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新京网上导航-手机app下载大全 > 文学作品 > 走在俄罗斯的街头澳门新葡新京网上导航,也许最震惊的是让我在某些主人公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走在俄罗斯的街头澳门新葡新京网上导航,也许最震惊的是让我在某些主人公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反讽的是,这篇小说的美学价值正在于我们对他人的想象让一切处于混沌暧昧的状态。“我”拒绝进一步去了解狂读陀思妥耶夫斯基的教授,并且阻止好友跟兜帽男子搭话,就是为了营造这种真假难辨的平行生活。或许,知道事情的真相不仅会让美学想象失去存在的依托,同时,光裸毕现的现实还会让人觉得难以忍受——可能,世上还有比孤独更可怕的事情。毕竟,想象一个人是逃难而来的阿尔巴尼亚人,对我们的神经来说,要容易得多。同样,《天使埃斯梅拉达》中的老修女宁可笃信天使显灵而不愿相信真相,因为,她“需要一个神迹来对抗”内心丛生的怀疑,让自己相信“飞地”就如上帝降下天火的索多玛和蛾摩拉一样,可以涤荡它的罪孽。否则,生活真是太可怕、太空虚、太没有意义了。

摘 要:陀思妥耶夫斯基作为一位思想和创作都极为复杂的作家,在作品中呈现了其极为深刻的对人性的认识,通过主人公拉斯科尔尼科夫和一系列人物形象,深刻诠释对灵魂的拷问,对精神的关注,以及通过宗教进行的思想救赎。他对病态心理的描写极为擅长,同时具有强烈的人道主义思想,他关注现实的丑恶,假民主,假自由,假平等,他的人格和创作艺术都散发着无限的魅力,他关注现实,批判现实,表达民主思想,既敢于勇敢地揭露,又有浓厚的悲悯情怀,这都使得他长期立于文学文坛。 中国论文网 关键词:灵魂;病态;精神;救赎 [中图分类号]:I10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2-2139-20-0-02 十九世纪的俄国现实主义文学繁荣发展,既然是现实主义文学,那么这一时期的俄国文学就呈现出了很强的战斗性和很高的人民性,大部分作品集中批判俄国专制制度和农奴制度的腐朽,还有一部分作品也揭露资本主义发展过程中出现的社会问题。这一时期俄国出现了灿若群星的伟大作家,其中,以对人性的深刻认识,以及独特的小说创作为写作重点的陀思妥耶夫斯基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这位伟大的批判现实主义作家以非凡的艺术力量塑造出来的人物形象深深地印在我们这些读者的心中。 一、灵魂的拷问 鲁迅先生称陀思妥耶夫斯基是“一位拷问人类灵魂的残酷天才”要谈到小说中重点关注的人得复杂思想的问题,必然和陀氏本人的思想经历有巨大的关系。了解这一作家时会发现,陀思妥耶夫斯基的思想经历了巨大的变化,形成了他充满矛盾的世界观,影响到其小说的思想倾向,一方面他批判资产阶级贪婪,凶残的本性,揭露他们假民主,假自由和假平等的本性,另一方面,他也排斥理性主义精神,宣扬忍耐,宽容的宗教思想,将俄罗斯的民族出路归结为宗教救赎。