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新京网上导航-手机app下载大全 > 文学作品 > 因为独立思考带来很多的麻烦和痛苦的时候,而非归属于财产

因为独立思考带来很多的麻烦和痛苦的时候,而非归属于财产

“消费人”的幸福幻觉

——以上文字摘抄艾里希.弗洛姆《论不服从》

弗洛姆还提出了温和的虐待狂形式,这种虐待在我们的生活中更为普遍,而我们没能敏锐察觉,他的这一发现很有现实意义。

爱是一种能力

生活中,我们看到的那种“妈宝男”,尤其是那种体型很魁伟,但是心理像一个婴儿,遇到一点事情就哭得像个150斤的孩子的人。这种人用一个词形容就是“巨婴”,巨大的婴儿。

再多的委从或支配(或占有,或声名)也无法提供足够的身份认同与关联感,于是人们就会无止境地追求。这些情感的最终结果是两败俱伤,看不到其他出路。

“马克思清楚地看到资本主义社会固有的危险,他的目标是这样一个社会:人不追求有很大一笔财富,或用很大一笔财富,但人本身就是很大一笔财富。他要将人从物欲的锁链中解脱出来,这样人可以时刻保持清醒、保持活跃、保持敏感,而不会成为贪欲的奴隶。他曾狠狠地说:生产过多有用之物,导致产生过多无用之人。”

真实情况是,我们大多数人都不想改变,都想要坚持自己习惯的方式,因此当别人告诉我们需要我们改变的信息时,我们往往逃避,最常见的方式是粗暴的回绝,以此来证明需要改变的不是我们自己,而是其他人。

按:爱是宝贵而稀缺的能力。我们总是在意自己是否被人爱,而不是自己是否有爱的能力。弗洛姆认为,只有真正独立和完整的个体才会拥有爱。爱的本质是给,是积极的创造。

弗洛姆写《逃避自由》这本书的目的是分析纳粹心理学,他认为纳粹主义的起源就是很多人不愿意独立思考,或者说,因为独立思考带来很多的麻烦和痛苦的时候,突然出现了一个承诺要给他们带来幸福,带来未来,让他们生活在一个美好天国的那么一个人——希特勒,他们就放弃了自己思考,在自己和希特勒之间建立了无数的精神期待,让希特勒来供养他们的精神,给他们提供物质和精神上的舒适,回到那个想象的舒适区里。

如果问人们什么是理想的天堂,要是他们足够诚实,很多人会想象天堂是一个巨型的百货店,在那里每天都能买到不同的新商品,或许还总能比邻居买到的多一点。

“一项原则的服从,本身必然构成对它的对立原则的不服从。”

抵抗是说我们拒绝某些信息,即使某些信息对我们有利。抵抗的反应包括生气愤怒、无视、疲惫或沮丧、逃避这四种。

二、爱的前提是个人的完整与独立


“爱情的存在只有一个证明:那就是双方联系的深度和每个所爱之人身上的活力和生命力。这也是我们所能看到爱情的唯一成果。”

现代人拥有了更多选择的自由,同时也承担着随之而来的不确定性、不安全感和焦虑。人们急切地寻找爱情里的答案,网络上也不乏各种情感专家撰文指点。那些传播最广的文章多是教你用技巧吸引他人;或是让你化身福尔摩斯,通过蛛丝马迹去判断对方的真心;有人还为你设定好男人/女人的标准,以便你按图索骥——“这样的女人最适合做老婆”/“遇到这样的人就嫁了”。

可是他们都误解了爱的本质。

弗洛姆一语道破:“大多数人认为爱情最重要的是自己是否能被人爱,而不是自己有没有能力爱的问题。”

爱的关键是让自己成为一个有爱的人。可是人们不考虑这一点,也不为之努力。而是想办法如何去获得回报与满足,计较得失,小心翼翼,疲惫不堪。

爱是一种稀有的能力,它的前提是完整、独立的人格。如果我们本身没有爱的能力,想寻求依靠来拯救自己,或是扭曲自己本来面貌去迎合他人,结果往往会让人失望。

人类都有归属的需求,想要与他人和周围世界结合在一起,获得统一感。我们可以通过创造性的劳动、遵守制度与规范、或者是纵欲来达到与他人统一的感受。但创造性的劳动达到的不是人与人的统一;满足外部的刻板要求只是一种假统一;通过纵欲获得的统一只是临时的。

