伊斯的《都柏林人》不无相似之处。乔伊斯曾经说过:“我要为我的国家写一章道德史。我选择了都柏林作为小说背景,因为这个城市是瘫痪的中心。”作为乔伊斯的崇拜者,恩莱特则通过对三代都柏林人心理创伤的描写,试图揭示当代爱尔兰人的精神瘫痪状态与道德困境。《团聚》的家族小说题材,棺柩、守灵、葬礼等小说意象,意识流手法,以及回忆的视角,也无不打上爱尔兰现代主义小说的深深烙印。不过,与爱尔兰现代作家有所不同的是,恩莱特所面对的是一个后天主教时代、后现代的爱尔兰:政治独立、经济繁荣、民众富裕、宗教宽容、社会飞速变化、生活节奏加快,而人的道德情感与精神世界却遭遇更大困境。因此,在《团聚》中,恩莱特用抒写心灵伤痛的个人叙事消解了“现代性”的宏大叙事,民族认同或文化建构已不再是小说家表现的重要主题,对记忆与自我的解构取代了传统的对宗教矛盾与文化冲突的再现。
  更为重要的是,作为女性作家,安妮·恩莱特还成功地续写了爱尔兰女性小说创作传统。她把深沉而细腻的女性经验带入爱尔兰文学创作领域,有力地消解了传统文学中由来已久的男性意识形态话语。具体地说,《团聚》用独特的视角回忆了三代爱尔兰女性——祖母、母亲与女主人公本人——的情感生活,准确地再现了她们或沉溺于爱恋与欲望,或自陷于家庭烦扰,或迷失于虚幻和忧虑的精神世界,深刻揭示了复杂家庭关系中女性生存的迷误。就题材与主题而言,《团聚》与老一辈女作家玛丽·拉汶、埃德娜·奥布赖恩、朱莉娅·奥法莱恩和珍妮弗·约翰斯顿等人的小说一脉相承,但摒弃了爱尔兰女性小说中常见的现实主义创作手法。它的表现技巧更接近于爱尔兰女作家伊丽莎白·鲍恩的小说,即注重心理分析,擅长使用意识流技巧,探讨特定社会环境下人的复杂微妙心理和情感历程上的挫折与磨难。但是,“60后”作家恩莱特与19世纪末出生的鲍恩毕竟不同。《团聚》用诗意的语言、抒情的文体、梦幻的意境,以及回忆的视角,展示了细密、伤感、忧郁、多层次的女性精神世界,体现出一种独特的当代美学风格。不过,《团聚》中过多的性描写则颇为评论家们所诟病。
  撇开争议归正途
  此届曼·布克奖决选前,曾有批评家断言:安妮·恩莱特夺冠的概率几乎为零,因为评委会绝无可能在三年内将此项大奖颁给第二位爱尔兰作家,而印度女作家基兰·德赛又刚刚捧走了上一届奖杯。但是评选结果的最后揭晓,让流传已久的“地域平衡说”与“性别考量论”不攻自破。与龚古尔文学奖不同的是,曼·布克奖自创办以来,从未组建过常设评委会,评委也不搞终身制。它的5位评委年年更新,每位评委第二次入选的机会极低。因此,从理论上讲,每一届评委都不会背上任何历史包袱,可以将全部注意力集中在单部小说的审美判断上,从而最大限度地避开了一些非文学因素的干扰。
  当然,文学作品不同于体育竞赛,难以用分秒之差或高低长短来判定输赢。常言道,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因此,任何一届曼·布克奖的评选,都很难取得媒体、专家或读者的一致认同。可称道的是,曼·布克奖的宗旨即在于奖掖严肃小说创作,激发读者大众对严肃小说的兴趣。《团聚》的胜出,在很大程度上顾及了此项大奖成立时的初衷。不难预见,《团聚》将会借曼·布克奖的光环凝聚数十倍乃至上百倍的人气与读者。此外,未必稍逊一筹的5部落选作品同样也将受益匪浅。《翠柔海滩》获提名后销量大增即是例证。而劳伊德·琼斯、默辛·哈米德等人的提名小说也将为更多的读者所熟悉。
  今年,曼·布克奖的评选将进入第40个年头。在提携新人、推动严肃小说创作方面,曼·布克奖早已成就卓著,蜚声世界文坛。奈保尔、戈迪默、库切、拉什迪、阿特伍德、麦克尤恩等众多英语小说大家,出道时或籍籍无名,或举步维艰,但无一不是借曼·布克奖的平台而声名鹊起,最终跻身世界一流作家的行列。不过,曼·布克奖也常为争议所包围。评选规则对美国作家的排斥曾引起过“英不敌美”的文坛纷争,但聪明的英国人设立了奖金更高的曼·布克国际文学奖,既维护住了弥足珍贵的英国文化传统而避免“美国化”,又巧妙地将新锐美国文学纳入到泛英国文学占主导地位的全球格局中。2002年评委会对通俗小说的青睐也曾引发过一场引人瞩目的“路线之争”。就评选宗旨而言,曼·布克奖理应是对曲高和寡者的严肃推销,而不应该沦为对畅销与流行的媚俗追认。从基兰·德赛的《失落的遗产》到安妮·恩莱特的《团聚》,曼·布克奖显然已撇开了争议而又重归正途。