当然,他的宗教信仰也不是宗教的迷狂,而是体现在人世的现实中,宣扬基督式的完全克己的慈悲博爱。陀氏的小说大都集中体现这些思想,另外,陀思妥耶夫斯基的文学创作侧重探讨人,尤其是人内心自我的复杂性,表现苦难及苦难中人的追求与犯罪,注重从信仰和灵魂的角度思考问题,使得他的作品具有强烈的震撼力,触及灵魂深处,首先,陀思妥耶夫斯基以表现心理的真实为己任,将自己的文学称之为“心理现实主义”。十九世纪后期的俄国随着农奴制的废除,资本主义得以发展,这些对人们的思想道德观念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出身于平民家庭的陀思妥耶夫斯基对城市贫民的生活非常熟悉,深切地感受到社会动荡带来的种种社会问题,尤其是人内心世界的痛苦,精神的异化感,决定将文学拓展到人的精神领域,揭示人的本性或人性的复杂,这种精神的异化感很容易让我们联想到二十世纪现代主义文学中的卡夫卡,他的《变形记》《城堡》都集中表现了人的异化,从这里也可以看出陀氏小说创作中所呈现的现代主义倾向。这也体现了陀氏善于揭示人物的深层心理。 在陀氏的代表作《罪与罚》中,主人公拉斯科尔尼科夫在杀害放高利贷的老太婆之后惊恐不安,精神极度矛盾和痛苦,他一方面想向人倾吐内心的秘密,另一方面又惊恐多疑,很多莫名其妙的行为,表现了拉斯科尔尼科夫极端矛盾和痛苦的心境。拉斯科尔尼科夫是一个具有双重人格的形象,他既是一个心地善良,乐于助人的穷大学生,又是一个有天赋和正义感的青年,虽然他是一个十分贫穷的学生,但却能够在自身十分困顿的情况下毅然慷慨解囊,救助得痨病的同学,保护陌生少女不受侵犯,他多次用自己身上少得可怜的钱来救济濒临绝境的马拉美多夫一家,这些行为鲜明地体现出主人公纯洁善良的一面,但另一方面,他又显得性格孤僻,有时甚至冷漠无情,麻木不仁到毫无人性的地步,善恶两极在拉斯科尔尼科夫人性中不断倾斜。另一主人公索尼娅,她坚持着善和爱的信念,把自己的生命化作温心慈情呵护着弱小的亲人,然而,她的善良和博爱是建立在被侮辱和被损害的基础之上的,她始终躲在宗教的阴影之中,却又不得不忍受现实世界对她的侮辱和损害,她必须依靠卖淫来养家糊口,她的内心世界不痛苦吗?《罪与罚》中的主人公人性的复杂,内心的痛苦,都是自我灵魂的拷问。 二、精神的痛苦 在人的精神世界里,陀思妥耶夫斯基较为关注的是人的病态思想和潜意识体验,涉及乱伦,强奸,凶杀,癫狂等伦理或心理问题,触及较少被反映的禁区或空白,直面人性的阴暗面,反映了善和恶在人物心灵中的较量,从而在较深层次上拷问了人的灵魂。他接受西欧自由主义的思想,尤其是尼采超人哲学的影响,将现实的人分为两种,一类是“不平凡的人”即“超人”,这种人占少数,但他们推动着这个世界,这种人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可以不择手段为所欲为,另一类为“平凡的人”,这种人占多数,他们是平庸的芸芸众生。