唯有爱这种奇怪的现象能够让人在保持自己完整性和个性的条件下,冲破高墙,与他人最紧密地联系在一起。

现代心理学实验对人的濒死状态做了很多的测试和记录。很多有过濒死体验的人都会谈到一个状态:进入到一个狭窄黑暗的通道,仿佛前面微微有光。在经过这个通道以后,会突然从悬崖上掉下来——很多心理学家都一致认为,这种坠落的恐惧,以及在坠落当中感受到的那种痛苦,就是人类最初从母体出来时候的那种记忆。这个过程叫“坠落”。

消费人的对立面是什么?是产生兴趣。不幸的是,我们将兴趣这个词用滥了,它的本意已几近丧失:“兴趣”这个词从拉丁文inter-sees而来,意思是“进入”某事里面的状态。也就是说,它要求人们能够超越自我,离开我的“自我”那个狭隘的包围圈——那里圈着我的抱负、我引以为荣的财产、我引以为荣的知识、我的家人、我的妻子、我的丈夫、我的所有、我的一切。它要求人们忘掉所有这些与我有关的概念,伸出双手,拥抱一个与我相对的、在我面前的世界,无论这个世界是一个孩子,或是一朵花、一本书、一个想法、一个人,或任何东西。

悦读| 观影| 亲子| 成长

(三)弗洛伊德学说的三个重要概念

四、爱世界,爱自己


我能对一个人说:“我爱你”我也应该可以说:“我在你身上爱所有的人,爱世界,也爱我自己。"

我曾在网上看过这样一句话,大意是,判断一个人的品行不要看热恋时的表现,而要看他对服务员的态度,因为这是很多年之后他对你的态度。

如果弗洛姆看到的话,他也一定也会同意这句话。他认为,一个内心充满爱的人是博爱的,其标志就是“对需要帮助的人、对穷人和陌生人的爱。”“只有我们爱那些与我们个人利益无关的人时,我的爱情才开始发展。”

只爱一个人是狭隘的爱,爱是我们对世界的态度。“爱首先不是和某一个人的关系,而更多的是一种态度,是性格上的一种倾向。”

很多人认为爱情只是“对象问题”,而不取决于自己。他们认为,等我等到了理想的人,我就能拥有美好的爱情。作者做了一个很有趣的类比:一个没有爱的能力的人试图等待最合适的对象,就好像一个不会画画的人认为,只要他看到最美的风景。就能够画出最美的画。这显然是毫无道理的。

每个人在堕入爱河的时候都会由于激情显现出最美好的里面,随着激情消失,许多问题也会暴露出来。持久的爱依赖的是一个人对世界和他人的持续的善意和关怀。

我们爱的对象还应该包括自己。

“对自己的生活、幸福、成长以及自由的肯定是以爱的能力为基础的,这就是说,看你有没有能力关怀人、尊重人、有无责任心和是否了解人。如果一个人有能力创造性地爱,那他也必然爱自己。”

我们需要把“自爱”和“利己”作区分。利己者总是以是否对自己有利的标准去判断一切人和物,但他们其实不爱自己,对自己的关心也掩盖不了他们缺爱的能力。

爱自己和爱他人不会冲突吗?

这个问题曾困扰着我,但现在我有答案了:如果你具备爱的能力,冲突就会不再存在,因为你已经把自己和他人的幸福紧紧地联系在了一起。


- 参考资料 -

[美]艾.弗洛姆.爱的艺术.李健鸣,译.上海:上海译文出版社,2009

我们其实也不应该对这种人的状态进行过多的谴责,他只不过体现了人的一种非常自然的、根深蒂固的欲望——拒绝认知,拒绝因为认知而带来的痛苦,而选择把自己作为一个附庸托付给一个强大的母体,从而获得那种想象的舒适感,或者说,是想象性的回归母体,回归子宫,回归他自己的伊甸园。

因此,在弗洛姆眼中,一个人完成出生的过程,成长为独立的人,必须既学会与世界发生关系、对世界发生兴趣,又学会自我独立、对自我生存负责。既不隶属于某一个人,又能因为与世界的关联而对外部世界产生兴趣和爱。

“高度工业化的社会里,史无前例地普遍培养了一种人——‘消费人’。”

你是否有这样的时候?