图片 2

布克奖因为2014年决定向所有用英语写作并在英国出版的作品开放评选饱受争议,作家和出版界都对此不满。但布克奖基金会证实这一改变于商业赞助无关,“赞助商或出资人对评选规则没有发言权”,并称“没有改变这一规则的计划”。

这一年BBC发起了一项名为“影响世界的100部故事”(The 100 Stories that Shaped the World)的评选活动,来自全球35个国家的100位文学界专业人士,包括小说家、文学批评家、翻译家、编辑等参与评选。最后,荷马创作于公元前8世纪的《奥德赛》高居榜首,获得了25次提名。而2017年年末出版、由英国学者艾米丽威尔森(Emily Wilson)译著的《奥德赛》在这一年也获得了广泛的关注和好评。尽管《奥德赛》自问世以来,已经有超过20多个版本的英文译本,但威尔森是该书首位女性译者。她的译本无论在诗歌韵律还是叙述风格上都最大程度地保留了原著的风味。《洛杉矶书评》称她的译作“清晰连贯,将奥德赛又一次带到了我们的身边,使我们感受到了他的狡猾、善辩和残忍,总之,他的复杂性。”

随着全球化的文化市场成型,布克奖决心以“开放姿态”来面对新的局面。 从2005年开始,每两年颁发一次“布克国际奖”,不论国别,只要作家作品以英语发表,均有资格参选;2005年又创设奖金15000英镑的“布克翻译奖”,奖赏那些将他国语翻译成英语的翻译家。最大的变革在2014年,从此以后,全世界所有用英语写作的作家都可以参评布克奖。这一举动引发强烈的质疑和批评,布克奖得主、小说家、文学评论家A.S.拜厄特极力反对,认为这违背了奖项的初衷:推动英国的卓越文学。今年 2月,有 30位英国出版界人士联合声名,希望布克奖放弃让美国作家参评的决定,两位布克奖得主石黑一雄和阿拉斯特·尼尔则是支持派的代表,他们觉得新的文学世界已经形成,作家们应当乐于挑战。

“我出生在英国,是读着英国文学长大的。能资助那些评选世界上最优秀小说的文学奖项,我们感到很幸运。” 对资助布克奖,莫里茨表示是自己的荣幸。

威尔士青年女作家索菲·麦金托什(Sophie Mackintosh)的处女作《水疗》(The water cure)是一部揭露男权暴力,被评论家称为“直捣父权制度核心”的力作。作品讲述的是一家三姐妹被“国王”父亲隔绝在一个荒岛的庄园里,从小被灌输一套关于世界和生活的歪理学说,并强迫接受一系列近乎变态的所谓“水疗”来净化身体。这部反乌托邦小说赤裸裸地曝光父权制对女性身心的控制和摧残。

“布克奖”创始时的授奖标准是“只授予英联邦、爱尔兰的作家”,在最初的13年里,只有戈迪默一人是非英国籍,剩余的都是英国籍身份的得主。20世纪末到21世纪初,非英国籍作家连续得奖,使得国内争论不休,一旦布克奖长名单、短名单公布,人们的目光总在比较英国籍、非英国籍作家的占比,足以可见,英国人对这个奖项“英国身份”的坚持。然而,随着“二战”后移民潮的发展,移民人口对英国文化的影响也日渐渗透,移民作家的写作带着各自的种族传统、文化背景,丰富了英语虚构创作。奈保尔、拉什迪、石黑一雄被称为后殖民时期“英国移民文学三杰”,他们及其他文化背景的作家共同为英国文坛注入多元的“新英国性”,随着布克奖不断拓展的宣传,很大程度地推动了英语小说在大众通俗文化和图书出版市场的蓬勃,影响力辐射到全世界。

图片 3

除了罗宾·罗伯逊在《长镜头》一书中进行的语言和体裁上的创新实验, “90后”新锐作家黛西·约翰逊(Daisy Johnson,1990-)的《地下世界》(Everything Under)也让人耳目一新。小说讲述了一位女词典编撰家幼时被母亲遗弃,成年后寻母,试图重建与母亲的联系,最终却难逃悲剧宿命的故事。《卫报》评论该小说是索福克勒斯笔下“俄狄浦斯”神话的变体和重构。作者在书中大量运用充满宿命感的魔幻元素,将童话与传奇融于一体,故事情节扑朔迷离,引人入胜。无论从题材还是创作风格的选择上,都是一次推陈出新的成功尝试。黛西·约翰逊成为曼布克奖历史上入围短名单的最年轻的作家。

翁达杰的“黄金时刻”

这次赞助的财务条款并未透露,但布克奖宣布不会改变50000英镑(约合44.4万元人民币)的大奖奖金,面向翻译小说的国际布克奖也将继续向获奖小说的作家和译者颁发各25000英镑的奖金。同时,布克奖也不会对近来饱受争议的扩大评选范围做出改变。最初,布克奖参赛作品仅限于英国、爱尔兰和英联邦作家的作品,从2014年开始,在英国出版的任何英语小说都可以参加评选。很多评论家认为,美国作家大量加入布克奖的评选会带来“文学同质化”的危险。

  • 首页
  • 电话
  • 经典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