其实他本质是正直善良的,在被社会定位为受压迫者的情况下,他想成为不平凡的人,成为超人,把那些自以为是,欺凌百姓,作恶多端的上流人踩在脚下,让他们对自己卑躬屈膝,俯首帖耳,这与他原有的思想积淀形成多么大的反差啊,这样的冲突就导致了拉斯科尔尼科夫痛苦不堪,分裂的扭曲人格以及走向人的病态思想,这种人物复杂的心理意识背后存在着俄国文化转型期的社会和历史原因,将人格和社会环境紧密联系起来,揭示了社会环境所导致的人物心理意识的矛盾和畸变。 拉斯科尔尼科夫在杀人前后,始终进行着冗长而深刻的内心独白与自我剖析,他每做一件事都有另一个声音与其对话,即我们常说的复调,这两者是矛盾对立的,在对立的价值观,矛盾冲突的选择面前,拉斯科尔尼科夫找不到整一的答案,陷于分裂,每走一步都在质疑反驳,否定,通过自我内心的对话进行灵魂的拷问,同样在他的另一代表作《卡拉马佐夫兄弟》中,陀氏就描绘了一个耦合家庭,展示了卡拉马佐夫气质,一类自私残暴,贪婪淫荡,恶劣的带有遗传性的家族气质。描写了这个家庭父子身上人性本身的邪恶,以及善与恶对他们灵魂的争夺,呈现了精神的焦灼不安与人格濒临分裂的痛苦。弗洛伊德说:“在很多以心理小说闻名的作品中,作者仿佛是坐在主人公的大脑里,而对其余的人物都是从外部来观察的。”按他的观念来理解,拉斯科尔尼科夫就是某种程度上的文本世界里的陀思妥耶夫斯基,他的一生亲历贫穷,监禁,流浪,疾病的痛苦,他的人生受尽了苦难与不幸,陀思妥耶夫斯基本人就患有癫痫病等多种病症,他笔下的许多人物都患有类似或其他的神经和心理疾病,拉斯科尔尼科夫就有着这种变态心理。 三、宗教的救赎 陀思妥耶夫斯基拷问灵魂的目的是为了表达宗教救赎的主题,陀氏致力于表现人们心灵承受的深重苦难和人性的阴暗面,但他的作品并没有让人感到消沉悲观,因为他表现得目的是为了寻找解决之道,其笔下的人物后总能在宗教宣扬的谦卑与博爱中找到内心的安宁,拉斯科尔尼科夫为了证明自己是超人而走向杀人之路,陷入了无穷无尽的精神折磨,后在索尼娅的指引下主动自首,接受惩罚,找到了心灵的宁静与宽慰,索尼娅逆来顺受的活着,为了别人而活着,她指引着拉斯科尔尼科夫的方向。但当时的拉斯科尔尼科夫仍然没有下定自首的决心,他想用实践来证实“超人”理论,证实自己与众不同,他矛盾着,煎熬着,终,他还是自首认罪了。然而,这并不代表着他放弃了自己的超人思想,他仍旧在不断地思索着,西伯利亚流放生活中,他的内心仍旧在挣扎着,直到一个恐惧的梦后,他开始悔恨,认识到一直以来所坚持的超人思想实质上是一种高度自以为是的思想,终放下,走出了精神危机,完成灵魂的拷问和救赎。 总之,《罪与罚》《卡拉马佐夫兄弟》等陀氏小说中所表现出来的深度的心理分析,对灵魂的拷问是深刻的,陀氏对人物心灵的拷问是在一定的时代背景下形成的,其对内心世界的关注仍然是为了揭露现实的丑恶与非人道,从而为人们背负着沉重十字架的灵魂找到一条救赎之路,陀思妥耶夫斯基注重从人物内心深处剖析,对人物心灵进行拷问,使他的作品更具震撼力,触及灵魂深处。 参考文献: [1]吴春丽 《从“罪与罚”看陀思妥耶夫斯基的超人皈依》 吉林大学学报 2013.05. [2]陈迪 《论“罪与罚”中的心理描写》 绵阳师范学院学报 2009.07. [3]刘珍珍 《人性的迷失与回归:析“罪与罚”主人公拉斯科尔尼科夫的形象》 名作欣赏.