三、爱是给与


“爱不是一种消极的冲动情绪,而是积极追求被爱人的发展和幸福,这种追求的基础是人的爱的能力。”

弗洛姆认为,爱情应当是人主动支配的积极自由的情绪。简单地说:爱是给与。

这种给与并不是我们理解的“牺牲”,以自己的损失和痛苦为代价;也并不是一种交易,目的是为了获得回报。有爱的能力的人认为”给“本身就使人满足和快乐,而无条件的给予是内心生命力的最高表现。

并不是拥有财物的人才是最富有的人,你能付出和给予时时,你才是富足的。爱情当中的的付出是只在物质上的,而是应当分享你最具生命力的事物——欢乐、兴趣、理解力、知识、幽默甚至悲伤,等等。

弗洛姆认为,除了“给”之外,爱当中还需要包含“关心、责任心、尊重和理解”。这些要素相互支撑,都让你把目光投向他人,没有理解和尊重的给予可能就会沦为专断的控制。

天真的、孩童时的爱情遵循下列原则:“我爱,因为我被人爱”成熟的爱的原则是“我被人爱,因为我爱人”不成熟、幼稚的爱是:“我爱你,因为我需要你”而成熟的爱是:“我需要你,因为我爱你”(P38)

有人或许会说:不计回报一味付出那不是一厢情愿的傻瓜吗?最好的爱爱当然应当是相互付出的,亲密关系才能持续带来幸福。但是,他人的反应是我们不能控制的,我们只能把控自己的态度。

积极给与的爱本身并不依赖他人的反应,目的也不是为了回报,这种爱的本身就是最美好的体验。同时,我们要保留信心,相信爱能够唤起爱。而正如罗素所说:“人类的天性就是最愿意给最不需要爱的人送去爱。”

即使没有得到回应,又有什么关系呢?你有爱的能力,世界很广阔,开启幸福的钥匙已经在你手中了。

“拥抱认知也就意味着拥抱痛苦。”

大型消费产业通过媒体广告把很多人变成饕餮之徒,一个对消费贪得无厌的人。人为的新式需求不断涌现,人的品位已经受到操纵。一切都可以被拿来消费。

图片 1

这本书的观点

一、引言:爱与自由


"爱是不要求回报的,甚至不感觉你给与了什么,只有这种爱才能使你自由。"

我们都经历过爱,现实中的爱往往伴随着痛苦。我们之所以痛苦,往往是由于我们对对方的期待落空,亦或是自己无法满足对方的要求。很多年前,我也曾陷入这种负面情绪的泥潭中,把爱情中不满与痛苦归咎于对方。

直到有一天,我徘徊在在图书馆书架前,仿佛在冥冥中的力量指引下,取出一本书——克里希那穆提的《人生中不可不想的事》,翻开之后,看到这样一段话:

你明白爱一个人是什么意思吗?你爱一棵树、一只鸟、一只宠物,你去照顾它、喂养它、关爱它,即使他不给你任何回报,不跟随你,你仍然爱它,这种爱你能了解吗?大部分人都不是以这样的方式去爱,我们一点也不明白这种爱,因为我们的爱永远被焦灼、嫉妒、恐惧等所限,别人对自己的爱总能让自己更加满足。这意味着,我们内心是依赖着他人的,我们其实是希望被爱。我们并不是爱了之后,便把它留在那里,我们同时还要求回报,在这个要求之中,我们就变成了依赖的人。

因此,自由与爱是并存的。爱不是一种反应,如果我爱你是因为你爱我,那么这只是交易,爱变成了在市场上被买卖的东西,那显然不是爱。爱是不要求回报的,甚至不感觉你给与了什么,只有这种爱才能使你自由。

时隔多年,我仍然记得当时看到这句话时的震撼,甚至体会到了佛家所说的“开悟”之感——我们在爱情中的痛苦并不是由于爱本身,而是来源于我们的恐惧:害怕自己不被爱。我们口口声声说的“爱”实际上是索取和控制。我们也因此变成了依赖的人,失去了的自我,也失去了自由。

我一口气读完了克里希那穆提几本书,他文字不仅把我从“怨妇“情绪中拯救出来,并且持续全方位地影响着我生活。不夸张地说,他文字奠定了我精神世界的根基——努力构建独立自由的自我,不依赖地去爱和行动。

随后我又读到了弗洛姆这本小书《爱的艺术》,我惊讶于他们两人对爱的理解的契合。虽然他们的学术领域和文化背景不同,但他们都认为:理想的爱是拥有完整和独立人格的人才会具备的能力;爱是给与,是创造;爱应当是广博的而非狭隘的;我们要不断完善自我才能获得爱的能力。

从现实的角度来看,两本书对爱的理解有理想化的倾向,但这也正是他们的宝贵之处。我们不能因为我们暂时无法抵达就否认远处灯塔的价值。

当我们从一个没有饥饿、寒冷,无比舒适的世界来到一个真实的世界的时候,我们就立即要面临着来自这个真实世界的种种挑战,其中最重要的就是饥饿和寒冷,以及各种各样的凶险。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自然会有一种愿望,想要重新回到母体,回到matrix,回到子宫,回到桃花源和伊甸园——逃避自由,回归自在的那样一种状态。