“拉斯科利尼科夫就是戈利亚德金第二。但他并不是妄想型的偏执狂,而是一个理智健全的野心家、阴谋家;他也不像戈利亚德金那样在自己的想像中幻化成另一个人,而是寓双重人格于一身。

全书的三个部分,信仰,疯狂,希望,交织在一起构成一幅人性的大网。我不知道脑炎在那个时期的发病率是不是很高,我在每个人的身上都看到了些疯狂的影子,对神狂热的佐西马长老,生活淫乱的费多尔,伊万,德里特里都得了脑炎,几位女主角也是动不动就歇斯底里发作。与其说是疯狂,倒不如说是荒谬,在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笔下“一切都是被允许的”。伊万说“这大地上太需要荒诞了。世界就建立在荒诞上面,没有它世上也许就会一无所有了。” 。人的荒谬就在于用自己的意识去思考这个无意识的世界。深受陀思妥耶夫斯基影响的加缪曾说:当人类试图理解的需要与这个世界毫无理性的沉默尖锐对峙时,此种荒谬就产生了。所以伊万接下来说,他知道的是他什么也不理解。所以在这个无法理解的世界中“一切都是允许的。

另一个被人们所熟知的阿廖沙是陀思妥耶夫斯基临终前的最后一部巨作——《卡拉马佐夫兄弟》里,那个被称为天使的孩子。

《天使埃斯梅拉达》和《陀思妥耶夫斯基笔下的午夜》则是两篇超现实主义作品。不过,它们的超现实并非一眼就能看出来,而是从现实的细微处着手,慢慢展现其超现实意象的。比如《天使埃斯梅拉达》,德里罗将城市贫民窟、流浪汉、亡命徒及其他社会边缘人群集中一隅,变成纸醉金迷、物欲横流的曼哈顿的一块“飞地”,目力所及处,尽是垃圾、废品、尸骨、疾病、暴力,以及意外的死亡。这个自成一体的飞地也成为叙事上一个自成一体的空间,德里罗让老修女埃德加在这个如世界末日一样的空间中踟蹰徘徊,表达对上帝、人世、罪愆和救赎的探索。

在《双重人格》完成之后,陀思妥耶夫斯基继续深入开掘了“双重人格”这一主题。例如《罪与罚》中的拉斯科尔尼科夫和《卡拉马佐夫兄弟》中的伊万,都具有典型的“双重人格”;而《罪》中的卢仁与斯维德里盖洛夫;《卡》中的斯梅尔佳科夫与魔鬼,实际上分别就是前两者的化身,尽管看起来他们的外表并不相同。

在老卡拉马佐夫身上更多的让人感觉到对物欲的贪婪和放纵,还提不到精神的层次上,但他的儿子们却让我们看到了精神折磨对他们造成的痛苦。大儿子米卡是一个善良的人,追求着崇高正义,但一生好像都在做着肮脏荒唐的事,在理性上认为是不对的丑的,但无法控制的感情却认为是美的,这种表面的行动的荒唐和内心深处的善良成了永远无法调和的矛盾,这一切都注定了米卡一生的悲剧,一种用一生惩罚自己的悲剧,这出悲剧不是源于无知而是觉醒了却一直走在错误的路上。好像卡拉马佐夫家族成员的内心都藏着一头可怕的野兽,随时都让他们失去对自己的控制,在老卡拉马佐夫和米卡身上,甚至在天使阿里克赛身上,情欲都成为他们无法摆脱的一道魔咒。米卡疯狂地爱恋着格鲁申卡,为此不惜对自己禽兽一般的父亲大打出手,到处扬言要杀死自己的父亲,还挪用自己未婚妻的钱只为了和格鲁申卡纵情享乐一次,时时刻刻监视着格鲁申卡的一举一动,可以说情欲的炽热早已烧焦了他们的头脑,但米卡的善良和尊严感使得他不可能像他父亲禽兽一般的活着,内心的愧疚时时刻刻折磨着他,好像掉进了一个无论怎样挣扎也无法摆脱的怪圈。 米卡的痛苦也许无法摆脱,这好像是他的宿命,但巨大灾难的突然降临好像在一定程度上拯救了他,这不能不说是一种残忍,好像真的没有一个充满智慧的上帝,但也可能这也是上帝的神秘,我猜不出来。

阿廖沙,别害怕

《陀思妥耶夫斯基笔下的午夜》则制造了一个平行世界。主人公“我”和好友是大学生,课堂上,他们的理工教授只为上课而上课,对他而言,学生都是匆匆过客,“唯一重要的法则是思维的法则”,他甚至连学生的名字都叫不上来。而这两个学生,为了表示对教授的不屑,共同虚构了一个他们偶遇的穿兜帽大衣的男子的生活。但问题是,他们从来没有上前招呼过这个男子,更别说了解他的生活与心灵了。小说的重大时刻在于,两个学生听说教授正在“昼夜不停地看陀思妥耶夫斯基”。注意,陀思妥耶夫斯基可是一个其人其作都充满血肉和人情味、灵魂透出挣扎和呻吟的作家啊。原来,理工教授、两个大学生以及穿兜帽大衣的老年男子,都是隔绝了彼此的孤岛,他们渴望别人理解,又害怕被人理解,更害怕去理解别人。

“‘双重人格’是陀思妥耶夫斯基笔下的一个十分重要的主题。它是理解《罪与罚》和他的其他小说的一个关键。”

我相信上帝的存在,但我不相信上帝创造的世界。这也许是老卡拉马佐夫二儿子的困惑。正如他与阿廖沙的谈话中所说,大地上所行的并不是上帝所宣讲的义,恰恰是魔鬼撒旦的诱惑。人性的软弱,世上一切的不公,孩童无辜的惨死,对幼童原罪的怀疑都让他不相信信仰,质疑它的真实性,但同时也让他陷入了另一个虚无荒唐的境地:无信仰也意味着无道德。而这种学说的接受者斯麦尔佳科夫却最终以杀了老卡拉佐夫而宣告失败。而小儿子阿廖沙的存在则让我多多少少感到了一点意外,在如此丑陋的世界里却还有这样天使般的人物,他对上帝真挚的信仰也好像预示着人的最终解救。但我对宗教知之甚少,这里也就不说了。

澳门新葡新京网上导航 1

也许书中的任何一个人物都不能用是与非、好与坏来区分。更多的是人性在不同的人物身上有着不同的展现,尤其是对人的灵魂的拷问让我这个读者感到了自己的浅薄和丑陋。也许最震惊的是让我在某些主人公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看到了一些实实在在的存在但又死不承认的丑陋,也许拷问和鞭打自己的灵魂是这个世上最艰难又最崇高的事业。

澳门新葡新京网上导航 2

为了说明慢读出真知的道理,我们不妨从集子中的首篇《创世》来展开讨论。这篇小说在故事层面上,是一出旅行途中男子背着妻子(或女友)跟别的女人偷情的狗血剧,但故事的风格,则是卡夫卡式的。德里罗将小说背景放置于加勒比海某岛国,异域的神秘情调混搭官僚主义的拖拉作风,让主人公在航班几度延误后,荒诞地享受起不知魏晋,也不需要计划什么,更没有必要赶着去上班的桃源生活。从时光意识中逸脱而出的男人,视觉、味觉、听觉、触觉,都是异常敏锐和丰富的。德里罗“慢笔”的意义——从香艳女人爆出闪电和火花的头发丝,到如旗舰般在低空飞过的浮云——就在于凸显在此“真空”状态中,我们就好像回到了创世之初,或者我们自己就是个刚睁开眼睛的婴儿,鲜活地体会到世界原有的本色。换言之,我们身处的e时代,才是一个限制、堵塞乃至取消了人类感官认知的荒诞世界。

臧仲伦先生在他为《罪与罚》中译本的序言中写道:

第二部分是全书的高潮,一个看似纠结的弑父案。每个人对这个案子都有不同的观点。德里特里是被告人,一口咬定凶手是斯麦尔佳科夫,费多尔的私生子。伊万认为凶手是斯麦尔佳科夫,但是是在自己默许下犯罪的。阿廖沙坚信德里特里不是凶手。他们每个人的精神都有点问题,或多或少遗传了他们的父亲疯疯癫癫的特点。在最后伊万和斯麦尔佳科夫的对白中才真相大白。斯麦尔佳科夫在伊万说的“一切都是被允许”的鼓动下犯了罪,第二天他就自杀了。伊万出于内疚在法庭上坦白了一切,但是最后并没有影响最终的结局,得里特里被判有罪。