富足不直接通向愉悦

本文作者:911|张咏红

施加虐待的人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虐待狂意图,因为他们觉得自己是一番好意,而被控制的人也因为受到好处而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他没能察觉到自己正在经受虐待,他正在成为一个顺从的、依赖性的、不自由的人。

图片 2

你想获得认知的权利,必须同时接受与认知紧密关联着的代价——痛苦,选择,自由所带来的强大压力感。

在这个过程里,远离恐惧、远离欲望、远离压迫、远离暴力。但我们不仅应该远离一些东西,还要迎向一些东西。积极地、负责任地参与关于公民的所有决策,将每个人身上的潜力发挥到最大限度。

“社会性格,通过该社会一切可动用的影响手段来不断强化,这些手段包括教育系统、宗教、文学、歌曲、玩笑、习俗,尤其是父母培养孩子的方法。这最后一项之所以重要,是因为个人的性格结构在人们五至六岁的孩提时代很大程度上已经成型。父母是主要的社会动因,他们通过自身性格又通过他们的教育方法起作用,各对父母的作用之间只有很小的差异,这些差异通常不会减少他们在创造一个共同向往的社会性格基体过程中的影响力。”

而生活却是不能被提前预知的,它意味着不确定性,不可控制,因此虐待狂对于生活往往充满惧怕,为了获得安全感,他们将可以确定的秩序当做关注的重点。

因为自由很痛苦,我们就干脆放弃认知,放弃选择。因为我们不愿意去思考,我们就让一个人来代替我们所有的人来思考。

在面对消费和财富这件事上,在弗洛姆眼中健康的状态应该是,不唯贫穷是一件坏事,富裕也是。物质贫乏使人无从过上人道丰足的生活。而物质财富,有如权力,又能对人造成腐蚀。财富会破坏人们原本生活中固有的分寸感和限度观念;它使人制造出一种虚幻和几近疯狂的感觉,认为人是众人中的“唯一”,不受其他人过的那种普通生活的制约。那么,什么是人的幸福感呢?弗洛姆称其为一种安乐福祉。

“毁灭性是创造性的替代品,创造与毁灭,爱与恨,这不是两种互不相干的本能,它们都是人类同一个超越需求的回应。当创造的意志不能满足时,毁灭的意志就占上风。有所区别的是,以创造来满足超越需求予人幸福,而以毁灭来满足超越需求则令人痛苦,尤其令毁灭者本人痛苦。”

这种想要控制别人的强烈欲望也同样出现在官僚体制中。书中以邮局的职员为例说明。邮局职员本可以多花几分钟时间为排队等候多时的两名客户办理业务,他却以下班时间不办理业务为名而把他们拒之门外。看着那两名客户沮丧的离开,他的脸上露出满足的微笑。

很巧的是,在《圣经》里头,亚当和夏娃被从伊甸园驱逐出来的过程,就叫fall——坠落,坠落到人间,坠落到真实的世界。

但是在这样的关联中,却又要保持自我的独立。既不能成为他者(人、物、权)的委从者,也不应该成为其他人的支配者。在一段关系中,不论是委从还是支配,都让关系里的双方失去了各自的完整和自由;这是一种互为依靠、互为制约的形态,双方满足了向往密切关系的渴望,却又会因内力和自主力的缺失而感到痛苦——内力和自主力必须以自由和独立为前提;此外这种互相依靠注定会使双方有意或无意地酿就敌意而时常威胁到关系的本身。

“出生,不单单指离开母亲子宫、膝头、手等等,而是指一个人独立进入主动和创造的状态,一个人直到重新找到安身立命的根基,才充分完成了出生的过程。”

弗洛姆最为看重的是人的活力,所以他对于我们正逐渐丧失活力这件事很是失落。在书的最后,他不惜笔墨来阐述我们是谁,对每种关于人的定义做出评价,试图让我们对人的本质有更为深刻的认识。

而真实的世界是一个充满着痛苦的世界,你要为你的生存承担一切。所以人类的祖先亚当必须终日劳作才能果腹,女人则必须要忍受分娩的痛苦。

消费人被幸福的幻觉笼罩,在无意识里则深陷无聊和倦怠不能自拔。对机器的控制能力越强,对作为人类的自己的控制能力就越弱;消费得越多,就越像一个奴隶,被产业系统制造和操纵的日益膨胀的需求缚住手脚。消费人将刺激和兴奋误作愉悦和幸福,将物质舒适误作生机活力,满足贪求无度的欲望成了生活的意义,为满足欲望而奋斗变为一门新的宗教。

“社会性格决定了经济基础,也决定了理想观念。”

......

  • 首页
  • 电话
  • 经典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