我记得老师,也被我们称为最可爱的人。

阅读美国作家唐·德里罗的作品,感觉像在剥洋葱。德里罗的写作风格始终是为作品的主题服务的。也正因其复杂的艺术形式,才让我们通过《名字》、《地下世界》等一系列巨制,一窥其笔下如万花筒般光怪陆离的当代世界,以及作者对政治、文化、科技、艺术,尤其是资本主义消费社会的解构和思考。

“‘’双重人格’是陀思妥耶夫斯基笔下的一个十分重要的主题。它是理解《罪与罚》和他的其他小说的一个关键。”

陀思妥耶夫斯基作品《卡拉马佐夫兄弟》读后感

不是因为死在苏联而不得不被叫做阿廖沙的他性格可爱,只是在那支队伍里的人都叫最可爱的人。

德里罗的“慢笔”充满了对“物”的细节性描写,如科幻小说《第三次世界大战中的人性时刻》,多是太空、军事、物理学上的术语(或伪术语)。相较之下,对人的刻画反而模糊、疏离、淡漠。常常,我们甚至连主人公的名字都不知道,如《跑步的人》中的主人公,通篇都叫“跑步的人”。这样的写法,自然是暗示人深陷“物”世界的渊薮之中,且越来越居于客体化的角色定位。好在,德里罗通过他巧手编织的层层镜像,迫使我们调动起所有感官,于“物”的喧嚣间,聆听人性深处微弱的呐喊与喘息。也许,这个过程是迂曲、艰难和痛苦的。因为要理解人与人性,总是迂曲、艰难和痛苦的。

摘要: 陀思妥耶夫斯基作品《卡拉马佐夫兄弟》读后感这是一部太过沉重的书,对于我的神经来说,震惊和意外在这里成了家常便饭,以致任何一个问题都可以把我压垮,也许第一次的阅读还不可能理解其中深意,但提到的问题不 ...

疯妈用最简单的几个字,说出了自己和阿廖沙的故事:一个士兵拿着枪威胁了一个女学生,强奸了她,贞洁被毁的女学生不得不嫁给了这个士兵。

《天使埃斯梅拉达》是德里罗迄今为止唯一一部短篇小说集,不过,这并不意味着这些短篇就很好对付,即使德里罗把他庞杂叙事中某些部分作为一个现成的切片提供给你,你仍然要像剥洋葱那样,一步步地将阅读的手术刀探至故事、叙事风格及其形式的肌理,最后,解读与体悟作者的用心与寓意。

《双重人格》,是陀思妥耶夫斯基被流放到西伯利亚前写的中篇小说,主人公是戈利亚德金。他是一名小公务员,性格怯懦,地位低下,备受欺凌。他也很想投机钻营,阿谀奉承,攀龙附凤,成为“社会的宠儿”;但是他又瞻前顾后,缺乏干无耻勾当的胆量和本领,因而思想纠结,产生了精神分裂:他在自己的想象中幻化成另一个人,即小戈利亚德金。这是个卑鄙无耻、八面玲珑、阴险狡诈的乞乞科夫式的人物。小高利亚德金实际上是大高利亚德金的幻想,是他想做而又不敢做或做不到的人。与此同时,他又感到他的这一化身卑劣得使他不敢正视,使他感到非常害怕。于是他惶惶不可终日,终于发疯。

澳门新葡新京网上导航 3

大家全都喜爱这个青年人,无论他出现在什么地方,甚至从他的儿童时代起就是这样。

《天使埃斯梅拉达》 (美)唐·德里罗 著 译林出版社出版

澳门新葡新京网上导航 4

陀思妥耶夫斯基作品《卡拉马佐夫兄弟》读后感

连我们小时候在语文课堂上必学的高尔基,他的乳名也是阿廖沙。这位中国人最熟悉的阿廖沙,在虐待和折磨中成为了前苏联现实主义文学的奠基人,并把自己的经历写成了自传三部曲——《童年》·《在人间》·《我的大学》,书里那个代表高尔基的主人公,就叫做阿廖沙。

  • 首页
  • 电话
  • 经典文学